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教學現場談直播

◎ 林志翰

第二波武漢肺炎疫情從歐美各國侵襲台灣,北部某高中確定全校停課八天,也有一所國中預防性停課一天,加上南部某國立大學傳出一名學生確診,各級學校陷入停課的恐慌中。近日老師紛紛進行線上教學平台的研習,老師直播教學將不用補課,但只觀看線上教學平台影片則需補課。補課與否陷入直播教學的迷思。

以現有的線上教學平台資源為例,三家出版社的電子書、因材網或均一平台等教育網站,都是學生觀看教學影片、自主學習的媒介。如果學生願意學習,老師只要藉由學習單的檢核,就可以知道學生是否完成影片學習,哪裡有困難?直播與否一點都不重要。

再者,「停課不停學」一定要侷限於線上教學平台嗎?老師在停課期間要求學生多閱讀幾本書,進行心得報告撰寫或專題報告探討,這樣的實體學習效果,會比線上教學平台差嗎?

有論者認為,學生觀看線上教學影片或閱讀書籍,缺乏「即時互動性」,所以教育主事者均希望老師以直播教學增添師生互動,並解決日後補課的問題。

但是,老師線上開課,學生在同一時間進來線上學習、互動,師生雙方都要會操作ZOOM、Meet等遠距軟體。透過遠距軟體讓師生雙方看得見彼此、可以對話,就是真互動、真學習?即便克服了全體師生的資訊設備問題,老師在家裡要執行線上開課,家裡的頻寬夠大嗎?網路Lag對於教與學的品質更是一種折磨。

何況,當學生接觸到電腦時,你認為大多數學生會乖乖地觀看教學平台影片或直播教學,還是惰性地瀏覽網頁或是沉迷線上遊戲,結論其實你我心知肚明。

最後,防疫停課的這十四天不是學習的全部,卻是保護生命的重要關鍵,何必為了形式上的線上學習弄得大家人仰馬翻?透過老師課程引導,引動學生求知慾,讓學生認為學習可以滿足內在需求,「停課不停學」才有可能真正達成。然而這樣的教學互動非一蹴可幾,更不該將直播教學無限神格化。

(作者為教育工作者,台南市民)

體育課可以線上教學?

◎ 魏豐閔

在停課不停學的政策下,教育部訂有「線上課程教學與學習參考指引」。然則,對於體育課這類需實際操作的課程而言,線上教學應該如何操作呢?

目前官方設想到的運作模式,是體育教師在鏡頭前說明講解並示範特定動作技術,接著在學生開始練習時提供個別動作回饋。的確,動作技術是體育課程的重要內容,且講解、示範及回饋為動作學習關鍵的方法,不過它們卻無法代表學校體育的全部內容和方法。

以大眾普遍認知的體育課經驗來思考,體育課最常教的是球類運動、田徑、體適能和游泳等項目,學生在這些運動中的表現絕不僅止於動作「比劃」,更涉及了真實的進球、挫敗、挑戰、漂浮、不確定及自我覺知等體驗,且唯有在球場、體育館或泳池中這些體驗才會發生,此種內涵增添了體育學習的深刻度,同時亦凸顯出體育學習無法脫離情境之特性。

再從教學方法層面切入,競爭性的遊戲比賽激發學習動機,團隊合作培養學生參與社會和與人互動的基礎素養,即便是最平常的借還器材和場地維護,也都傳遞著負責任的訊息。

或許隨著疫情等級上升,學校教育的實施會有替代性方案(如線上教學),此為必備且必要的重要措施,然不該反客為主,以為替代方案可以「全然」取代原初方案。

(作者為臺灣師範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