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普廷、習近平正在召喚邪惡帝國的幽靈

俄羅斯獨裁者普廷悍然入侵烏克蘭,意圖炮製蘇聯時代出兵鎮壓匈牙利、捷克等附庸國翻版。一時之間全球金融、商品、能源市場為之震盪,西方國家紛紛強烈譴責,並祭出種種制裁行動。普廷的侵略行動,更引發舉世高度關注,憂心可能會對習近平帶來致命吸引力,進而武力進犯台灣,造成地緣政治的另一大衝突;而俄中更將形成專制獨裁連線,對抗西方民主國家,讓國際政治進入新冷戰時代。

俄羅斯大軍壓境,烏克蘭人奮勇抗戰,誓死保衛家園,烏國總統則感慨,盟國無人並肩作戰,只剩烏國人民孤軍對抗邪惡帝國。此一場景對類似處境的台灣形同一種現代啟示錄,但各方解讀不同。親中派人士紛紛散播「小國不要刺激大國」、「兩岸必須簽署和平協議」、「台灣有事、美國不會出兵」等論調,一副「昨日阿富汗、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幸災樂禍狀,企圖佐證彼等所謂只有對中國屈服才能避戰,帶來和平的主張。然而,多數台灣人民卻有截然不同的領悟。他們看到的是,面對強權的侵略野心,除非棄械投降,甘於受其奴役,否則是不可能化解獨裁者的侵略野心。尤有甚者,即使與強權簽訂有國際見證的和約、協議,只要大國片面認定小國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便會假借各種歷史主權論、民族復興論,發動侵略戰爭。換言之,多數國人由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更加堅信「毋視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自立自強」等警語,並凝聚強固的保衛家園、為台灣一戰的決心。

烏俄戰爭爆發,對於世人具有深層重要的意涵。首先,中、俄兩國,有著相同的共產主義專制獨裁基因,並在先進監控科技補強下,已建構出宛如銅牆鐵壁般的數位獨裁體制。其次,兩者皆非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作為帝國擴張的正當性,而是同時打出民族主義大旗,意圖恢復昔日的帝國榮光。在俄羅斯,普廷打出「大俄羅斯」的旗幟,企圖將蘇聯崩解時分離出去的加盟共和國、東歐附庸國再度納入勢力範圍,那是蘇聯帝國的借屍還魂;而中國的習近平,則修憲走向終身制,並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向人民號召,不但在西藏、新疆、香港鎮壓異己、箝制人權,並企圖將釣魚台、台灣、南海等所謂「固有領土」納入版圖,打造赤色中華帝國。換言之,中俄對世人具有共同的威脅︰專制體制、獨裁者、以民族主義為號召的帝國夢。普廷夢想成為俄羅斯帝國的新沙皇,習近平則沉浸於皇袍加身的紅色中國新帝皇;兩者意氣相投,皆是企圖將許多由共產牢籠中逃脫的國家重新挾持回到新鐵幕之內。

而烏克蘭與台灣正好處於對抗俄中極權連線的最前沿,這是不幸也是幸運,是危機也是轉機。對烏克蘭而言,歷史上與俄羅斯糾葛不清,但現今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則殆無疑義。它意圖擺脫舊蘇聯時代的枷鎖,走向歐盟、北約;可惜的是,國內仍存有強烈的族群矛盾,恰好被普廷充分利用;另外,普廷視北約東擴為俄羅斯的國安威脅,而烏克蘭雖然親近西方,卻仍未正式加入北約,無法獲得北約的保護,讓普廷找到藉口發動侵烏戰爭,並威嚇已加入北約的東歐前附庸國。

反觀台灣四百多年的開發史,曾經受到荷蘭至兩蔣等外來政權的統治,但現今已經民主化與本土化,成為主權獨立國家。可說台灣的歷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毫無關聯,遑論什麼「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類的謊言!而在國際現實上,韓戰之後,台灣已成為對抗共產陣營前沿的戰士,並與美國簽有協防條約。這種協防關係即使在美中建交後,仍以台灣關係法作為延續基礎;尤其川普啟動美中對抗,更逆轉了不平衡的美中台關係,形成美國力挺台灣對抗獨裁中國的新架構。此外,台灣更具有生存與競爭優勢︰一是以普世價值作為支柱的民主體制;一是高科技產業的完整供應鏈,在在使得台灣成為地緣政治必爭的戰略要地,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

邁入廿一世紀,因為全球化與高科技發展,人類對未來世界充滿和平、進步、富裕的想像,甚至斷言無國界藩籬、民族主義沒落將是國際的新常態。令人遺憾的是,科技發展突飛猛進固然帶來豐裕的物質享受;卻也讓獨裁者益發野蠻粗暴,完全無視普世價值與文明秩序。而普廷、習近平則是全球獨裁者之尤,除了建構個人的權力高牆,更在召喚邪惡帝國的幽靈,企圖將人類鎖進專制獨裁的牢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普廷踐踏文明的第一把火;接下來,習近平會不會在台海點燃地獄之火,台灣必須與國際正義力量攜手對抗,共同維護人類民主與文明的資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