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以正義的力量遏止惡性政治

◎ 李敏勇

戰後台灣政治歷經戒嚴獨裁黨國專制的長期化,流亡殖民的少數統治,除了藉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之間的二二八事件效應,殺害台灣精英、清除障礙,更多的是一九五○年代白色恐怖:對本土台灣人和對中國移入者的宰制。有良心的「外省人」和「台灣人」一樣是被害者;黨國的威權侍從、分贜體系,有台灣人和外省人。

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以後,台灣人逐漸得以分享政治權位,目的是協同中國國民黨統治。一九七○年代,鄉土文學論戰的台灣文化覺醒;中壢事件的反選舉作票抗爭;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片面中止國會改選、引發的美麗島事件,以至一九八○年代抵抗運動不斷,促成政治的變革,蔣經國任內去世,李登輝寧靜革命得以形成。

中國國民黨的流亡殖民統治依賴的是從中國搬來的黨國體制,中華民國憲法的邏輯和支撐條件,既有挾持中國意理的黨政軍特,也有台灣本地的侍從。出身教育界的頗多被引進參選地方行政首長和省議員、中央民代;地方民代頗多無黨籍、但被引為外圍的協力者一一這成了中國國民黨黑影幢幢的背景。

因應民主化後的政權維繫,中國國民黨不能不依賴黑暗勢力。地方派系中的黑勢力儼然成為相對以戰鬥藍為名的一股力量,這兩股力量在黨國已無絕對控制權力後,反過來形成對黨中央的挾持。從江到朱,只能隨波逐流。兩股力量相互利用,戰鬥藍鄙視地方黑勢力,煽風點火只是鼓動對付解構黨國的民進黨及台灣本土政黨。

台中二選區的立委惡罷及補選,突出政治特種行業的吃銅吃鐵、惡形惡狀,大開台灣人眼界。這是中國國民黨戒嚴獨裁留下的政治病理,一些地方派系以政治牟己利,藉附庸黨國的侍從行止,形成政治特種行業,阻礙台灣民主化的正常發展,甚至對台灣國家建構有所危害,不應該繼續橫行。

崇高的政治是一種志業,這才能形成政治家。一種專業、一種事業或也可以,平庸的政治常見,但把政治當成特種行業,萬萬不可!台中二選區的立委補選,應該遏止明顯不適格,才德不具的人選出線,是非善惡應明辨。至於台北的萬華、中正選區,惡意罷免徒生政治紛擾,不應讓其得逞!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