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鬼王來鬼扯》黑心回收罐頭:環保人士的三觀不碎也難

黑心食品問題實在太嚴重了。因此臺灣省衛生試驗所決定廣泛收集市售食品,全都拿回來驗驗看。化驗結果如同過往般,預期會驗出的都驗出了,而非預期的也通通被驗出了,實在是既驚喜又意外。

鬼王/文青別鬼扯

1955年爆發大規模的黑心醬油添加香港腳用藥水楊酸事件後,原先名不見經傳的「臺灣省衛生試驗所」因此突然聲名大噪。此單位雖小,卻深知民氣可用的道理。反而乘勝追擊,秉持著「萬物皆可驗」的行事風格。後來呢?後來就發現臺灣市面上一堆罐頭使用的都是二手回收罐所製造,以及許多食品均添加了吃死人不償命的工業色素事件。

當各位將雞排買好、板凳搬好前,我們就先來聊聊「臺灣省衛生試驗所」。

此單位成立於1946年,原先只是位於台北市青島東路上毫不起眼的小單位。若就衙門等級來論,它算隸屬於臺灣省政府下的三級單位。可悲的是,此單位已經夠小了,但它卻是當時臺灣唯一有設備與專業人員針對食品與藥物進行檢測的單位。

值得順道一提的是,臺灣省衛生試驗所的第一任所長許鴻源博士。此人出身於彰化望族,從小就對中醫深感興趣。但他長大後並未跑去跟老中醫學習針灸把脈這類玩意,而是前往日本東京帝國大學藥學系生藥科就讀。其後,他又於1959年獲取日本京都大學藥學博士學位。換句話說,人家搞的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但許博士則徹底顛覆傳統,他逆向玩西學為體、中學為用,直接學習西醫的藥理、藥劑與藥物化學,然後以此研究中藥。而許鴻源正是「順天堂」的創辦人,可說是臺灣推動「科學中藥」的先驅。

臺灣省衛生試驗所的第一任所長許鴻源博士,同時也是臺灣推動科學中藥的先驅。圖為許鴻源博士與其夫人,李梅樹繪製。(圖:李梅樹紀念館)

1946年臺灣省政府成立衛生試驗所時,許鴻源就被推薦擔任首任所長。以他的能耐搞搞檢驗工作,可說心有餘且力超足。黑心醬油風波後,他驚覺臺灣的黑心食品問題實在太嚴重了。因此決定廣泛收集市售食品,全都拿回來驗驗看。化驗結果如同過往般,預期會驗出的都驗出了,而非預期的也通通被驗出了,實在是既驚喜又意外。但如同過往,此事非同小可,一點也不能宣揚。且更重要的是,這些都只是隨便買來抽驗的樣品,數量太少,並非大規模的普查。若因少數壞份子而讓多數善類背鍋,確實有失公允。就在此時,一位日後影響臺灣食品工業發展甚鉅的神秘人物「李秀」出現了。

李秀大學時念的是農業化學,專長為食品加工。做為河北人的李秀,身材非常高大,年輕時就懷抱開發農業、幫助農村、救助農民的宏大理想。神妙的是,李秀眼中的「三農」還不是普通的三農,若說長江三角洲的農村或珠江三角洲的農民,他根本看不上。他嚮往的是協助「邊疆」地區的農業、農村與農民,這裡的邊疆是越偏遠越角落越好,最好是青海、西康、西藏的等級。對日抗戰結束後,李秀確實曾前往青海省玉樹服務,無奈當地官吏太腐敗,李秀待了一陣子後只好返回「中原」。準備重新找工作時,有次在學校看到臺灣有家鳳梨工廠的徵人啟事。他當時心想,抗戰結束收復臺灣,臺灣對中國來說非常遙遠,應該也算是所謂的「邊疆」,此人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於1948年初到了台南一家鳳梨工廠擔任廠長的職務。

李秀進入鳳梨工廠後,先後解決了許多罐頭封蓋、膨罐或病菌滋生的問題,同時也將自己相關研究成果寫成期刊論文發表,工作表現深受上級肯定。此外,廠長薪水每個月有800元,在1950年代是不低的待遇。而李秀的夫人又是高中國文老師,算是雙薪家庭,一家人生活可說非常滋潤。

