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如果愛因斯坦在台灣…

◎ 魯伯非

愛因斯坦曾說過,只有兩樣東西沒有極限,其一是宇宙,其二是人類的愚蠢,不過我對前者沒有把握(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and I’m not sure about the former)。人類的愚蠢常常顯現在盲目的「羊群效應」,最近台灣一些現象就提供了證明。

第一個羊群效應,是雙北市長的封城兵推。這種本來應該私下進行的兵推,卻被雙北市長大張旗鼓的拿來說嘴作秀,不但沒實質效果,反而造成民眾恐慌,一窩蜂跑到市場囤貨,加快群聚感染、惡化疫情。

第二個羊群效應,就是許多縣市首長跟慈善團體聲稱可以拿到疫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為了避免申請者(被騙)拿到不安全的假貨,只不過要求出具疫苗原廠的授權書,藍營政客就帶風向指責政府「故意刁難」。很快的,國內外都證明這些所謂的疫苗來源,大部分都是空穴來風或是來自類似詐騙集團、以空賣空的掮客。這幫政治人物利用民眾恐慌累積自己的政治能量,而盲目跪求政府放手的民眾,成為被利用來加劇台灣混亂的幫兇。

第三個羊群效應,是指責政府扶植國產疫苗是為了炒股。明明政府購買三千萬劑疫苗,二千萬劑是向國外購買,只有一千萬劑是國產疫苗。而且如果國產疫苗二期人體試驗沒有通過,政府根本不需要花錢購買,為什麼這是「圖利」?疫情突然爆發,國際疫苗仍是賣方市場,到貨需要點時間,柯文哲就喊著「新冠死百人不見蔡總統,高端跌停就開記者會」,多惡毒!林濁水批評「這句話肯定出於小人之心」,然而更糟的是台灣許多政策就是被這些民粹政客給搞爛了。

最後一個跟柯文哲一樣惡毒的,就是名嘴網紅朱學恒。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幫台灣守了一年多的疫情,一犯錯朱學恒立刻送上喪禮花籃詛咒。大家想想,如果台灣像國外一開始就疫情崩盤,當時疫苗遙遙無期,台灣會有多慘?台灣最不缺的就是這些什麼事都不會,只會出一張嘴的噁心網紅。

看著日本加快疫苗援台的進程,風雨中提早運抵台灣,不僅為兩國之間多年來的互助情誼而感動,更希望能因此讓一直唱衰台灣的朱學恒、柯文哲、楊志良、趙少康們,把嘴巴閉上!

(作者著有《你一直被呼攏的事》,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