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美國被中國吃定了?

WHA本月二十四日召開,網路報名截止之前,台灣連續第五年未獲邀請函。世衛稱,台灣在WHA的觀察員問題需由一九四個會員國考慮及決定。中國講得更露骨:「必須按照一個中國原則處理」,亦即,由北京決定。G七外長公報、法國國會決議、美國發表聲明,似乎不敵一個中國原則六個字,這是習近平所看到的全球幻象。接下來,就看西方用什麼「行動」反制中國「為惡卻不受懲罰的示範」了!

普世價值,特殊國情,東升西降,西方的自我退縮,不啻鼓勵習近平對外輸出集權主義的治理模式。台灣是亞洲民主領頭羊,此一話語是對台灣的肯定,但也令人聽出西方不願承擔亞洲民主的弦外之音。普世價值宛如退潮,堪稱反民主國家的綠燈。一如普廷的新獨裁,使勁打壓反對領袖納瓦尼,且欲置之於死地,習近平也將肆無忌憚地粉碎可見的民主苗頭。而中國的軍經能力,已經構成比前蘇聯更危險的威脅。這樣的一黨專政,如果沒有民主希望,西方可能要準備迎接比引起二戰更可怕的邪靈,屆時被毀滅的也絕不僅是全球經濟。

四月底,拜登首度在國會聯席會議演說,他提到曾向習近平表示:美國歡迎競爭,但不尋求衝突;不是要引發衝突,而是為預防衝突。他警告,習近平不相信民主制度能在二十一世紀生存,但他告訴習近平,美國不會放棄對人權、基本自由與同盟的承諾。然而,拜登的承諾並未伴隨著「行動」的配套。彷彿,數位極權主義的治理模式,可以接受局限於中國國內,至於超過標準的侵犯行為,對策就是制裁,而西方式制裁總是遠離中國權力核心。針對香港、新疆的制裁,對習近平為核心的權力集團,連隔靴搔癢都談不上,還加強了被制裁者對中央的政治忠誠。這就難怪,習近平對自己的治理模式信心十足,還要推廣到國際取代民主。

歐盟四月通過的「印度太平洋地區合作戰略」未提到台灣,以及中國對台灣政治打壓及軍事干擾。同樣諷刺的是,北京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利用疫情火速完成香港內地化,當年的殖民母國英國,無力反制香港二度回歸也就罷了,三月在脫歐後首份國安報告,既宣示開始重視印太地區,卻稱將繼續尋求與中國更多的貿易連結,吸引更多中國的投資。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本月行經南海駛向日本,也將避開台灣海峽,以免激怒中國。如此這般,港人情何以堪?習近平怕甚麼?

直到現在,明明已經感受到中國威脅,西方還是眷戀經貿關係,無法改變對中國工廠、中國市場的依賴。四十年來的經驗顯示,西方與中國的經貿往來,非但改變不了中國的一黨專政,甚至培植了巨獸般國家資本主義、數位極權主義及習近平的長期掌權,而西方奉送中國經貿籌碼,彷彿讓對手抓住自己的把柄,不斷將人權的普世價值七折八扣。紐西蘭是值得注意的例子,國會討論新疆「種族滅絕」,執政黨卻反對措辭太強,因為中國不喜歡且肯定會衝擊紐中貿易。致命傷在於,紐西蘭約三成外銷到中國。

冷戰時代,西方與蘇聯對峙,雙方沒有經貿依賴關係,從而可以對蘇聯持續全面制裁,導致一九八九開始的蘇東波共黨政權垮台。同樣的一九八九,改革開放不久,中國爆發六四屠殺,西方實施的經濟制裁說一套做一套,資金、技術持續進入中國,香港、台灣也前仆後繼錢進中國。這給北京上了一課,那就是,西方所謂的人權等普世價值,可以為經貿利益低頭。但西方那一課卻是,讓中國成為全球化的世界工廠、世界市場,美國給予永久最惠國待遇,WHO中國以開發中國家身分准入。中國的竊盜經濟模式,西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於是,中國經濟成長飛速,軍事預算超英趕美,一帶一路預示了戰狼出征的軌跡。

改變中國,西方的一廂情願,完全落空。於今回顧,六四是個不祥之兆。西方政府決定與中國掛勾,卻缺乏促進中國民主化的決心,失去在冷戰時期顛覆共黨集團的鬥志。即使現在,驚覺改革開放名存實亡,集權主義向外擴張,而且目睹香港、新疆事態,西方的中國政策仍不改經貿優先的執迷,對香港、新疆的制裁無關痛癢,北京自然有恃無恐。反倒是,西方政府的經濟表現,往往成為選民投票的左右因素,經常讓北京予取予求。梅克爾領導的德國、歐盟,便是如此自食惡果的例子。而遙遠的印太地區,澳洲已經痛定思痛了,普世價值領頭羊的美國,若不認為西方需與中國經濟脫鉤,如何免於被中國吃定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