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228仍在幽暗角落

◎ 黃如輝

看到阮美姝女士過世的消息,筆者記憶瞬間回到十二年前的屏東林邊二二八紀念館,當天是二二八,慕名「台灣民間第一座私人二二八紀念館」前往,阮女士與助理正巧應大學邀請演講準備出門,當天整個展場雖然只有筆者一人,阮女士仍利用空檔,為我導覽館內二二八資料,鉅細靡遺的解釋她對於二二八事件所收集的資料、受難者每個個案與口述資料,大門口互道別離時,阮女士感嘆社會開放,到底還有多少人在意二二八家屬的感受?

《幽暗角落的泣聲》在自序中提到,「時間到了,活證人全離開人間了,那麼官方說法要橫著說、要倒著說,也只得由她了」。書中事件受難者吳鴻麒遺孀安慰她說,「我非常同情妳,因為妳沒有看到妳爸爸的屍體,所以至今仍不能死心」。其實這兩段文字紀錄對其而言是忐忑與諷刺,因為二二八事件受難者與失蹤者,至今政府還給不出一個具體的答案,隨著時間的流逝,最後受難者與家屬只能帶著遺憾、憤怒交雜的情緒,自我或互相舔拭傷口,來忘卻心中的痛苦。

最近國民黨為了黨產包圍黨產會,準備聲請釋憲等法律救濟,國民黨何其慶幸,還能擁有法律保護,二二八事件天大的諷刺,是多少人連「開口申訴」的機會也沒有,就此魂斷枉死。而做為二次執政的民進黨,被多少民眾寄予厚望,期盼為二二八事件尋回公平與正義,但期待的下場便是失望與無力。有權力者聽到阮美姝女士只能在天國與其父親團聚,難道心中不該自我愧歉與自省嗎?這樣的泣聲要何時才能停止呢?(作者為勞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