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黃偉哲是不是校園抓耙仔?

台南市長黃偉哲是不是黨國時代的鷹犬「線民」?這是嚴肅的課題,當事人與民進黨必須嚴正看待,不要以為風波一過就能船過水無痕。民進黨通過「提名特別條例」,賦予黨主席大到匪夷所思的權力,集提名權於一身;六都直轄市現任市長尋求連任不必初選,形式上由主席徵召即完成。黃偉哲的現任優先碰到線民事件能不能過關?這不是黃偉哲一人的困局,也會成為民進黨的困局。

事發之後,黃偉哲的表現頗有令人置疑的地方。首先傳聞沸沸揚揚了一個多月,黃偉哲沒有任何自清聲明,卻在最敏感時候溜進醫院,完全不符「危機處理」原則,難怪有媒體暗指他是「病遁」。

其次,出院後黃偉哲強調「我不是(A143線民)」外,臉書上表白自己「向警察局報案」;也有媒體報導,黃第一時間用的字眼是「備案」。無論「報案」還是「備案」,都不是逕行提告。重點是黃偉哲「妨害名譽」之訴,在大法官釋憲後難以成立,以拖待變罷。

最離奇的是黃偉哲回答記者的訪問。首先認定促轉會資料來自情資機關,「覺得存疑」云云。這是斧底抽薪之計,就是徹底否定促轉會所開放的監控檔案為真,從而取消「A143」,那麼「黃偉哲就是A143」說自不能成立。然而前有黃國書案證明檔案不假,再說,促轉會的資料固來自情資機關,卻是數十年累積下的第一手如假包換的「秘密檔案」。

黃偉哲另一辯解更有趣,他說:三、四十年前學生沒權力,所以沒有出賣的權益。沈政男醫生與農推系的黃偉哲同住台大男十一舍的,雖然替黃喊冤,但指出兩點:「十一舍幾乎都是醫學院學生」,但也有少數其他院系生不知道「如何安插進來」,「安插」二字吃緊;沈政男說醫學生成立了沒有登記的「噬箘體」,「秘密集會」的開會通知竟落入教官手裡,教官且在開會時敲門入室。這表示確有爪耙仔嚴密監視他們、打他們報告。

校園「爪耙仔」有沒有權力?「爪耙仔」居體系中最低層次;連捷克總統哈維爾所說「無權者的權力」的邊都摸不著。且「沒有權力」並不代表沒有「出賣」;「出賣」是抓耙仔的「天職」。有的校園抓耙仔是有大大的權力,也有大大的利益,如馬英九、胡志強之流。影射黃偉哲是抓耙仔的許忠信,當年也住台大十一舍,也有調查局以每月五千元來收買他。依監控檔案,「A143」是「農推系」、屬「支津佈建」,「主動提供情報」、佈建對象之一是「偏激社團」,而「噬菌體」是「鼓吹民主改革與台灣獨立」,當然屬「偏激團體」。

以上所述不是故入人罪;只是表明黃偉哲的自辯之辭漏洞很多,很難取信於人。從「病遁」到「報案」到自白,明顯難以自圓其說。這個大問號一日不解,質疑就一日不能除,如果民進黨一直惦惦不作為,不拿出辦法釋選民之疑,二○二二黃偉哲台南市長連任就難難難!鐵贏市台南或有易幟的可能。這才是重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