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專制同盟乎? 民主同盟乎?

前總統馬英九面對中國機艦侵門踏戶沉默是金,面對美國機艦協助台灣捍衛主權,卻扯「外國軍艦跑到台灣領海裡面來」。(資料照)

針對中國在新疆侵犯人權,美、英、加、歐盟紛紛祭出制裁,中國政府也立即宣布反制裁。歐洲議會遂宣布,「歐中投資協定」暫緩審議。對於拜登政府兩個多月來的外交作為,中俄則透過聯合聲明揚言:「民主模式不存在統一的標準,應尊重主權國家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正當權利。以推進民主為藉口干涉主權國家內政不可接受」。眾所周知,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去年八月遭人下毒,他指控普廷是幕後黑手,今年一月中德國就醫返國後,納瓦尼又在機場被捕、判刑入監。挑戰民主與人權,習近平與普廷儼然有聯手之勢。

不久前,李顯龍接受BBC專訪直言:中美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比五年前高,恐因雙方皆堅持強硬路線而陷入僵局,惟升級為軍事衝突的機會還不大,他也無意選邊站。向來,台灣也有人主張,不當美國的籌碼。意思是,台灣不能變成華府的台灣牌。但是,做此主張者又高談兩岸同屬一中、兩岸一家親。新加坡是個國際承認的主權國家,且中國目前還無意染指,不選邊站亦無所謂。而台灣,中美以及新加坡都未予外交承認,這樣的不正常國家狀態,站在中國那一邊等於接受一中原則,合理化台灣屬於中國的論述。反之,堅定民主立場,於是與華府同一陣線,凸顯了自己捍衛主權獨立的立場。

最近,非洲裔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斐德談到種族歧視與種族滅絕稱:「我們(美國)有缺失,深層且嚴重的缺失,但我們會談論,設法解決」。但,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戴兵回應:「美國代表作為非洲裔在今天發言中難得公開承認美國自身的人權劣跡,這更說明美方沒有資格對其他國家指手劃腳」。承認歧視的存在並設法解決,以及不承認歧視的存在且種族屠殺得心安理得,這就是民主與專制大不同。迫害本國公民,當然要受文明世界的譴責與制裁,豈能與會受法律制裁的歧視相提並論?對內種族滅絕,對外反制批評者,中國到底想成為怎樣的國家?

中國專制價值,美國民主價值,兩者之間如何取捨,不言可喻。中國武統威脅、機艦擾台,每值台灣選舉更加為烈,為了區域和平穩定、維護民主秩序,美國機艦自由航行台灣海峽、南海,中美的軍事動作對台灣的正反意義截然不同。然而,馬英九卻大發其雙重標準論調:如果連領海都不設防,外國(美國)軍艦就可以跑到台灣領海裡面來,這對國家安全不利,身為總統,在涉及主權跟國格、尊嚴的時候,一定要站穩腳步。面對中國機艦侵門踏戶沉默是金,面對美國機艦協助台灣捍衛主權,卻胡扯「外國(馬英九的外國不包括中國)軍艦跑到台灣領海裡面來」,好一個「愛國者」。

江啟臣月初接受路透專訪指出:中國是台灣面臨的主要威脅。此話一出,國台辦警告明辨是非,勿陷入民粹非理性對抗思維,江啟臣也摸摸鼻子緩和口氣。趙少康則槍口朝內:只能說中國「可能是」對台灣最主要的威脅,歸根究柢,在蔡英文政府仇中、反中、不斷義和團式挑釁下,當然中國會成為威脅。美國協防台灣之舉,要講主權與國格,面對中國就不必講。中國威脅台灣,反而要怪小英政府不下跪。所謂的親美和中,如果是這種選邊站,可能跟主流民意、民主陣營背道而馳吧。那些「愛國者」,到底是利令智昏?還是民族主義沖昏了頭?

加拿大商人史佩弗、前外交官康明凱遭中國拘押,最近法院開審卻禁止外館官員旁聽,關起門來搞人質外交。而北京連本國人民都當作外交人質了,他國人民只是同享公民待遇而已。我國公民李明哲,赴中國被捕屆滿四年,二○一八依「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已有一年多無法與外界通訊。凡此,台灣無法想像的政治撒野,幾曾受到泛藍、泛統的關切?更不要說,去年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的大逮捕名單,以及更多更長時間在中國被監禁的異議人士、維權律師。這些不必選邊站也應該予以聲援,遑論要求北京停止武統喧囂。不是嗎?

其實,專制同盟或民主同盟,台灣要選擇哪一邊,不必口舌之爭。李登輝的寧靜革命,一九九二國會台灣直選,一九九六總統台灣直選,所謂的主流、非主流最後都參加了遊戲規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普世價值,這些是台灣自然而然的共識,也是台灣與中國不存在交集的價值衝突。泛藍,泛統,再怎麼歌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依舊選擇在台灣享用選舉、健保、防疫、護國群山與主人尊嚴,到中國哪有份?「愛國者」畢竟是少數,但若多數選民竟讓「愛國者治台」,讓他們以民意之名倒向專制同盟,一旦台灣被侵略,民主同盟恐將愛莫能助,豈可不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