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22歲香港女生致台灣朋友

◎ 何泳彤

近日看著台灣關於總統大選的種種新聞,總覺得這個國家,絕對會多災多難。親中派,中間派,民主派,這個光譜和香港何其相像。

雖然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選舉,但也辦過數次投票儀式,台灣大選,我無權置喙太多,畢竟你們才是編寫歷史的人。

我來說一說香港二○一九區議會選舉。自今年六月開始香港民情洶湧,光是走上街頭的,就至少有二百萬人。我們也覺得,支持抗爭的,是絕對的大多數。

事件一直延燒到十一月廿四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即使選舉在香港絕對不是有效對抗共產黨的方法,但也是民情體現。是次選舉投票率七十一.二三%,民主派及本土派,共得到八十六%議席。

看起來大勝,我們一時間也很興奮,但再看看投票數據,民主派及本土派實際得票一六七萬七○四○,得票率只有五十七.四四%。也就是說,有超過四十一.三二%的選票,一二○萬六六四五票,流向親中派。

香港的親中派也常常胡言亂語笑話百出,但不管那一百二十萬票是怎麼來的,即使是送禮、行賄、因理念支持,還是洗腦,共產黨在這個社會氣氛下, 還是緊緊掌握了一百二十多萬鐵票。

我們這次選舉,雖然拿到超過八成議席,但實質也是險勝。在選舉之前,我們的同溫層厚度讓我們以為藍絲(親中派支持者)只佔極少部分,可能兩到三成,頂多只有權貴和低能才支持親中,但事實證明,一個社會中的低能還真不少。

不要讓低能接管你的國家。

蔡英文在辯論會引用香港人的一句:「香港人無法再為台灣示範一次。」

沒錯,香港人沒辦法再示範一次了!東突厥(新疆)、圖博(西藏)、蒙古、香港,一國兩制和中共「給」的自治,已是血漬斑斑的死胡同。

我九七年出生,和香港主權移交時同年。廿餘年前沒辦法說不回歸中共,我多少有疑問,幾十年前的人也看到中共之邪惡,為什麼不出聲呢?

不要讓你的兒女十幾年後,有同一疑問。

一月十一日,請用選票出聲。

否則,廿年後,勢必被迫用生命吶喊。

(作者為在台港生,文化大學哲學系及美術系雙主修)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