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台美高層經貿對話之現在進行式

◎ 洪奇昌

美國國務次卿柯拉克訪台參加但未主持台美高階經貿對話,有媒體因此稱台美高層經貿談判「落空」,論斷實欠公允。因台美經貿談判是現在進行式,相關程序正按部就班進行。

任何雙邊或多邊對話談判都有既定模式程序(protocol)。至少經過數次事務性協商,才能進入副部長級乃至於部長級的談判。柯拉克次卿雖是美國自一九七九年跟台灣斷交後來台的最高層級官員,但台美兩國貿易協定中的諸多議題都還在相互溝通磋商階段,何來「台美高層經貿談判落空」之說。

何況,柯拉克此行與蔡總統會晤是事實,與行政院沈榮津副院長、經濟部王美花部長會晤是事實,與實際執行貿易談判的行政院經貿談判代表處鄧振中政務委員會晤也是事實。國務次卿層級官員能以台美貿易協定的形式、議題、時程進行先行交換意見,絕對有助於兩國經貿談判的主責單位:台灣行政院經貿談判代表處與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凝聚共識。因此柯拉克此行既是開展台美高階經貿對話的里程碑,更顯示出美方對台美BTA或FTA的高度重視。

美國是台灣的重要盟友,任何雙邊關係的深化都有助台灣前途。例如近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與我駐紐約代表餐敘共商促進台灣重返聯合國,便是重要的歷史成果。然而台灣社會不能就此沉浸於自我感覺良好欣快感(euphoria),台灣國際參與議題在美國逐漸退出多邊組織,而中國話語權相形增加的國際情勢下,美國在此領域能提供的協助有限。

爭取實質的回報以及從美國走向世界,才是台美合作的首要目標。第一,更廣泛地深化台美先進產業供應鏈並擴大台灣全球市場佈局。美國是台灣科技產業供應鏈的上游,在全球供應鏈洗牌且多邊貿易協定卡關的現實環境下,台美貿易協定是台灣擴展國際市場並實現產業升級的歷史機遇。第二,國防能力提升,除了爭取技術移轉建立自主國防產業,相關可取得的軍備也是政府戮力努力爭取的項目,台灣在區域和平穩定中勢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第三,以日前台美簽訂醫衛合作瞭解備忘錄為例,台美民生、公衛、醫療相關合作也是台灣產業發展和有意義國際參與的解決方案。

如果台灣社會同意與美國深化合作是重要戰略佈局,那麼我們就要承認,為了達成特定目標必須承受相應取捨。開放含萊劑美豬進口只是台美經貿協商的敲門磚,台灣社會應共同支持政府推進後續協商。

(作者為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