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全面真軍》好心肝診所事件暴露出柯文哲市府團隊的失能,應該咎責到底

在台北這個好所在,只要你是一個「好心肝」的人,就能夠突破類別優先打到疫苗。一千多劑的疫苗施打在非優先序列的人身上,對國民而言很難接受。

全面真軍

在6月9日以前,我國各縣市一到三類的前線人員還沒全數完成疫苗的施打,多拖一刻,風險就多一層。事實上幾乎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或家人能夠注射疫苗,但大家也願意理解風險分擔,願意讓應該注射的人先注射。然而在6月9日的報導中,我們知道:在台北這個好所在,只要你是一個「好心肝」的人,就能夠突破類別優先打到疫苗。一千多劑的疫苗施打在非優先序列的人身上,對國民而言很難接受。

北市府是漠視還是失靈

在昨日好心肝診所爆出安排一般民眾施打Covid-19疫苗的消息後,不論是診所、網友或台北市政府的說詞在短短幾小時內不斷反覆,一開始媒體報導說診所排隊只是在健康檢查,進而在PTT上有網友宣稱好心肝診所外的排隊人潮是在等打肺炎鏈球菌疫苗,最後好心肝診所向媒體坦承確實是施打Covid-19疫苗,但對象是診所志工而非一般民眾。新聞一出,頓時引發各界撻伐,因為在當前疫情緊繃且疫苗數量有限的情況下,好心肝診所如果是在台北市政府默許或者是沒有盡督導責任下對目前非名單之人員施打疫苗,甚至其取得疫苗之方法涉及與北市府間的不當利益輸送,都是非常嚴重的違失。假使台北市政府對好心肝診所施打狀況知情,那麼就是漠視中央防疫政策,棄廣大的醫護從業人員於不顧;反之,若毫不知情,則凸顯北市府的防疫運作完全失靈,竟對如此嚴重的疫苗濫用事件毫無監督與管控機制。

柯文哲只顧著利用疫情砲打中央,營造個人政治聲量,但做起事來卻荒腔走板。(本報資料照)

柯文哲一再操弄疫苗議題

早在疫情爆發前,北市府對於中央採購的AZ疫苗可說嗤之以鼻,陳佩琪醫師更曾在社群媒體上批評AZ疫苗有多項副作用,醫護人員都不願被施打等內容;但在疫情爆發後,柯文哲市長屢次針對疫苗議題向中央開砲怒稱「疫苗不足」、「配發進度慢」,對外放話說「台北市只剩下2瓶」,被打臉後又改口說是「衛生局裡面只剩下2瓶(分發到各醫院的不算)」,還痛批中央「不要玩文字、數字遊戲」。結果當各縣市多已施打完配給數量後,柯市長近日再被媒體提問施打進度時,柯文哲卻又自爆AZ疫苗尚餘6900劑,並且一貫地甩鍋推稱是有醫護在「觀望」其他廠牌疫苗,才拖累北市施打進度,並嗆各醫院「不打就繳庫」,前前後後說法反覆且互相矛盾,在在可見柯文哲只顧著利用疫情砲打中央,營造個人政治聲量,但做起事來卻荒腔走板。

北市醫藥公會聲明痛斥觀望說

究竟北市醫護是否確如柯市長所斥責地,正在「觀望」其他疫苗,單憑柯市長片面之詞實無從得知;若是北市醫護真的對AZ疫苗抱持懷疑態度,又何嘗不是北市府歷來多次「大鳴大放」表態不信任AZ疫苗所帶來的結果?更遑論北市府荒腔走板的疫苗施打政策,讓北市醫師及藥師公會紛紛發聲明痛斥,明明已替急需接種疫苗的基層診所醫護造冊完畢,卻遲遲等不到疫苗。此外,其他縣市如新北市和高雄市,早就規劃並開設好大型場館拚命施打,希望能在第一時間確保醫療人員的安全,讓市內防疫體系不致崩潰。反倒台北市作為一線防疫重鎮,在獲配疫苗至今,卻仍未開設大規模接種據點,這才是導致進度嚴重落後的主因。

早在議會就已被議員輪番砲轟疫苗施打進度不佳的柯文哲,如今又被爆出提供疫苗給特定診所,此診所甚至更罔顧中央政策,逕自對一般民眾施打,並且引發診所外為了疫苗而大排長龍的奇景。究竟是人性的淪喪,還是命運的糾葛?而北市府又要如何圓場呢?

