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買疫苗如買菜?

武漢肺炎疫情緊繃,從第一線醫護人員、疫情指揮中心到相關公衛、警察等部門忙翻天,但有些政治人物、名嘴不但沒閒著,還使盡全力加緊政治鬥爭。他們利用人心緊張,危言聳聽,有的還趁機推動別有用心的目標。

我國在對抗病毒這一戰,「上半場」表現不俗。但四、五月間,未能注意並妥善處理英國變種病毒傳入及傳播,社區、群聚感染導致疫情大爆發。除了醫療體系面臨挑戰,疫苗不足是最大問題。

疫苗供不應求,主要是前此國內疫情相對平穩,對疫苗需求不大;三、四月間兩批進口AZ疫苗施打,接種率偏低,不得不放寬施打對象。其次,衛福部去年八月即與德國BNT原廠洽談採購疫苗五百萬劑,今年一月BNT以「重新評估全球疫苗供應量及調整時程」為由,延後簽約時間;此後一再拒絕透露與台灣談判事宜,包括路透近日置評請求。此外,近半月來雖另有AZ及莫德納疫苗送達,但以數量有限,引發各方打算自行進口或捐助疫苗的聲浪和爭議。

疫苗嚴重短缺,有可增加供應的舉動,理應受歡迎。不過,疫苗事涉公共衛生,打到人體,須安全無虞,產生功效,副作用最小,上市前臨床試驗尤不可免。疫苗如經進口,其通路、配送、接種及法律責任,也要有統籌規劃。從而,疫情指揮中心為民間進口及捐贈疫苗公布專案作業流程(SOP)是必要的。有如台大醫院前院長李源德所說,買疫苗是國家責任,有專業及政治考量,「真的不是市場買菜那麼簡單」。事實上,大多數國家也都由政府與原廠直接簽約採購,確保安全與法律的責任;日本表明即將對我提供AZ疫苗,就須政府與原廠商洽修改合約。

就此而言,企業界的郭台銘聲明將委託合格廠商向政府提出採購五百萬劑BNT疫苗申請,由德國BNT生產包裝、從德國空運直抵台灣,不考慮引進中國製疫苗;政府立場為難不能做的事,由民間出力。如其成事,當可共創民間與政府協力對抗疫病的務實模式。地方政府及民間單位如能嚴謹辦事,取得應有授權,由政府提供協助,加速審查及作業流程,或有助疫苗供應的救急。

當前我們所需要的,正是這種民間與官方、政府不分地方和中央、朝野協力患難與共的態度及作為。週日未出席中國國民黨「抗疫聯盟」會議的新北市長侯友宜說得好:現在的敵人就是病毒,只有同心齊力、不分黨派,團結一致打敗病毒,才是唯一的勝利。

在增進疫苗供應的聲浪中,中國疫苗不斷有人主張引進。基本上,進口中國疫苗為我國法律所不許。從醫療專業看,中國疫苗出口主力國藥的兩款疫苗雖獲世衛組織緊急授權,但國際間對其安全和有效性廣為存疑,因它在臨床試驗詳細數字公布前就使用。印度洋島國塞席爾疫苗施打率全球名列前茅,絕大多數人民接種國藥疫苗,但疫情五月初卻出現明顯反彈。中國疫苗至今大都輸往無力購買歐美疫苗的東南亞、中南美、非洲等後進國家及歐洲的匈牙利、塞爾維亞;巴西和秘魯因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而停止臨床試驗。至於上海復星與BNT合作的復必泰疫苗,至今未獲中國政府核准,當局也沒開放施打,僅在香港與澳門上市,接受度不高。

中國在國際間進行「疫苗外交」,對台灣就行「疫苗統戰」的口袋戰術。它阻斷我國購買BNT疫苗,反對日本捐疫苗給台灣,還大言不慚台灣從中國獲取疫苗「渠道是暢通的」。台灣也有一些人,或裡應外合,或不謀而合,既為中國疫苗敲鑼打鼓,唱衰國產疫苗,也趁機擴大恐慌,讓抗疫團隊兩面作戰,疲於奔命。問題是,中國疫苗在全球表現不可靠,廣受國際質疑,台灣卻有人僅憑一張公文就要自行引進,還宣稱「不要追問來源」,買疫苗如買菜,除非頭殼發燒而壞去,有台灣人敢接種嗎?

至於國產疫苗,獲美國國家衛生院的疫苗設計圖譜及生物材料,自主研發,與莫德納疫苗系出同源,但技術層次與屬性不同,已完成二期臨床試驗,尚待通過第三方公正單位有效驗證,以取得緊急使用授權。未完成三期試驗就獲授權,國際大廠現今幾種的疫苗皆然。關鍵在即將進行的國產疫苗審查專業與公信力,更須嚴謹,以完善品質,並符合國際標準。

疫苗考驗對抗疫病的台灣,外購及研發並進,加上以危機處理阻絕擴散,這一仗我們一定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