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決定大力扶持被共產黨打退到臺灣的國民黨政權。此時美援開始源源不絕到來,原先於1948年在南京成立的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又復活了。就當農復會各項農業發展計畫在臺灣陸續開展時,他們深感食品加工對農業生產的重要性,亟需聘請食品加工專家。在學術期刊上仔細搜尋一遍後,發現李秀是深具實務經驗的人才。農復會的食糧肥料組組長Gleason因此風塵僕僕地前往台南,邀請李秀加入農復會。

面對農復會歪果仁高層的到訪,李秀當然受寵若驚。但李秀當時工作穩當、女兒剛生、家庭美滿,實在不想變動,因此Gleason先後到訪兩次,都被李秀婉拒。雖說老外應該不懂「三顧茅廬」這句成語,但Gleason仍不死心,決定第三次南下拜訪。而就在第三次會面兩人一來一往高來高去時,Gleason不經易地出了大絕:

Gleason:「你如果來農復會擔任技正,技正的月薪是每個月80美元。」

李秀:「OK,我答應你去農復會。」

大家要知道的是,整個1950至1980年代中期,台幣:美元的匯率都被固定在40:1的水準。也就是說,農復會開給李秀的薪水為每個月台幣3,200元,相當於他擔任廠長薪水的四倍!但凡李秀智商低於70、腦子被牛車碾過,才會拒絕這樣優渥的offer。

1955年7月1日李秀加入農復會,雖說他掛的是「食品加工技正」的職銜,但當時農復會根本沒有「食品加工組」,上層只好先把他放在「食糧肥料組」,1957年時則又轉調至「農村衛生組」。李秀當時就納悶,農村衛生組主要的工作教導農村居民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不要共用毛巾牙刷,嬰兒奶瓶該消毒,預防砂眼,男人記得戴保險套、女人記得裝樂普,這些與醫療健康相關的事項,他一個食品加工專家能幹啥?但既然是農村「衛生」組,他乾脆來研究食品加工的衛生問題吧。經過多方打探,李秀得知臺灣唯一能與食品加工衛生扯上邊的單位就是臺灣省衛生試驗所,他因此決定前往拜訪許鴻源所長。

許鴻源見到李秀後,彷彿草民晉見包青天、千里馬遇見伯樂般,立馬將自己私下的檢驗發現與辛酸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原來許所長發現,許多市售罐頭都出現生鏽腐蝕的現象,溶出大量的錫、鉛重金屬。以許鴻源的專業深知,重金屬對人體的肝臟會造成嚴重的傷害,且肝病又是臺灣的十大死因之一。但由於市售食品太多了,小小的臺灣省衛生試驗所一時間實在難以掌握危害的程度。

電影《搭錯車》中,由孫越飾演的啞叔自軍中退伍後,騎著三輪車在大街小巷內穿梭,以收破爛為生。(圖為電影《搭錯車》劇照)

許鴻源會如此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當時臺灣各縣市各鄉鎮可能都存在著或多或少的地下工廠,其中罐頭工廠又多集中於中部地區。李秀為了釐清罐頭為何會驗出大量的錫、鉛重金屬,還特別前往中部實地走訪這些地下罐頭工廠。但食安這檔事在臺灣永遠都差不多,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些地下工廠的環境、設備與衛生條件極其簡陋也就罷了,他們使用的空罐居然還是向收破爛的人買進的二手回收罐頭!

二手回收罐頭又是咋回事呢?早期臺灣曾有群人專門靠「收破爛」維生,他們每天都會騎著三輪車在大街小巷內穿梭,邊騎邊喊著:「酒矸倘賣無」。此時家家戶戶內若有破銅爛鐵廢紙,就會拿出來稱斤論兩賣。因此,許多家庭平日就會做好資源回收的工作,不管是舊報紙與廢書,壞掉的電器與吃完的空罐頭,都會分類整理收集好,等哪天收破爛的經過家門,再拿出來賣給收破爛的,賺點零花。而收破爛的再將花錢買來的垃圾重新整理,轉賣給上游的回收場,賺取差價利潤。