診所罔顧中央政策,逕自對一般民眾施打,並且引發診所外為了疫苗而大排長龍的奇景。究竟是人性的淪喪,還是命運的糾葛?而北市府又要如何圓場呢?(本報記者攝)

6月9日記者會北市府沒有滅火

根據北市府當家敗戰處理投手黃珊珊副市長在6月9日的記者會中表示,台北市政府早在6/2已跟該診所簽約,6/7該診所更發聲明說應該讓診所基層醫護先施打,7日配了15瓶,8日又表示希望可以再多拿100瓶,總共115瓶,而稽查結果發現,第一批因大部分診所造冊的醫護人員都已經施打過,所以診所才分給基金會跟志工,第二批則「號稱」是全數給「志工」施打,共1113人。這些診所跟基金會的「志工人員」都是打公費;對於診所的違規行為,北市府將祭出重罰200萬並取消診所的特約資格。

應該繼續追問北市府的幾個問題

一個近一個小時的記者會,總結起來只說了這些空話:「有錯就道歉」、「我們很相信診所啊,誰知道診所會亂搞」、「我們現在掌握狀況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雖然柯文哲這次不再耍嘴皮子嗆「我做事就是這樣,高不高興隨便你」、「不然要抓去關了嗎」,然而北市府在這個記者會完全沒有回答的是:

一、 到底是北市府哪一個層級所做出的決策,拍板決定把疫苗分給診所?區區一個「股長」有此等權限嗎?又或者這是北市府要推出來背鍋的「二代目余文」?除此之外,為什麼只有北市府口中的「大型診所」才有配給?怎樣規模的診所才叫大型?又是誰來決定?公文的決行層級到哪?當然不可能是股長。

二、 好心肝診所在6/2至6/7總共取得了115瓶疫苗,總共可以給一千多個人施打,這絕對不是一個診所可以擁有的醫護人員數量,一家中型醫院可能都沒這麼多人。為什麼北市府可以眼睛不眨一下就把這麼多的疫苗給出去?是否跟好心肝診所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互信基礎才能「信任」到這種地步?配送後也未追究流向,等到東窗事發才後知後覺的追查跟開罰?

三、 好心肝診所在6月2日就已經自台北市政府取得疫苗,但其基金會執行長卻於6月6日呼籲台北政府開放基層診所可以施打疫苗。言下之意是,無論是好心肝診所或是台北市政府當前都是不開放診所對外施打疫苗的,且無論是好心肝診所或台北市政府都明知此事,但為何好心肝基金會一邊對外放話的同時,卻又早已自台北市政府取得可供千餘人施打的疫苗?

四、 一個診所為什麼敢無視中央跟市府第一線醫護人員對疫苗的迫切需求,直接把疫苗分配給「志工」進行接種?而且從該診所官網上也完全看不到開放志工施打疫苗的消息,究竟這一千多位所謂的「志工」是什麼身分,一間診所又為什麼會有一千多個志工?台北市政府對此完全沒有任何懷疑,也沒有取得所謂志工的名冊嗎?

五、 北市府是以好心肝診所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第29條第1項的中央預防接種規定,以同法第65條第3款裁處罰鍰最高額200萬元。這裁罰到底是做做樣子還是大刀闊斧,並非毫無疑問。因為好心肝「每一次」接種疫苗在不具施打資格者的身上時,便違反了一次《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仔細算算好心肝總共施打了上千次,既然「一行為一罰」,北市府要真有決心,應該要按次裁處好心肝的違法行為,罰鍰總額上看億元不是問題。北市府是否只是「重重舉起、輕輕放下」,值得細細玩味。

六、 柯文哲說過,「國家資源使用不當,也是一種貪污腐敗」、「貪污來自縱容,長官不可能不知情」。請問此次事件,是不是台北市政府的貪污腐敗?柯文哲是否不可能不知情?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許金川為柯文哲恩師,柯文哲更曾偕同柯爸與柯媽出席好心肝基金會的活動,請問柯文哲市府與好心肝間有無不正當的利益關係?是否也要一併送政風徹查?

