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納扎爾拜.葉爾肯/難以阻擋的烏俄「世紀風暴」

儘管俄軍撤退基輔,但烏克蘭首都附近的通勤城市博羅江卡早已淪為廢墟,居民重返只剩下瓦礫堆的公寓尋找財物。(美聯社)

納扎爾拜.葉爾肯/曾任哈薩克大學教師

自俄羅斯總統普廷發動所謂「特別軍事行動」以來,世人嚴重忽略了此次「百年一遇之地緣危機」背後所隱藏的真實原因與實際本質,其關注點始終集中在與「獨裁專制」和「自由世界」相關的各種難以預測的兩極化「想像式」議題上,導致所屬「危機意識」仍處於高度的麻痺狀態中,難以自拔。

為透視烏俄戰爭的本質,我們必須要摘下自己無時無刻都隨身攜帶的「有色意識形態眼鏡」,須以一個中立旁觀者視角去解讀,直至今日還被我們簡單視之為「只不過如此而已」的戰略性核心問題。其中包括,烏俄戰爭因何而爆發?其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俄國真實戰略意圖何在?

蘇聯解體以來,導致烏俄兩國漸行漸遠並最終分道揚鑣的根本性原因,並不是雙方獨立後所強調的「民族復興」或「文明回歸」,而是長期不間斷且全方位滲透各方工業體系的「經濟全球化」。

「經濟全球化」在卅年時間內已將俄國工業基礎基本「掏空」,使其淪為「外強中乾」的資源出口型大國。這一趨勢伴隨時間的推移,將烏俄兩國間原有的「無形鴻溝」越拉越大,不可避免地削弱了莫斯科在基輔的「磁鐵式吸引力」,最終迫使其眼睜睜地目睹烏克蘭一步步「離去」。

歸根結底,俄國可以接受一個沒有克里米亞的烏克蘭,其原因是喪失黑海艦隊母港的俄國將徹底淪為「二流國家」。與此同時,俄國也可以接受一個沒有頓巴斯的烏克蘭,其原因是這可徹底根除威脅其現實與潛在的「安全隱患」。

總體而言,俄國可以接受一個比自己強盛的美國、輝煌的英國、發達的德國和文明的法國,但寧死也不願接受一個能夠挑戰或暗算自己的「東方國家」。

實際上,烏俄戰爭的爆發,首當其衝地打臉了作為歐盟「頂梁柱」的德法兩國,在宣布其先經濟後政治無軍事保障之「陸權式民主外交」全面失敗的同時,昭告天下俄國不信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邪說歪道,唯獨真槍實彈的「硬實力」才是世間之真理,國家安全不可用政治或經濟利益進行交換。

當今,烏克蘭迫切需要的是軍事保護,即加入北約而非歐盟。歐盟與北約之間雙重成員國所造就的「模糊性功能」,讓烏克蘭錯誤地認為「毫無顧忌」地融入由德法所主導的歐盟,就基本等同於獲得加入由美國所主導北約所需之「許可證」。不難看出,事實恰恰相反,烏克蘭為德法兩國的「經濟自私」與「政治虛偽」付出了史無前例的嚴重代價,而事後所謂「啟動入盟申請」,也只不過是在挽回各自早已丟完的「臉面」之舉而已。事實證明,奉行「海權式民主外交」的美國和英國才是歐陸一言九鼎的真正強國。

解讀此次俄國戰略意圖的關鍵是普廷於二月廿一日所發表的「戰前全國講話」,其核心是對布爾什維克之列寧與史達林的「否定」,即對地緣政治遺產的「否定」。首先,布爾什維克當年的「虛偽」衝擊了俄羅斯國體「根基」,「統一」的東斯拉夫民族因其「懦弱」被迫一分為三,最終導致今天「悲劇」的發生。其次,當今俄國所立足的歐亞大陸格局是以「東斯拉夫共同體」為基礎所構,但現階段烏俄已「大決裂」,所以俄國須根據其現存之實力對列寧和史達林所一手創造的原歐亞政治格局進行「大改造」,直至其實現「區域再平衡」為之。

因此,俄國以黑海和裏海為中心逐步向南,與美國一道先將近百年之久的「中東潘朵拉之盒」封印,之後再自西向東並開啟一個新的「潘朵拉之盒」。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