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民主時代,何來「綠色恐怖」?

2019-12-16 05:30

美麗島事件今年四十週年,系列紀念活動讓國人回憶起那段國民黨實施戒嚴統治、白色恐怖的日子,及台灣一路走來的艱辛民主路。然而,儘管台灣已經解嚴三十二年,黨禁報禁解除,言論集會結社的自由得到充分保障,總統直選、國會改選,也歷經多次政黨輪替,可謂已徹底擺脫兩蔣獨裁統治的陰霾,轉化為一個民主國家,但是在野的國民黨仍不時指控民進黨政府進行綠色恐怖,以國家機器迫害國民黨,對其抄家滅族。

此種對綠色恐怖的指控,本是荒誕無稽之談,卻往往能在選舉期間,因為政府官員偶發的爭議性發言或事件,而變得繪聲繪影,彷彿恐怖統治再現,成為藍營同溫層的強力凝著劑。最有名的案例,乃屬去年選前,當時促轉會副主委一番自比東廠的不當內部談話,讓藍營撿到槍,提出「一一二四滅東廠」的訴求,有效動員藍營選民,喚起彼等的同仇敵愾,成為國民黨大贏民進黨的主因之一。又如,對國民黨不當黨產的追討,實際上是落實轉型正義,卻被藍營刻意扭曲為對國民黨的抄家滅族,在在於選舉中發揮混淆視聽的作用。換言之,所謂綠色恐怖、東廠、抄家滅族之說,雖然不是事實,卻是政治動員,挑撥社會對立的利器,此類駭人聽聞的說法,透過以訛傳訛,很容易形成特定族群的成見,成為反民主、反本土情緒的助燃劑,妨礙台灣民主政治的正常運轉。

其實,極權統治,以統治模式為區分,白色恐怖一般泛指法西斯政權,紅色恐怖則是共產黨的專制統治。因此,蔣介石的獨裁統治便被中共貼上白色恐怖的標籤,而國民政府統轄的地區則被中共稱為「白區」;而今日藍營則企圖將民進黨政府戴上綠色恐怖的大帽。換言之,不論冠上何種顏色、型式的恐怖統治,皆係指涉極權獨裁的統治模式,其特色係以國家機器,尤其軍警、特務、情治系統做為箝制人民的工具。而其統治正當性則建立在國家出現緊急動亂狀態,若是沒有一套特別法律限制人權與自由,必會讓敵人有機可乘,藉機顛覆政權,危及國家安全。因而,恐怖統治大體上包含「國家機器」、「特別法」,與獨裁者及其威權政黨,共同組成一個天羅地網般的極權體系。可見,恐怖統治是一種全面性、制度性的迫害,與藍營將一些偶發、個別的案件認定為綠色恐怖,是截然不同,不可同日而語。

而台灣的白色恐怖,基本上是指一九四九年頒布戒嚴令到一九八七年解嚴期間,兩蔣政府對台灣的統治方式。它可以向前延伸到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及其後國民黨軍隊的清鄉行動,那時國民黨軍隊在台灣進行大規模整肅鎮壓,大量殺害台灣士紳階級與知識份子,台灣社會的精英階層幾乎被清洗一空。之後戒嚴體制的實施,則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全面潰敗,逃難台灣,所做之鞏固「反攻基地」與「領導中心」的清場政治工程。在此階段,國民黨政府主要依據《懲治叛亂條例》,製造冤假錯案,對於批評或反對政府者、異議份子進行整肅迫害,任意冠上意圖顛覆政權的罪名,藉以剷除異己,鞏固兩蔣的統治與國民黨政權的利益。這才是國民黨白色恐怖的真相。

由此可知,藍營指控的「東廠」、「抄家滅族」、「國家機器」、「網軍」為綠色恐怖,不但真相未明,即便確有其事,顯然也是一些個別的案例,並非體制性、龐然大物的國家機器所為,不能稱之為「綠色恐怖」。遺憾的是,台灣解除戒嚴後,並未立即推動轉型正義,對於獨裁者及其幫凶進行歷史審判,也未適時追討當年國民黨以國庫通黨庫,沒收日產及從事特許行業所得的不當利益,導致國民黨得以在選舉時以龐大黨產進行不公平競爭,今天甚至以不當黨產遭到國家收回做為政治迫害的訴求。其實,還原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追討不當黨產,社會早有共識。尤其,馬英九前總統亦曾主張黨產歸零,可見轉型正義的推動乃人心所向。因此吾人深信,唯有多數民眾認清特定陣營企圖藉由操作所謂「綠色恐怖」捲起威權復辟歪風,將選舉拉回政策辯論的主軸,台灣民主才會漸趨成熟,步入正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