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只有滴滴出行踩到雷嗎?

◎ 陳鴻達

據聞中國政府因為不喜最大的叫車公司滴滴出行,在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慶期間赴美掛牌,因此以該公司有違法蒐集消費者資料為由,要求其叫車APP下架。消息一出,滴滴在紐約證交所的股價大跌三天,甚至有三家律師事務所揚言要調查。

中國政府希望這些獨角獸公司能留在中國上市,但這些公司是喝國際資金奶水長大的,從剛開始的天使投資到風險投資,都從國際得到許多挹注。當初的許多投資者,現在都想要開始回收變現了。由於中國對外匯資金的管控嚴格,因此滴滴出行若在中國上市,這些投資者只能將手上股票換成人民幣,無法直接換成美元並匯出。

這些大股東都希望在海外上市,因為上市出脫股票後,美元自然落袋,更何況在華爾街上市還可享受較高的本益比。這些道理中國政府應該都清楚,但中國政府還是希望這些指標型的獨角獸能在中國上市,激勵一下沉寂已久的中國股市。因此在建黨百年慶期間,滴滴赴美掛牌真是太不給共產黨面子了,被行政刁難也是剛好而已。

這後果,滴滴出行難道沒想過嗎?該公司能有今天的局面,不太可能敏感度這麼差,而是滴滴有急著在華爾街掛牌的壓力。因為去年底美國跨黨派國會議員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規定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必須遵守與本國公司相同的審計標準與規定。美國會計監督委員會若連續三年無法到幫上市公司簽證的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查,這家公司的證券將被禁止在美國交易。由於中國政府不可能讓步,因此長期下去,這些中概股應該都無法在美國掛牌。

也就是說,滴滴在搶搭最後一班車的心態下赴美掛牌,大股東下車變現。也就是在此背景下,在美國掛牌中概股的行情一日不如一日,目前有超過七成的股價跌破其發行價。難怪大盤指數屢創新高,中概股卻出現背離現象。

(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院務委員)

資金外逃等五個效應

◎ 劉明德

不聽中共規勸,執意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滴滴出行,剛上市五天就遭中共網信辦處分,以「存在嚴重違法違規蒐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為由,下架滴滴出行APP,消息一出,滴滴股價重挫。自六月三十日盤中衝上十八.○一美元的高點以來,滴滴市值已蒸發近三分之一。這引起了美國政府及滴滴股東的憤怒和恐慌。

中共處罰滴滴會產生什麼樣的連鎖效應?第一個效應是逼迫更多中資企業想盡辦法到美國上市。據彭博數據,今年以來,已有三十七家中資企業赴美上市,超過了去年。滴滴事件的爆發,一定加速中資外逃。

第二個效應,外資加快撤離:雖然中國商務部公告,今年一至三月,全中國實際使用外資三○二四億人民幣,按年增長三十九.九%。但這個數字值得懷疑。因多種現象顯示,外企加速退出中國,如二○一九年六月,法國超市Carrefour出售家樂福中國八十%股權;十月,德國零售巨頭Metro以二十一億美元出售中國業務。今年四月,特斯拉女車主大鬧上海車展後沒多久,馬斯克就清償上海工廠六億多美元貸款,似有撤出的味道;四月三十日,美國第一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 Inc.)宣布撤離中國;光是今年四月一個月,美國沃爾瑪(Walmart)公司就關了六家門店,並傳出要出售一三○家門市。隨著中共對外企的要求越來越無理,外資撤出中國只會加速,中國經濟的內循環怕是無法避免。

第三個效應:美國政府加大對中共的制裁。例如拜登總統在六月三日簽署行政令,將五十九家中國企業列入美國個人與機構投資的黑名單,類似的制裁還會不斷出台。

第四,強化中國商人的離心力:隨著中共一波又一波對民營企業家的打壓,中國商人已別無選擇,要嘛束手就縛,要嘛另起爐灶,後者的可能性必然要大些,畢竟沒有人願意束手就縛。

第五個效應,高層內鬥加劇。根據CVS投中數據的資料,保利資本、交通銀行、中信資本、招商銀行、中國平安、中金甲子和中國人壽等都是滴滴的股東,而每一家公司的背後,都有著或多或少的政治權貴家族。一旦彼此的利益不可調和,中國的社會動盪也就難免了。

(作者為中山大學前約聘助理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