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藍祖蔚看舞台劇:蕭煌奇遇見自己 不俗不悶唱響暗黑青春

2019-09-01 05:30

蕭煌奇飾RICKY SHOW主持人,回顧自己的人生。 (表坊提供)

◎藍祖蔚

蕭煌奇回首15歲那年的小小奇再度失明。(表坊提供)

舞台劇弄成歌廳秀,就俗了;演員老在舞台上嘆念生命無常,就悶了。不俗不悶還讓人能若有所感又若有所悟,就是在媚俗的套路中,以庶民語言演出兼具笑聲與哭聲的生命悲喜。表演工作坊丁乃箏執導的新劇《遇見自己》,用俗,吸引觀眾進入,再從中汲取出不俗的生命智慧,輕易就賺得觀眾的認同。

為金曲歌王蕭煌奇量身打造的《遇見自己》,以他的成長經歷為本,劇中的音樂與愛情,毋寧就是他的青春小傳。要他唱歌,而且是無需起音,不必潤嗓,話才講完接著就唱,其實不難;要他打籃球,跳快舞,從聽音辨位到聞聲接氣,與周遭演員一搭一唱,有來有往演出對手戲,則需要捷才,方能完成奇觀,這是個人秀的必要元素,蕭煌奇雖然仍需旁人扶持指點,卻是毫無懸念地撐起了整齣戲。

歌王分飾多角 帶著觀眾唱自傳

一人分飾多角,是小而美的舞台劇的必要經濟學,《遇見自己》出現了3位蕭煌奇並不讓人意外,高明之處在於先請「明眼」蕭煌奇採訪戴墨鏡的「視障」王鏡冠,帶來第一道驚喜;然後則是「弱視」蕭煌奇打了籃球成全盲後,頂上本尊席位,再由楊迦恩扮演的「小奇」繼續他的青年追憶,不同層次的兩兩「遇見」,角色不時身分變化,都讓誰是蕭煌奇?蕭煌奇又如何雕塑自己?就在他的告白與旁白夾雜,以及歌曲述情中,有了更多元的呈現角度。

回味人生甘苦 一把吉他輕輕唱

視障是人生憾痛,蕭煌奇本身就是超越視障的傳奇,笑看青春悲喜,也就成了《遇見自己》最鮮明的風格,從母親到處求神問卜,究竟要不要生這個孩子開始,從紫微「抖樹」、鳥聲對話到凡事只看一半的「半仙」,荒誕的術士鬼話,既沖淡了盲眼人生的悲情,卻也委婉帶出了他對祖母與母親的親情思慕,以及對父親的私憤怨歎,在笑談中回眸往事,又能撩動淚腺,分寸拿捏精準。

視障人生究竟會受到哪些霸凌?《遇見自己》的處理有時戲謔,有時悲憤,不論是老爸見錢伸手、小偷連樂器盒子一併偷走、警察取締地下道演出、取消演出還要自己扛樂器,到被趕下飛機……這些蕭煌奇嘗過的血淚酸苦,不需聲嘶力竭來指控,就已一一浮現。表坊在處理這些戲時,演員不是用了台灣國語,就是帶有原住民腔調來搬戲,在在都陷進了刻板印象的語言窠臼之中,還好最後不忘也來數落字正腔圓的國語,飛機空少滿口非常抱歉,卻一點都不客氣亦不禮貌,咄咄逼人就是要趕視障旅客下飛機的標準國語,才讓全劇的族群審視取得了兼具「寫實」與「批判」意味的平衡點。

活用歌曲,其實是《遇見自己》最開放,也最高明的安排。蕭煌奇的「你是我的眼」當然是畫龍點睛的扛鼎之歌,還有要他飆高音的「Time to say goodbye」,甚至「我是一隻小小鳥」、「倒退嚕」、「恰似你的溫柔」、「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到「流浪到淡水」,劇情走到哪就唱哪款歌,老歌俗俗唱,既點題又凸顯心境,更讓蕭煌奇變相開了一場全才全能音樂會,一魚三吃,何樂不為?當然,搭配的演員個個能唱,音域各不同,在歌王面前開唱,一點都不心虛亦不氣浮,因此才能成就你來我往的音樂饗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