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中國戰狼外交的困境

記者莊榮宏

立陶宛將設置台灣代表處,這是我國在歐盟第一個以「台灣」為名的官方代表處,中國召回大使雖是勢在必行,骨子裡卻是色厲內荏,因為敗戰之罪要追究到哪個層級?誰該為戰狼外交的挫敗負責?

中國外交官動輒恐嚇友邦政要以致多方樹敵,對他國支持香港反送中的民間活動,也在幕後介入阻撓,另一方面則缺乏實質戰功,連疫情有利時機也沒能在外交上奪得一城半池,反而在東歐被立陶宛打臉而顏面盡失,因而有一說指出「喝紅酒的外交官逞口舌之快而樹敵全世界,卻叫喝白乾的解放軍捐血肉之軀去收拾爛攤子」,面對內部不平情緒,中國新華社發文聲稱,親美的立陶宛此舉是向拜登政府表忠。

這篇甩鍋文歸咎給美國,其實是遮掩外交工作的失能,字裡行間流露的是外交部門的懦弱、膽怯與驚慌。

倘若在軍事上「城池失守,守將問斬」,那麼在外交上,台灣辦事處的設置等於一支匕首插進中國在歐洲的城池,當然要相對問責「外交失守,該當何罪?」中國外交班子是要如何逃避自家人的檢討?

試著捲舌拔音說話:「咱們戰狼外交不是挺厲害的嗎?為啥連立陶宛都罩不住?害得咱們在國際上被看笑話,外交領導班子不該負責嗎?」「外交部是幹啥吃的?為啥沒事先防範?總得給個說法唄!」

馬英九之流的親中統派常扮小丑幫中國恐嚇台灣人,反觀人口和軍力條件不如台灣的立陶宛卻展現出「遇大國則藐之」的膽識,以往和台灣發展關係的國家總是低調以免觸怒中國,立陶宛則是毫無懸念,面對中國召回大使,國會議員莫德基斯說得最透澈「中國大使半年後就會回來,每次都是這樣」,三言兩語,看破手腳,完全不在乎中國的反應。

立陶宛為台灣做出示範:一個國家要有拒絕外力威脅的作為才有資格享有尊嚴;飽受共產鐵蹄蹂躪的立陶宛,志氣高昂而令人尊敬,正是台灣需要的朋友。

中國若為報復而制裁立陶宛,只會使她更親美,對中國更不利;中國若憤而斷交,則正中台灣的下懷,建交指日可待;中國外交此刻陷於「進退兩難」的困境,從此看出中國在外交上極其脆弱的一面。

至於中國大使申知非投書立陶宛媒體,謊稱台灣接受一國兩制,則是落荒而逃的臨去悲鳴,它凸顯中共官員撒謊求生的本能,但改變不了戰狼外交挫敗的根本事實。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