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沒想到黃世銘....

◎ 凌博志

真沒想到自命清高的黃世銘,這麼可惡,這麼無恥!

他的可惡是,以檢察最高首長之尊,褻瀆憲法,與權力者勾結,發動政爭,整肅異己。為了入人於罪,還長期濫權監聽,多次將監聽內容和偵查計畫,向沒有聽取報告權力的馬英九及江宜樺洩密,其間或主動或被動,兩人密集通話、晤談,業經黃世銘在自己的洩密案偵審中自白明確,黃世銘犯洩密罪,馬英九涉犯教唆洩密罪,事證明確,早就無可動搖。

說到無恥,他趕在刑案確定前辦理退休,厚領巨額退休金,還只是小焉者。這次竟然在法庭上公然說謊,推翻之前馬命其二度提出報告並向江宜樺稟報的前供,改稱是自己主動報告,一力護馬,搶當余文第二,才是無恥之尤。

自我犯賤至此,過去自許「居家不待客,在外不應酬」的操持,早就不堪檢驗,這次偽證,已屬累犯,邢泰釗檢察長起訴論告時,求刑不宜太輕。(作者為律師,檢察長退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