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英文裡的族裔貶抑之稱:華人

◎ 曾泰元

武漢肺炎大爆發,病毒不僅肆虐全中國,疫情還波及世界多地,導致國外又陸續出現反華情緒。

近日,英文《維基百科》(Wikipedia) 為這股反華情緒新增了一個詞條,彙整了近一個月以來,二十個國家因此而發生的種族歧視事件。我們不必幸災樂禍,因為西方人分不清亞洲面孔,許多無辜人士可能都遭到歧視流彈所傷。

我們都知道歧視是不對的,然而理想歸理想。現實是打臉的,我們所處的,就是一個歧視幾乎無所不在的社會。

英文裡歷來對中國人的貶稱有不少,最為人所知的當屬Chink(支那人)。Chink由China演變而來,冒犯性十足,地位約與辱罵黑人的nigger(黑鬼)相當。Chinaman(中國佬)略帶貶義,常出現在not a Chinaman’s chance(連個中國佬的機會都沒有,也就是「根本沒有機會」)。Oriental(東方佬)反映了歐洲中心主義的觀點,是對亞洲人的貶稱,不專指華人。

有幾個貶稱跟眼睛有關,借用了slant(傾斜)和slope(斜坡)這兩個單字。slant-eye(吊眼的,又作複數形的slant-eyes以及簡化版的slant),調侃的是東亞人的眼角上斜。另有一個同義詞slopehead(上斜眼的,或作slope、slopey、slopy等變體),一樣代表英語人對東亞人的鄙視。

還有幾個貶稱,凸顯東亞人在英語人眼裡其他的形象。gook(咕嚕人)泛指東亞人,很常用,很冒犯,跟Chink(支那人)不相上下,不過來源不明,可能是模仿東亞人講話他們聽不懂,咕嚕咕嚕的;monkey(猴子)也是一個,因為在英語人眼裡,有色人種就像猴子,像人卻比人低一等。monkey後來也可指亞洲人。

東亞人是黃種人,不過yellow用來指人種時卻不是那麼正面,比如yellow peril(黃禍,指威脅,也可指人或國家)、yellow monkey(黃皮猴)、yellow(黃皮膚的)。chow(炒仔)是澳洲對華人的貶稱,可能源自代表「食物」的俚語單字chow,最終有中文的淵源。pong(彭仔)也是澳洲對華人的貶稱,據說來自華人的姓。還有一個ching-chong(清種),這是英語人刻意模仿華人名字的特色,由此造出來的戲謔語。

去年底的院線片《葉問4:完結篇》風評不錯,片中的美國武術高手對中國功夫語多不屑,把它謔稱為gook dance(咕嚕人跳舞),把一代宗師葉問貶為yellow monkey(黃皮猴)。

我們不用族裔蔑稱去傷人,也無需為這些負面詞語而難過生氣。無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萬一碰到了,除了知己知彼,更應該用智慧和幽默來化解,對吧?

(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