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有人不知道228為什麼放假嗎?

「228紀念蔣總統」的沉思

◎ 賴其萬

週二一早像往常一樣開車上班,突然驚覺路上人車稀落,平常堵車需要二十分鐘以上的車程,昨天十分鐘就到了醫院。這才想起二二八是國定假日,大部分人都在家休息或出外旅遊。也想到前些日子還看到有家招徠生意的旅遊業,竟然以「慶祝」二二八連假,推出幾種旅遊方案兜售,這種白目到極點的廣告對那些二二八無辜犧牲者的家屬,真是情何以堪。也使我忍不住要問一聲「有人不知道二二八為什麼放假嗎?」

二二八發生時我只有三歲,並沒有什麼記憶,但每次看到或聽到犧牲者的家屬所撰寫或口述的遭遇時,我總會想起中學的一位同學。他從來不願意提到已過世多年的父親,當時我還以為他父親可能是見不得人的江洋大盜,直到後來才間接聽到,他父親就是二二八的犧牲者。之前透過彭文正、李晶玉伉儷主持的「政經看民視」,聆聽兩百多位台灣菁英慘遭殺戮的歷史,並由幾位死者家屬談起他們所經歷的人間悲劇,才知道讓他們心靈受創的是,當時風聲鶴唳,親朋好友深恐受到牽連,而對受難者家屬拒之千里,令人聞之心酸落淚。

其實這些遇害的台灣菁英,絕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學者、律師與醫師,他們之所以不容於當道,是因為他們曾經抒發正義之聲,挑戰不合理的政策,而得罪貪官污吏,而許多醫界人士大多由於照顧病人而得到當地人士的感激愛戴,成為地方領袖。當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台灣人民對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幾年來的腐敗無能,積怨已深,因此一觸即發而引起各地抗暴行為。想不到國民黨政府竟因此而殘害忠良,濫殺無辜,使台灣菁英人才殆盡,而使台灣人多年來對政治噤若寒蟬,嚴重延誤台灣的民主化。

在這國殤之日,希望大家能夠以沉痛的心情,正視事件發生的始末,我們要呼籲,加害者沒有權力要求受害者不要追究責任,我們只有在了解真相處理元凶,才能避免悲劇重演,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達到轉型正義。

(作者為醫師,台北市民)

「228紀念蔣總統」的沉思

◎ 林瑞霞

筆者去年在嘉義辦理「人權小旅行—尋找嘉義市二二八事件的城市地圖」,有位國小老師分享為什麼參加這次活動。這位老師說:「我問學生知不知道為什麼二二八要放假?學生回答說:『紀念蔣總統!』學生也許開玩笑,可是坦白說,我也不是真正知道發生什麼事?」

老師說:我問學生知不知道為什麼二二八要放假?(資料照,記者黃淑莉攝)

另外,我有一個在國中教公民的學生,前年告訴我:學生要他講述二二八,他先反問學生:他們所知的二二八是什麼?有個學生回答:「就一堆暴民,暴動破壞社會秩序,所以被打死,槍斃活該!」進一步問學生:「誰告訴你的?」「我們歷史老師啊!」

有個年輕人看到我臉書一張出席嘉義市二二八事件紀念會的照片,居然如此留言:「每年二二八就是民進黨再次強姦國民黨的節日,可憐受難者又再次被民進黨消費和污辱!」

二二八事件可以公開追思廿多年了,從上面三則我自己親身聽聞的實例,不得不讓人省思:究竟我們還有哪些做得不夠?為何七十週年了,除了各種不同政黨各自解讀的困境,更有學子荒腔走板的認知?個人認為主要的原因是:教育!

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思的名言:「一個國家不可以有兩套歷史卻不互相對話。」以德國來說,自一九七○年十二月七日,當時德國總理伯蘭特到波蘭華沙猶太人受難紀念碑正式表達道歉,該賠償的、該追訴的轉型正義,到現在還在進行,更重要的是,毫不避諱的,透過教育,讓孩子了解過去歷史,避免歷史重演。

可惜,台灣至今並未建立主體性,導致我們的孩子熟知黃花岡七十二烈士、八百壯士的故事,卻不知道二二八事件時,台灣的青年,男生自發性成立自衛隊,保國衛民;女生則包飯糰,成立救護隊包紮傷兵。國民黨「教育成功」,使得許多人熟知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卻沒讀過潘木枝先生、高一生等前輩的絕筆信!

尤其二二八當年台灣一流的高中師生,以嘉義市來講,有嘉農、嘉中、嘉女和嘉商,許多師生投入這場英勇的戰役,慘遭犧牲,嘉農的校長蔡鵬飛展現教育家的風骨,拒絕軍人的恐嚇,而遭撤換!但至今校方從未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些逝去的前輩老師學長任何追思!

筆者認為:追思二二八,要改變永遠是在教育體制外極少數人的參加與緬懷。至少明年開始,要從學校教育開始,公開默哀二二八死難者,讓學生知道紀念二二八的真實意義,不是「紀念蔣總統」,也不是空虛的「和平紀念日」放假!

(作者為退休教師,嘉義市政府二二八委員會委員)

有人不知道228為什麼放假嗎?

◎ 賴其萬

週二一早像往常一樣開車上班,突然驚覺路上人車稀落,平常堵車需要二十分鐘以上的車程,昨天十分鐘就到了醫院。這才想起二二八是國定假日,大部分人都在家休息或出外旅遊。也想到前些日子還看到有家招徠生意的旅遊業,竟然以「慶祝」二二八連假,推出幾種旅遊方案兜售,這種白目到極點的廣告對那些二二八無辜犧牲者的家屬,真是情何以堪。也使我忍不住要問一聲「有人不知道二二八為什麼放假嗎?」

二二八發生時我只有三歲,並沒有什麼記憶,但每次看到或聽到犧牲者的家屬所撰寫或口述的遭遇時,我總會想起中學的一位同學。他從來不願意提到已過世多年的父親,當時我還以為他父親可能是見不得人的江洋大盜,直到後來才間接聽到,他父親就是二二八的犧牲者。之前透過彭文正、李晶玉伉儷主持的「政經看民視」,聆聽兩百多位台灣菁英慘遭殺戮的歷史,並由幾位死者家屬談起他們所經歷的人間悲劇,才知道讓他們心靈受創的是,當時風聲鶴唳,親朋好友深恐受到牽連,而對受難者家屬拒之千里,令人聞之心酸落淚。

其實這些遇害的台灣菁英,絕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學者、律師與醫師,他們之所以不容於當道,是因為他們曾經抒發正義之聲,挑戰不合理的政策,而得罪貪官污吏,而許多醫界人士大多由於照顧病人而得到當地人士的感激愛戴,成為地方領袖。當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台灣人民對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幾年來的腐敗無能,積怨已深,因此一觸即發而引起各地抗暴行為。想不到國民黨政府竟因此而殘害忠良,濫殺無辜,使台灣菁英人才殆盡,而使台灣人多年來對政治噤若寒蟬,嚴重延誤台灣的民主化。

在這國殤之日,希望大家能夠以沉痛的心情,正視事件發生的始末,我們要呼籲,加害者沒有權力要求受害者不要追究責任,我們只有在了解真相處理元凶,才能避免悲劇重演,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達到轉型正義。

(作者為醫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