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陳柏惟終局之戰,黃國書線民風暴

民進黨宜蘭市長江聰淵(右)昨天到台中「反惡罷」,陪同基進黨立委陳柏惟(中)掃街。(基進黨宜蘭籌備處提供)

記者莊榮宏

本週兩件大事,陳柏惟罷免案和黃國書線民案,都在台中市。

罷陳是典型的「大野殺小野」,在野立委席次最多的中國國民黨,霸凌只有一席的台灣基進黨,陳若遭罷,基進黨在立院的唯一香火不存,在政治上,這若不叫作滅門,那什麼才是?在人情義理上,這若不叫吃人夠夠,那什麼才是?

陳柏惟是出身社會底層的台灣囝仔,他選上立委證明只要努力,凡夫俗子也有出頭天,年輕人從他身上看見希望與可能,陳也以「英雄不怕出身低」的行動回應年輕世代,罷陳,是不是在挑起世代戰爭?

陳若被罷,倘無意外,顏清標之子顏寬恒將取而代之,結果將是富二代換掉貧二代,政二代取代民二代,權勢公子瓜代寒門孩子,這在台灣民主史上難道不是恥辱印記?

一旦推倒第一張骨牌,國民黨將趁勝攻向一連串公投案,國家大政勢必備受掣肘,境外敵對勢力將從堡壘內部瓦解台灣。

針對立委黃國書線民案引發的歷史共業,綠營有人主張凡涉線民者,一律自首交代,否則絕不放過,這形同全面清算,實屬不智,結果同樣造成堡壘的內部瓦解。

每個線民的樣態不同、情節不一,有些學生被情治單位吸收,但畢業後就脫離,不相往來。有些則從學生到社會人士甚至從政之後,一路當線民。不同樣態,南轅北轍,豈能全盤追究?

很多線民都是在學生時代被吸收,這是因為學生涉世不深,心智未堅,生怕惹禍上身讓家裡操心,易受威脅誤導。

在戒嚴年代,白色恐怖籠罩,學生擔心倘若不從,會不會在軍中遭受不公對待,入社會謀職會不會因而碰壁,申請出國留學是否被刁難。

若知道家長是軍公教人員,情治人員也會刻意「提醒」,讓學生擔心父母受到自己連累;面對體制,學生很弱勢,若被吸收,實屬難免。

當然也有學生果斷拒絕,然而,沒有人一出生就具備民主意識,在民主的道路上,每個人的啟蒙階段不同,少數人在學生時代就覺醒,但多數人不是這樣,在聯考掛帥、教科書洗腦的年代,大多是步入社會才慢慢受到啟發。你我皆凡人,設身處地,換作自己也沒把握能做出正確選擇,如何苛求年輕人都天縱英明?

強逼線民自首,只會造成一級被害人和二級被害人自相殘殺,就像格鬥士被迫在羅馬競技場上殺害彼此,而罪魁禍首的國民黨卻坐在貴賓席第一排,欣賞綠營同室操戈。

何況在業績壓力下,難保沒有情治人員「灌單」捏造線民以應付上級,這種檔案你敢相信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