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情勢嚴峻 敵人還在國內

中國官方機構「清華海峽研究院」透過清大校友會,在國立清華大學設在台分支機構「新竹辦公室」,從事技術研發、攬才等業務。外界質疑中共滲透國內校園。。(資料照,記者洪美秀攝)

中國官方機構「清華海峽研究院」透過清大校友會,在國立清華大學設在台分支機構「新竹辦公室」,從事技術研發、攬才等業務。外界質疑中共滲透國內校園。進一步回溯過程,前清大校長陳力俊二○一三年就率清大一級主管去中國廈門洽談籌設,後由北京清華與新竹清華校友會對接。二○一六年,新竹辦公室於清大揭牌,由當時副校長吳誠文代表出席。說明校方之前參與頗深。新竹是我們的高科技重鎮,清大更是培育科技人才的重點大學,中國鎖定佈局,目的不言而喻。

清大校方在事件爆發時,先是撇清這是「部分校友成立」的推廣機構,又說「此機構不屬於清大」。做為行政單位,對於中共的潛伏機構,一無所悉,令人難以置信。事實上,前校長陳力俊曾稱,這是服務於加快海峽西岸經濟區和「一帶一路」建設,積極支援福建省及廈門市快速發展,「促進兩岸融合,推動福建自貿區發展」。這些話擺明是為中國的統戰工作服務,有在地協力者從中配合,讓敵人可以堂而皇之將手伸入校園。

對參與者而言,或聲稱這是在當年的時空環境下,兩岸「單純」的學術交流活動。但若如此,為何還要費盡周章轉由清大校友會出面,並另透過基金會於校內承租辦公室。這透露主其事者非常清楚此事依照兩岸條例須經主管機關許可,打從開始就想繞道而行以規避法律,因而更凸顯目的絕非單純。這類以校友會、基金會等白手套的統戰模式,本就是中共慣用伎倆。中國利用馬政府門戶洞開的絕佳時機,在台灣校園廣設據點,又豈會僅止於清大。這幾年下來,對我們的損害已難估計,蔡政府現在要檢視所有大專院校,但因裁罰最高僅五十萬元,能否清查則尚待觀察。

中共利用「校友會」為幌子,擴大統戰效果,最具體是在八○年代成立的黃埔學校同學會,專門針對國軍退役將領進行統戰工作。近年衍生的「中山黃埔兩岸情論壇」,也成為部分舔中退役將領的獻媚平台。退役上將夏瀛洲在北京與解放軍將領見面時,說出「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等敵我不分的話,就是在這論壇。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吳斯懷等台灣退將,之前也以參與論壇名義,赴中出席統戰活動,並起立聆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與習近平講話。我們的軍人夙夜匪懈保衛國家,卻有退將公然與中共觥籌交錯、共議吞併統一,是何等荒謬的情事。

夏瀛洲上週受訪中國鷹派官媒,再爆爭議。面對共機頻繁騷擾我空域,曾任空軍官校、國防大學校長的夏瀛洲卻說:「解放軍戰機出現在台灣島西南空域,是在自己的國土上,完全有權去巡邏」。空軍出身的將官,幫著敵人擦脂抹粉,正如行政院長蘇貞昌所言「非常可恥」,並指任何國家都不容其將領,甚至退役後,做這種危害國家的事,應該用法律加以制裁。蘇貞昌雖點出了這恐逾越言論自由的保障範疇,但依照現行法律,夏瀛洲是否違法,法界也無定論。

蔡政府上台後,雖強化國安法制,這類唱和中國統戰的言行,仍層出不窮,問題嚴重,但目前法制就是難收遏阻之效。去年實施的「反滲透法」,處罰雖重,但依其條件只能辦共諜大案。對於中國利用台灣民主的言論、結社自由,遊走於灰色地帶的一步步滲透, 我們常是被動應處,然而這才是最多數的案例。例如清大遭質疑有中共機構後,政府方全面檢視校園還有無漏網者。退將無恥無下限言行接二連三後,政府痛斥譴責,也只能坐視其繼續擾亂心防。配合對岸的在地協力者,難以超前防範,這是眼前的危機。

民主國家以法制因應中國威脅,可供借鏡。澳洲在二○一八年實施「外國影響力透明法」,規定任何機構或個人如果替外國政府在澳洲從事任何代理人活動,但未主動登記申報,即觸犯刑法。這是強制要求在地協力者先透明化,再界定行為合法與否;反觀台灣常在問題浮現後,才去調查在地協力者,這往往事倍且功半。歐洲議會近期已說要參照澳洲做法,以對抗中國政治干預。我們對此有過討論,但最後放棄法制化。面對中國進逼,國安高層曾說內外情勢嚴峻,敵人已在國內。蔡政府這段時間積極面對,但法制面不夠完備,國安也有所罅漏。只能說現在的情勢依然嚴峻,敵人也還在國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