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民主既是資產更是責任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追思告別禮拜,小英推崇這位民主先生「在風起雲湧的民主化浪潮中,成就了台灣的寧靜革命」,「造就了我們今天所生活的台灣」。相對於香港,台灣已成國際社會眼中的民主典範,我們擁有選擇自由,而且越來越懂得善用自由。執政者縱使有統獨左右傾向,不能以任何理由剝奪此一自由,任何偉大的理想都要交由人民公決。民主先生李登輝,以身作則奠定此一傳統,二十年來包括獨的陳水扁、統的馬英九、維持現狀的小英,每隔四年都要由人民重新任命,中間還有類似期中選舉的信任投票,民主儼然是頭家的金鐘罩。

不過,民主基本上是一種程序正義,保障了共同體所有成員的意志,免於受到超越社會、國家之上的獨裁組織所箝制。確保意志自主,共同體成員才能形成一致認為合理的契約。這種行為模式,貫穿於民主國家的社會行動。以台灣而言,如果連這種基本標準都達不到,那就不必談進一步的對話了,一如所謂的兩岸統一論,只准許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共促統一的前提,台灣頭家的自由意志在所不問。值得注意的是,民主有時未必保障自由,二○○八、二○一二的民選政府,一步步將台灣推向專制統一,頭家差一點喪失未來選擇權,令人怵目驚心。

民主,讓台灣走上一條跟中國不一樣的道路。與此同時,民主終究是價值中立的,它並沒有特定的價值取向,頭家的想法可能如流水。雖然民主這種程序正義,可以用在不同的價值取向,但絕不可「反民主」。有的要追求「台灣正常國家,兩岸一邊一國」,有的要「謀求炎黃世胄的和平與發展」(連戰)。兩端之間的光譜方案,只要符合主權在民的原則,獲得多數頭家的支持,結果都具有合法性。價值中立,已經擁有民主的台灣,未來仍有變數,癥結便在這裡。所以,台灣的民主實踐,必須要提防來自對岸的價值乘虛而入。

不過,其中有個盲點,經常遭到忽視,那就是,台灣有人選擇連結中國,卻罔顧中國連起碼的民主都沒有,他們在台灣的民主之下選擇的價值,其實是對岸專制政權的話語,缺乏十四億人基於自主意志的背書。所謂的「台美關係與兩岸關係不必然是零和關係」(江啟臣),就存在著這樣的盲點。台美之間,發乎民主的價值結盟,其契約精神絕非抹煞個人意志的中華帝國夢所可比擬。台美之間,乃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而北京規定兩岸是中央與地方的隸屬關係。維持獨立現狀,淪為香港第二,兩者談何「健康平衡」?

馬英九曾言,台獨是台灣人民的選項之一,但國民黨主張維持現狀、再談統一。言下之意,台獨絕非國民黨的選項。據他主張,終極統一才是國民黨的選項,所以,該黨不能游離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台灣人民,在民主之下,可以選擇台獨。國民黨員卻被剝奪自由意志,只能選擇黨國權貴規定的終極統一。一個台灣,存有自主與非自主的兩種人民,國民黨員難道是民主社會的次等公民?只有「享受」新疆再教育營、西藏佛教中國化、蒙古漢語教學、香港國安法的份?充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道具的份?此所以,國共企圖將統一價值植入台灣之際,美國為主的民主國家以普世價值力挺台灣,別具意義。

一九八八以前,「黨外」為爭取民主前仆後繼,李登輝繼任蔣經國以後,國民兩黨合作民主改革,發展至今蔚為江河。四位直選總統,三次政黨輪替,民主已成生活關鍵詞,唯對岸專制併台企圖,妨礙台灣走向正常國家,甚乃,來之不易的民主,經常淪為顛覆台灣的溫床。促統政客、共諜軍官,打著民主反民主。由是,民主前輩們把民主留給台灣之後,台灣人民世世代代如何賦予內容,建立一個融入普世價值的現代公民國家,有待所有共同體成員努力奮進。

過去,台灣長期欠缺民主,人民的生活方式與生存目標,皆由外來政權宰制,「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上海公報」便是一例。現在,台灣人民終於成為主人,擁有民主,可以自己決定前途。但,民主,也同時帶給我們不可逃避的責任,必須在武力脅迫、經濟利誘之下,賦予民主的價值內涵。這是台灣人民總體性的自我揚升,也就是李登輝所言:「我是不是我的我。」民主與責任,是並存的,絕對不可脫離一個外來政權,又將選擇交給另一個外來政權,重蹈歷史宿命。就此而言,民主前輩們留下的既是無價資產,更是二三○○萬人的責任承擔。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