6月9日以前,我國各縣市一到三類的前線人員還沒全數完成疫苗的施打,多拖一刻,風險就多一層。(本報資料照)

6月10日柯文哲緊急記者會解釋了什麼?

柯文哲在這場記者會說仍有6間診所一共拿了202瓶,並重複的說疫苗不夠。但這場記者會絲毫未解釋前述問題,只是不斷的推託、卸責。然而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會給好心肝診所115罐,為什麼好心肝診所一千多劑打在非造冊的「志工」上,北市府完全不知道,對此柯文哲都沒有回應,柯文哲沒有想要解決問題,只是想要逃避現在的政治風險跟咎責風暴。

有幾個問題在這場記者會上是更佳撲朔迷離的,其一是黃珊珊原本說6月2日專案核准診所可以取得疫苗,但根據北市府圖表,小禾馨診所在5月31日就取得了40瓶,這是為什麼? 其二是,柯文哲為了卸責胡扯CDC四月公文,結果愈補愈大洞。

柯文哲在記者會提出CDC四月公文,並說明這是台北市政府配發的依據。但柯文哲現在如果要把這個四月份的公文當救命符的話,姑且不論四月時跟現在疫情狀況的不同,請先看看公文寫了什麼。

公文上清楚記載配發給其他醫療院所的前提是:「若合約醫院疫苗庫存量過多,評估無法於效期內用畢」、「在衛生局人員協同下配送」、「疫苗調度以一次為限」。

因此,柯文哲要拿這個公文辯白時,必須回答以下幾個問題:

1.台北市合約醫院的疫苗存量有過多嗎?

2.給好心肝等診所的疫苗是效期快要到期的嗎?

3.公文說調度以一次為限,那為何好心肝至少拿到兩次?

關於上面三點,柯文哲如果是要主張台北市醫院的疫苗存量過多、效期內打不完,那先前怎麼又一直說中央疫苗給太少、台北市只剩下兩瓶?是否在說謊?而就算4月時疫苗真的過多好了,但台北市政府是在5月底、6月初疫情爆發、醫護都還在排隊打不到疫苗之際配給好心肝及小禾馨等診所,難道6月初的時候,台北市疫苗是存量過多的狀態?

又,台北市政府是否也應該說明,那些配給好心肝等診所的疫苗,效期是到什麼時候,有公文所稱「無法於效期內用畢」的情況嗎?如果有,那是否代表北市府在施打疫苗的規劃上有很大的問題,才會讓國內顯然不足的疫苗,竟然在台北市出現即將過期還打不完的狀況?

最後,北市府將疫苗配送小禾馨診所共5次,配送好心肝診所2次,也完全不符合這個公文的規定,因為公文上清楚記載「疫苗調度以一次為限」,柯文哲是否漏看了這幾個字,又該如何解釋?

以上在在可見北市府現在的目標是把政治責任、政治風暴推卸掉,希望拿4月份時空背景完全不同的公文,拿來扭曲解釋、合理化自己錯誤的作為。而於柯文哲開完記者會後,PTT上馬上將此說法「爆卦」,稱北市府將疫苗提供給好心肝等診所是依照中央公文的指示,並出現幾十篇的文章不斷想幫柯市府洗白,當然,這些支持柯文哲的全部都是「義勇軍」。

結論

北市府截至目前為止,仍有四萬多名一線的醫護人員未接種疫苗,他們時時刻刻暴露在染疫的危險之中,並且是為了守住我們瀕臨崩潰的疫情防線而努力。最近北市醫護人員掀起一股離職潮,或許已昭示我們的醫療體系近乎搖搖欲墜。台北市長屢次仗著過往的醫師身分,抗拒或嘲諷中央的防疫政策,陳佩琪更以台北市醫護代言人自居,認為任何批評她的人,就是批評認真抗議的全體醫護人員。但卻在柯文哲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多次發生決策錯誤或反應過慢,造成疫情遲遲無法趨緩。若是北市府不能給出上面那幾個問題的答案,對於第一線醫護的傷害、對於整體國民的不信任感,將會持續攀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