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我成為共匪監視人民的幫兇

2016-06-23 06:00

◎ 木下實

我的第一份工作,雖然是做無線和傳感器的應用,但是仍然免不了給匪軍提供設備,承接後備廠的訂單。後來因為一些原因換了一份工作,開始做無線路由器的作業系統,本來以為和共產黨再沒有聯繫,沒想到卻離罪惡更進一步。

共匪已經架設了GFW(編按:防火長城),中國人在互聯網上的一舉一動,早已在共匪監視之下,任何的不滿言論都會讓警察直奔上門。本來城市Wi-Fi和其他公眾Wi-Fi(賓館、餐館和其他營業場所)是還保有一點遮擋,技術上講,從網路拓樸(network topology)上來看是無法直接監視到訪問用戶的。因此公安要求我們這些廠商在無線接入點(wireless point)上安裝監控程式。我們要將用戶的MAC位址、內網的IP位址和訪問端口一併傳送給中國的網警,並且要求網路接入的時候必須使用手機短信認證,以便追蹤號碼。中共的法令,能突破技術的阻礙,把每一條枷鎖綑綁到你身上。在中國使用網路,竟然沒有一點隱藏可以留下。共產黨真是對異見零容忍啊,只能說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老大哥真的是在看著你。

其實我被要求寫的程式還有監控一些別的更隱私的東西,我不確定這些資料是不是共匪要求的,或許只是廠商推廣路由器的時候把這些做為賣點。只要沒有通信沒有加密,我們會監控你對五百個有名站點的訪問、用戶名、搜索話題。對這邊使用的聊天軟體也不例外,無論是微信還是QQ,我們都把能獲取的都獲取。我們視用戶隱私為無物,像獵犬一樣窺探,只要能賣錢的拿去,在伺服器分析後,會把這些資料提供給訂購這些路由器的客戶。

究竟我是怎麼了,總是沒有辦法脫離共產黨的噩夢!我們這邊的人被教育用「解放」來描述一九四九年後的生活,但是我在行業當中的經歷卻告訴我並沒有解放,而是被束縛,而且要幫助共匪束縛別人。我的同事卻對此一點都沒有負擔,他們或許根本不知道這種良心的折磨,或者這種無知總比在麻木前的折磨好受。

最後,我只能留下一句話,我希望各位台灣人不要去連中國那些公共的Wi-Fi,漫遊雖貴,至少有機會留點自由跟隱私。或許能不要踏上中國更好。

(作者為曾來台灣當過交換學生的中國人)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