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當我們還能玩躲避球…

2019-03-30 06:00

◎ 黃敏玉

統獨的劃分,不是芋仔和番薯仔的劃分,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的劃分,而是共產極權和自由民主的劃分,是違反人性和順應人性的劃分。小時候玩躲避球,要在外圈的站一邊,在內圈的站另一邊,遊戲開始,外圈的人丟球、砸球,內圈的人極盡所能躲球避球,每一個人都玩得開心,沒有人因為輸球或被球丟到而生氣,為什麼?因為大家都是遵守遊戲規則,自願選擇自己的定位。長大以後,我們懷念玩著躲避球的美好時光,對童年產生一份鄉愁和無法取代認同。

我們更可能會因為躲避球和兒時玩伴成為一輩子好友,互相扶持,互相為更美好的生活而一起打拚。

希望統獨的議題也能像玩躲避球,我們能遵守遊戲規則:在不違反台灣(中華民國)的主權下,各為所愛而辯論。我們學會不分族群地相互尊重,學會在對話的過程裡是民主制度讓我們可以持續激辯,更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也能因為民主自由而可以暢所欲言,盡情對話。

這才是我想認同的國家:知道我們的土地可以包容我們盡情玩躲避球,我們永遠不需要「別人」來規定我們不能玩躲避球,只能玩他們想要你玩的遊戲,或規定你只能看球賽轉播,到了下一代再也不知道玩躲避球是什麼感覺,再也無法體會想選擇自己喜歡的球類活動是什麼感覺。

如果統獨關係著台灣將慢慢走向極權制度或民主自由,那麼統獨就不是假議題,因為這關係著我們及我們的子孫的生活方式、思考方式,關係著我們是要生活在自由的抑或威權的天空下,如果我們「只」關心有什麼工作,有多少收入可以買車買房,那麼教育內容也只需限定在工作技能和專業知識的傳授。

如果認為道德、價值觀、生命素養與認同仍是教育重要的一環,仍是培養全人的支柱,那麼因為台灣複雜的歷史背景,統獨不得不和民生、工作權成為真議題,是我們時時刻刻都注定要面對無法逃避的問題。

(作者為退休公教人員,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