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藥物治療的可能性

◎ 李益謙

六月五日刊登在Virus Disease,標題為「了解SARS-CoV-2病毒以減輕當前和未來的大流行,Understanding the SARS-CoV-2 virus to mitigate current and future pandemic(s)」的論文,作者在其「抗病毒藥物治療/藥物再利用」(Antiviral drugs therapy/drug repurposing)之段落指出:

新冠病毒尚未得出結論。儘管已經發現像瑞德西韋(Ramdesivir)這樣的藥物有效,但它們仍然遠遠不夠。此外,某些FDA批准的抗病毒藥物,例如法匹拉韋、阿比多爾、羥氯喹、納法莫司他、Baricitiniv、利伐韋林和洛匹那韋等,根據醫生的自我聲明或建議,也施用於COVID-19重症患者。奈米藥物輸送機制也是一種有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運用於治療COVID-19。藥物再利用的做法也突然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已經發現完全不相關的藥物,即Dexamethasone和伊維菌素Ivermectin,最初是為治療與病毒性疾病毫無相干的疾病而開發的,它們已被發現對新冠病毒有效。此類藥物具有經過驗證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特徵,以及隨時可利用和製造。

其實,藉由分子對接(Molecular Docking),目前已經找到其他對新冠病毒相當有抑制作用的化合物或植化素(phytochemicals),其中有一些頗具有開發為「藥物再利用」的潛力,卻尚未得到青睞。

媒體報導,在加勒比海的千禧郵輪遊客,依照CDC「完全接種疫苗」的抗疫要求才登船出航,卻發現兩名乘客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日前也有報導,即使施打了二次的疫苗仍會染疫。至今,WHO對於疫苗能維持多久的免疫能力還給不出答案,讓世人陷入「瘟疫何時了」之恐懼。病毒持續突變,將使生技公司或藥廠為開發新疫苗而疲於奔命。

愛滋病病毒也是RNA病毒,雖然它不是經由空氣細微飛沫傳染,但是愛滋病毒是以藥物而非疫苗對付,例如台裔科學家何大一就利用三種藥物,各具不同抑制病毒機轉的雞尾酒療法來治療愛滋病,例如阻擋病毒之侵入細胞膜、抑制RNA之複製、抑制病毒蛋白質之合成,以及最後之拼裝成病毒顆粒。為何對抗COVID-19不能依此原理來研發與治療?

因此,「藥物再利用」或「舊藥新用」就變得非常重要。如同這篇刊登在Virus Disease的作者所言:「此類藥物具有經過驗證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特徵,以及隨時可利用和製造。」

(作者為成功大學藥理所退休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