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搶奪長榮經營權 外戚派真的法力無邊?

巫藏乎

長榮集團的經營權之爭,外戚勢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但製造大房與二房之間的嫌隙,更分化大房三兄弟之間的關係,背後的影武者就是已故創辦人的女婿鄭深池。

這場豪門內鬥的劇碼,除了有哥哥派與弟弟派的互鬥情節,真正獲利的一方便是代表外戚派的鄭深池,不但一步步蠶食長榮集團的主導權,更積極重建自己與高層高層的關係,打通府院關係之餘,鄭深池更積極透過他雄厚的「法界關係」,集結外部勢力,為的就是即將上演的「長榮鋼鐵經營權之爭」,鄭深池的「法力」無邊,讓家族內鬥添加譎多變的氣氛。

其實,在十多年前,鄭深池已經示範過同樣的把戲,當時就以金融門外漢之姿,以民股董事身分拿下兆豐金董座,更利用陳水扁執政時期推動「二次金改」的契機中,成為阿扁總統對各大金控的話事人,金融界對此一片譁然。

鄭深池在10多年前以金融門外漢之姿,以民股董事身分拿下兆豐金董座,更利用陳水扁執政時期推動「二次金改」的契機中,成為阿扁總統對各大金控的話事人。(本報資料照)

當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不按金融專業的鄭深池握有政治關係,無心經營金控事業,而是將野心放在金融勢力的板塊,套路跟現在搶奪長榮經營權一樣,先安插外戚勢力在金融機構,同時操作可以獲利的空間,找上中信金的辜家,意圖打造金融帝國,兩大金控裡應外合,讓辜仲諒深陷牢獄之災,厲害的是,鄭深池完全沒事過關。 當時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弊案,還有一件案外案,也就是位在高雄鳥松的「澄清湖大樓」,鄭深池利用中信金想一舉成為台灣最大金融鉅子的野心,趁著當時與辜仲諒的交情,將「澄清湖大樓」的交易案,當成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附加條件,鄭深池不但藉由這棟大樓脫手獲利至少3億,更把辜仲諒當「盤子」,將不法獲利轉向對扁家進行行賄。

讓人感到驚奇的是,透過各種套利的買賣安排,鄭深池獲利3億,辜仲諒也因此賺了1億,但面對司法的追訴,結果卻是鄭深池沒事逍遙法外,辜仲諒卻要入監服刑,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當時承辦檢察官收到調查局的案內文,隻字未提到鄭深池,不禁讓人懷疑鄭深池背後勢力龐大,司法幾乎對他莫可奈何。

事實上,鄭深池在法界的人脈都是即戰力,由他發起的長榮證券,前副董徐富雄,在進入長榮集團之前,便是在調查局的外事組服務,以及長榮空運倉儲前總經理邱克台,也曾在調查局的桃園站擔任過副主任一職,再加上他過去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所累積的法政關係,鄭深池能在法界遊刃有餘,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鄭深池的政、法、商能耐,或許對一般人來說,會當成八卦故事來看,但以他過去不良的事跡,恐怕會讓長榮集團陷入永無止盡的惡亂,甚至引來司法風暴,而這對毫無影響力的小股民來說,這是投資的風險所在。別以為這是陳年往事,拉當權派打當權派是鄭深池善用的怪招,當時兆豐金風波,他就曾「以扁的話事人身份」來壓制其他金融業者,就連時任行政院正、副院長的蘇貞昌和蔡英文都不放過。

如今,鄭深池利用兄弟嫌隙來製造內部矛盾,進而豪取長榮集團的經營權,倘若真的讓他順利奪權成功,那長榮是否會重蹈當年「紅火案」的覆轍,最後鄭深池說不定還能順利逃過一劫,但長榮集團長期所累積下來的企業榮景,恐怕會萬劫不復。

(自由業)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