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學測餘震後幾項建議

◎ 胡嘉智

首先感謝教育部長回應外界質疑數學科出現過度「鐘擺效應」,從去年太簡單到今年太難,因此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會持續補助大考中心建置題庫,維持命題的穩定度。

但本人願意分享自己學子考完這次學測後,我跟學子依舊是心神不寧,相信也是許多考生與家長們的感受,因此,提出幾項建議:

一、大考中心應考慮提供國寫更具體的級距評分標準,甚至再去名化方式,將五個級距的考生國寫作品適度揭露,讓辛苦三年的考生與家長能更相信此次閱卷國寫的信度與效度!

以本人的孩子為例,其國寫選擇題只扣六分,在北市前三高中即席作文比賽拿到全校第三名優等,今年國寫作文兒子寫自己的新冰箱:冰自己的人生「初心」,1.冰箱能使事物保持新鮮,2.他例:引用江振誠,突顯初心的重要,3.自例:面對大學多元選擇,希望自己能持續記得自己生命的熱情,認識多元文化,因此這是想保持生命熱情的初心,4.總結:人生總有一些階段會失去熱情,若我有新冰箱,冰永遠新鮮的初心,遇到未來人生選擇時,新冰箱裡的初心,便能能讓自己做出不致後悔的選擇。

結果國寫成績是不到一半分數的24分,還好他選擇只錯六分,依舊有13級分。後來在新聞報導中看到,有記者獨家採訪今年的國寫閱卷委員,他說,這次國寫,有些「給分標準」實在不合理,且很多閱卷老師都有同感,「有些考生都不知怎麼死的」。

二、提高學子面對推甄的第一階段志願學校十二個。第一階段公佈後,再讓學生挑六個進行備審資料,避免頂級分的學生依舊可能落榜的怪現象。

台大邱宏仁教授便持續提到有許多缺乏信度與效度的審查項目:備審資料、個人口試、團體面談、甚至是「考生校園參訪」、「家長到校聽訓」,或是有明星級醫學院的二階甄試90%竟然只看口試。這都是持續讓家長學子心驚膽跳的大怒神餘悸。

本人認為,教育部固然要尊重大學科系選才的自主性,但應該更積極統整堅持全國選才機制的結構性架構。例如這次學測數學號稱史上最難,級分區間人數樣貌也印證筆者在第一時間在媒體露出的申論,而教育部在這結構性當責的不足,可能會持續造成以下餘悸:

一、因為社會組許多頂大商管科系可能直接不看國文、社會,造成自然組高數學能力的學子單憑英/數,就可技術性壓倒辛苦唸社會科學三年的社會系學子。我們當然不應剝奪各類組學子的選填自由,但一個真正當責的社會科學人才,除了英/數好之外,相信我們在不少金融弊案中,應該也可體會到人文社會涵養的必要性吧!

二、今年因為數學史上最難,不少社會組考生可能怕上述二類組高手來搶一類商管會計系,因此可能轉攻相對分數高的國英社科系,結果今年看國英社三標的文史哲錄取分數可能反而升高,這就是可能產生個體理性行為,卻產生集體非理性現象的弔詭結果。

因此,請教育部更積極地堅持全國選才的結構性設計,而非過度讓大考中心,或明星系所產生有爭議的漏洞,進而降低這種極端鐘擺現象的學測大怒神,以及推甄過程,學生家長依舊無奈地過度焦慮的狀態。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教授,松山高中家長會副會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