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侯宗華/後疫情時代 台灣電影威權時代的徹底瓦解

侯宗華/導演

疫情再起,電影院紛紛關閉了,許多大製作的電影也因此受到影響,包括筆者正在拍攝的電影長片,但我並沒有任何氣餒的意思,疫情會降溫,拍攝會重啟,受到的影響並不會太大,為什麼?因為我採用低成本獨立製片思維。我深信這樣的思維能抵抗這股曖昧不明的疫情,開發塑造更多元的電影產業。

前一陣子台灣的電影產業大發利市,然而從最直觀的幾個點,譬如演員,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現象,線上的演員永遠都是那幾個,一個演員一旦走紅,各種電影都會啟用同樣的演員,這是台灣電影商業化、產業化的影響,我們先將所謂被過度定義的「藝術電影」放一邊,無可厚非,電影產業的製片人為了賣座考量,往往在演員的使用上,甚至劇情的鋪陳發展上有所插手、干預,然而有時候會不會矯枉過正?我們會不會永遠製作出「看起來都好像差不多」的商業電影?即使是類型片?這對電影的多元發展來講是令人憂心的,因此我希望鼓吹新銳編導們,拿回自己的話語權,多用新人演員,也不要完全被編劇的理論給套牢了,電影不是理論,最政治正確的劇本、獲獎連連的劇本,也很有可能拍出來,在觀眾眼裡就是極其無趣的電影,這樣的例子到處都是。

我甚至發現,在不久之後,沒有人可以宣稱自己是電影圈的「大老」,事實上也不應該有這樣的思維,一線影展的意義也逐漸從神壇上降下,讓電影參與影展的意義僅限於賣片,或者讓國際的朋友們能看到一部新電影的誕生,在資訊量無限開掛的當下,時代轉變的颶風已經吹起,一切都是不穩定的,沒有一個電影人能握住永恆的名聲,也很難有永遠能夠呼風喚雨的明星,或者具有絕對話語權的製片人,電影的威權時代即將正式解體,這是絕對的好事。

筆者設想,以低成本製作,鼓吹一些新演員、新的攝影師等電影工作者進入這個產業,在劇情的鋪陳上更加多元,然後設法簡化所謂的上映與行銷的通路成本,甚至導演直接與戲院溝通,讓新銳電影人們很快就能有自己的「作品」上線,而不是三年甚至更多年去發展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因故夭折的題材,這是筆者的想法,筆者的思考看似烏托邦,也欠缺實務經驗,但沒有嘗試怎麼知道做不做得到?很多做法都需要嘗試,至少失敗了還可以獲得寶貴的經驗,串流媒體興盛的年代,網紅時代的興起,手機都可以拍電影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創作者們還在猶豫什麼?

筆者正在拍攝一部電影長片,是驚悚題材,儘管因為疫情影響而暫時停拍(其實已經拍攝了將近四分之一的素材),但我希望示範的是,反工業化的拍片手法,隨機的拍片手法,風格極致化的拍片手法,大部分的電影人都深知,過往的台灣新電影承載的套路早已被時代遠遠拋棄,不適用於當下與未來的電影產業了。

然而這並不代表絕對的商業化就是好事,拒絕過度的影展思維,甚至拒絕過度的商業體系,避免過度依賴政府的護航,新銳編劇導演們必須持續開拓新的拍片思維,更適用於時不時被疫情影響的時代,總結說來,低成本獨立製片策略更能夠創造拍攝的「機動性」、「多元性」,所以新銳電影人們,拍吧!拍起來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