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洪財隆/失去魔法的精靈 見證一場ECFA政治除魅 (上)

2020-06-29 05:30

洪財隆/公平會委員

今年五月時,有家雜誌社的兩個年輕朋友來找我,他們要做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十週年專題,想聽聽我的看法。年輕人顯然事先做足了功課,對我過去那段期間針對ECFA的剖析和質疑都頗有掌握,還特別提到他們也發現「ECFA至今尚未向WTO完成通報程序」,確實是一個帶有濃厚兩岸特色的玄奇協議,一如當初的預測。

年輕人的來訪,除了勾起回憶之外,也讓我連帶思考另一層次的問題,亦即ECFA這整件事情,對台灣的意義和影響究竟何在?當然不會僅僅只是涉及關稅調降及少許服務業互惠的「早收清單」。

「早收清單」大概只占台灣對中出口總金額的十六%,以及整體對外出口的五%。主要由於規模有限,加上彼此互惠的關稅環境和新的產業秩序都已經成形,雙方政府理應都會希望這部分可以繼續維持下去。特別是對北京來說,保有一個和台灣不受政黨輪替影響的實質連結,並不是壞事。

話說回來,目前ECFA已宛如一隻失去魔法的精靈,那當初的魔法從何而來?又是在什麼時候消失?卻顧所來徑,從二○二○回看二○一○,稍加比對一下今昔大小政策環境的不同也饒富趣味,雖然此身雖在堪驚。

ECFA的魔法來源究竟為何?一切都必須從台灣發生第二次政黨輪替的二○○八年開始談起。先就兩岸來說,台灣的海基會和中國的海協會開始恢復中斷多年的制度性協商,雙方每年輪流舉辦「江陳會」,簽署多項合作協議。

如果說這些協議對台灣完全沒有幫助、甚至有害,並不公允。但以「海運協議」為例,由於兩岸行政體制與管制模式的差異,我方偏向「報備制」,中方則採「許可制」,所以看似內容對等的協議,實際執行之後便知,台灣無論是在商業利益或國家主權方面,都吃了極大悶虧。縱然如此,能夠開啟兩岸三通直航,確實深受民間歡迎。

上述這種議約模式對台灣不利的問題,一直要到後來的服貿協議才被真正發現並引爆開來。原因無他,在於服貿涉及人民的日常生活,經驗直覺會告訴人們哪裡不妥,不需要太高深的學理。

此外,二○○八─九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美歐日等大市場出現嚴重衰退,但中國經濟表現卻一枝獨秀,貿易與內外投資活動皆相當活絡,甚至一度有「中國盛世」之說。

就在這個時候,台灣對中國市場出口依存度,則從二○○○年的不到兩成五,快速攀升到四成上下。至於台灣對外投資的目的地,更逐漸集中在中國,二○○○年時不過才三成五,到了二○○九年ECFA提出時則已經超過七成。

還是應了那句老話,「貿易主要還是鄰居現象」,尤其是經濟規模龐大且快速崛起的鄰居。所以,宣稱ECFA與後續的貨貿和服貿協議,可以讓台灣進一步掛勾中國這個市場,確實深具吸引力。

有趣的是,上述台灣對中國貿易和投資依賴的數據,從二○○九年至今大致維持穩定。這一方面隱含,隨著中國經濟轉型(日益重視內需),兩岸產業分工的階段漸趨成熟,另一方面也揭示了就在二○○九年前夕,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賴算是高峰,在在推升當時兩岸洽簽ECFA的熱度,同時也解釋了何以質疑ECFA並不討喜。

中國相對於台灣的經濟優勢在於規模,但也就是因為如此龐大規模,加上過去四十年來,藉由對外出口作為經濟成長動能的模式,很容易成為箭靶,並導致美中貿易衝突日益惡化。

特別是後疫情時代,美、日、歐盟各國勢必加大力道,重組或調整關鍵產業的生產供應鏈,依目前態勢演變,屆時兩岸經貿關係可能也會有所轉折。凡此,都已和ECFA倡議時的國際政經環境大異其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