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鏗鏘集》什麼政黨,什麼人民,什麼國家

正常、民主國家的政府黨政治,以右左政黨,亦即保守與激進政黨分據光譜。保守政黨崇尚個人,激進政黨標榜社會,分別依據民主,人民授權的原理原則執政。超越右翼保守政黨專政,也超越左翼激進政黨(共產黨)專政,顯現世界史的文明進展。近代中國的國民黨以藍色革命立國,卻是專政政黨;共產黨以紅色革命建政,也是專政政黨。中國國民黨夾帶被推翻的「政府」流亡台灣七十多年,仍執迷於殘餘名分,妄想殖民性權力,未能在地、轉化、新生;而台灣新生政黨囿於虛構、他者、殘餘的「國家」意理,還糾葛在泥淖。此為台灣當下政治的困境現象。

台灣的政黨政治,始於一九八六年,民主進步黨突破戒嚴、黨禁,源自一九七九年,美麗島高雄事件的政治奠基。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執政成為可能,但政黨並非以左右光譜、而以獨統立場分峙。民主化的怪異開放現象,政黨林立。檯面上有政治席次的政黨,仍以爭奪未能真正「在地新生」的中華民國中央、地方政權,在行政權和立法權競奪為主。中國國民黨以衰落期政黨和民主進步黨的成長期政黨,分據中國性和台灣性不同基盤。中國黨消,台灣黨長,似為趨勢,但又未必。因中國黨吸納大量台灣人,模糊外來殖民性色彩;而台灣黨改革體制未竟其功,成了「中華民國」殘餘中國的權力之僕。

糾葛在台灣的國家或中國的國家,「中華民國」的台灣認同未盡形成。總統選舉也常是台灣與中國的競逐,中國國民黨人常虛與台灣人委蛇,例如馬英九選前說他也是台灣人,尊重台灣人公投選擇,當選後翻臉不認;再如誑言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的韓某,甫當選高雄市長,就以為能乘勝取總統大位,一干殖民意識論知識份子、文化人也附和,令人匪夷所思。民主化的台灣畢竟未必得到所有生活在這個體制下人們的認同,昔日脅迫台灣人反中共、反攻大陸,今日反過來要台灣人配合親共,降中。轉型正義面對的惡質歷史殘留,就在於此!

民主進步黨的中央執政,若無法真正實踐國家變革,給人政客化現象,會讓台灣人民陷於失敗主義的迷惘。中國黨惡名昭彰,人們較有戒慎。民主化後,權力鬼魅盡現。新興政黨沿襲獨統光譜,有進步力量,也有投機政客興風作浪,台灣的政黨不都是為台灣的國家。若台灣各政黨仍只競奪殘餘、他者、虛構的「國家」權力,台灣人民不會有正常國家。(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