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戴上VR眼鏡 就是私人電影院 ◎鄭秉泓

導演陳芯宜的《留給未來的殘影》。(高雄電影節提供)

文◎鄭秉泓 劇照提供◎高雄電影節

女導演蓋兒莫爾的《囍宴機器人》(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楊雅喆的《帶你上天堂》(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程偉豪的《恐怖廟宇》(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蔡宗翰的《主播愛你唷》(高雄電影節提供)

1890年前後,發明大王愛迪生與他的團隊設計了活動電影攝影機和活動電影放映機,前者連續拍攝圖像,透過只有一個櫥櫃大小的放映機放映出來。換句話說,當時所謂「看電影」,指的是每次只能允許一個人,透過直徑約莫一英寸的小孔去觀看動態影像。

後來,法國盧米埃兄弟研發出攝影、膠片處理、放映三合一的器材,而且影像可以外放投影出來讓更多人同時觀賞,1895年12月28日,盧米埃兄弟拍攝的十部短片,在巴黎卡普辛大道的「大咖啡館」(Le Grand Café)地下室「印度沙龍」公開放映。雖然在此之前電影已經誕生,但因「印度沙龍」的放映具有公開性、集體性及商業行為,定義了日後「去電影院看電影」此一儀式的公共認知,這一天就此成為電影的生日。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平面到立體再到如今的沉浸式體驗,電影歷經種種技術革命,有時是為了更接近真實,但有時候卻又是為了達到更高段數的「以假亂真」——明知是虛構影像,卻又栩栩如生到足以說服你此刻自己正置身其間……。至於走進電影院這件事也被徹底鬆動,從電視、電腦、平板到手機,電影不再專屬於電影院,「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簡稱VR)技術的日新月異,更令電影從集體觀賞,返回愛迪生時代小櫥櫃式的單人觀賞,而且是以互動更強烈的包覆方式進行。

高雄電影節2017年將觸角拓展至VR領域,首度推出五部國人自製VR短片。今年更上層樓,除邀集楊雅喆等四位金獎導演拍攝台灣原創VR電影,也嘗試以台法合製的方式探索其他可能性,並首度舉辦VR電影國際競賽,更設立了台灣首創的「VR體感劇院」,影展結束後亦會常態營運。

《帶你上天堂》台式葬禮觀落陰

從這五部將在高雄電影節世界首映的VR電影中,既可以看見四位台灣導演在首度挑戰VR敘事之餘,不忘加入自己擅長的特色,還可以經由跨國合作去感受不同文化底蘊和科技思維在VR敘事中激盪出的精彩火花。

楊雅喆在《血觀音》中,展現出他對於民俗祭儀的強烈興趣,首部VR短片《帶你上天堂》更以台式葬禮為題,有趣的是這回他並不是要說故事,而是借重技術帶給觀眾前所未見的視聽體驗。所以,觀眾必須先到快照亭拍張照片,然後坐上專屬「蓮花座」,戴上VR眼鏡,然後剛剛拍的照片便會以充滿「驚喜」的方式成為你正在看的VR電影一部分。

楊雅喆先是用微距視角來放大台式葬禮的奇觀性質,再以靈魂出竅的第一人稱主觀視角展開上達天堂下通地獄前往來生的奇幻之旅,一派華麗張揚中透著孤獨淒冷的複雜感受,讓人想起《2001太空漫遊》片尾前那場獨一無二的太空旅行。假如庫柏力克還在世,應該也會躍躍欲試來拍VR電影吧?

《恐怖廟宇》與魔神仔面面相覷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的VR首作《恐怖廟宇》則有別於《帶你上天堂》的另種互動體驗。故事從一名不知為何身處陰森廟宇的女孩說起,觸目所及,滿地都是落難神像,觀眾的眼睛若瞄到廟宇的門,門會像恐怖片公式般措不及防關上,鬼裡鬼氣的氛圍加上神出鬼沒隨時可能和觀眾「對上眼進行互動」的魔神仔,有如他的「紅衣外一章」?小女孩是誰?她為什麼在這裡?她是否將要參與一段恐怖旅程?電影在不同的時間與空間中俐落切換,以小女孩的主觀視角貫穿全片,其實每個觀眾就是小女孩本人,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這個闖關遊戲,一個接一個的嚇人關卡將成為你的恐怖報酬。

《主播愛你唷》揭直播主真面目

編劇出身的蔡宗翰去年執導的末世科幻短片《愛在世界末日》入圍金馬獎,今次跨足VR領域的《主播愛你唷》則鎖定時下正夯的網路直播生態,電影一開始就將虛擬世界實體化,網友從ID符號變成真人,一個接一個出現在直播主家的客廳,那種既存在又不存在的微妙狀態,對比直播主的網路形象與最後揭露的真實身分,形成非常耐人尋味的辯證。這是一部充滿高度娛樂性且不畏爭議,大膽探討性別議題與網路文化的作品,前半段讓人開懷大笑,後半段卻令人膽戰心驚,VR成為蔡宗翰戳刺現實與虛幻最尖銳的手段。

《留給未來的殘影》鏡象反思VR

蔡宗翰的《主播愛你唷》和陳芯宜的《留給未來的殘影》,不約而同以鏡象(Mirror Image)充當最關鍵的存在。陳芯宜前作是備受好評的藝術紀錄片《行者》,不過由周書毅偕同十一位舞者共同演出的《留給未來的殘影》並非video dance,亦不是以舞者為核心的紀錄片,而是以舞蹈、劇場的形式,去探索人類存在的意義。電影在一間廢棄的工寮拍攝,先是周書毅在貼滿手寫字畫的紙張房內獨舞,而後是十一位舞者戴上VR眼鏡群舞,然後群舞的鏡象則是同樣這批舞者卻卸下了VR眼鏡,被紅色光束纏繞的靜態軀體宛如陷入無盡沉睡。陳芯宜這部VR電影試圖要探究感官、記憶和身體之間的關係,好似她對於柏拉圖的「洞穴寓言」的個人回應,舞者是被綁住的囚徒,周書毅則是孤獨的先知,他舞著舞著終將舞離洞穴趨光而去。

《囍宴機器人》觀眾能決定劇情

最後是台法合作的《囍宴機器人》,此片由年輕的女導演蓋兒莫爾執導,嚴格來說這是個啟動版,希望吸引投資者以完成後續的拍攝計畫。電影裡頭的美術陳設有點接近《瘋狂亞洲富豪》那類西方眼中的東方風情,一場婚禮、一對新人、他們各自的母親、以及一個女機器人伴娘,交織出一齣怪異、迷離的黑色喜劇。蓋兒莫爾為了加強電影與觀眾的互動式敘事,會自行偵測不同觀眾對於特定角色場景的關注程度而決定故事的走向。《囍宴機器人》的指標性意義不只停留在跨國合作這個層次,它更嘗試去顛覆我們觀看電影的慣見方式。是一個私密空間也好,是一個互動載體也罷,或者像一面鏡子,或者宛如一個通往秘境的入口,一旦戴上VR眼鏡,就是一間私人電影院,裡頭一切將為你而生,只為你而存在。

(影評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