平心而論,收破爛雖不是多體面的工作,但這套資源回收機制運作的順暢度絕對屌打多數OL上班族的消化排便系統。對一般死老百姓來說,雖然賣破銅爛鐵廢紙只能賺幾塊錢而已,但給小孩子買些零食吃吃買瓶汽水喝喝,絕對綽綽有餘。由於這樣的系統提供了充分的誘因,政府學校於此情況下根本也就不需要刻意宣導環保回收的重要性,更不用整天哭喪著喊著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地球在哭泣,大家就會自動自發地做好資源回收。但1989年時臺灣第一位環保署長簡又新,估計他的大腦可能被外星人控制了,為了推動資源分類居然捨棄既有的撿破爛大軍不用,反而從荷蘭進口了巨無霸等級的回收箱放置在台北街頭,供市民投棄各類回收物,當時還將這些造型回收箱命名為「外星寶寶」。但外星寶寶成效不彰,不但讓自己從放在街上的巨型回收箱蛻變為巨型垃圾,還因此摧毀了既有的撿破爛大軍。1992年環保署終於承認失敗,將原先用來回收垃圾的外星寶寶全面回收。

壞的罐頭食物不能吃。(圖:作者提供)

回到正題。地下罐頭工廠買來一堆髒兮兮又生鏽的空罐頭後,會先將罐頭的罐緣切除,再用鹽酸、肥皂水清洗後,就直接拿來當空罐使用。整個回收再利用的過程就是如此樸實無華,一點也不矯情造作。現代一堆環保人士還得另外花錢購買環保餐具,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等於為此還開創了個新產業,說穿了並沒有達到節約資源的效果。若要討論資源回收再利用,這些地下罐頭工廠才是偉大的先驅哩。而當李秀質問衛生問題時,地下工廠相關人員則回答:「我們哪有外匯買馬口鐵皮,用廢罐可為國家節省外匯,何況罐頭還要加熱殺菌,衛生沒有問題的」。聽到這樣的回答,誰還敢說臺灣人不真誠?

既然臺灣多數食品都由地下工廠所生產,而地下工廠實際情況又如此樸實無華,看來不搞個全面性的調查實在說不過去了。農復會因此提供經費補助臺灣省衛生試驗所,自1958年2月份起分別在全省22個縣市各鄉鎮,以採樣方式,購買六大類(農產品、飲料、調味料、畜產品、水產品、糖果類)共28種食品,樣本數達874件。而抽驗的產品項目包括果實、糖漿、汽水、果實粉、食用油、醬菜、各種罐頭、太白粉、醬油、調味粉、香腸、肉脯、鮮乳、煉乳、魚丸條、魚乾物,和各種糖果等。

經過臺灣省衛生試驗所同仁六個月辛苦的加班趕工,化驗報告終於出爐。如同過往,檢驗結果又再次毫無懸念地驗出了一堆讓人既驚喜又意外的玩意:30%的碳酸飲料和26%的肉類加工品含有非法使用的防腐劑,78%的罐頭被驗出重金屬,54%的醬菜使用糖精,54%的味精添入「酒石酸鹽」。而各類型產品不符合衛生法規的比例也高得可怕,例如,醬菜罐頭不合格率達100%,肉類罐頭100%,麵條77.8%,鮮乳76.6%,糖果61.3%,蜜餞51.4%。而最受到社會大眾關注的則是色素的濫用,例如,67.24%的糖果被驗出使用不合規定的食用色素!

荒謬的是,臺灣一直存在極大的哈日群體,每天言必稱日本,討論到啥事都要拿日本當榜樣、總覺得日本都是對的,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沒想到的是,黑心商人使用色素的手法也跟日本如出一轍。

小朋友們不要太貪吃,以免吃到毒糖果。(圖:作者提供)

當時衛生試驗所長許鴻源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1955年日本的「國立衛生試驗所」曾大規模抽驗東京都內的1,521食品,其中被驗出含有禁用色素的比例高達36.9%。眾多被使用的非法色素中,以Auramine為最。Auramine中文翻譯為「金胺」,是種「二芳基甲烷螢光染料」,外觀為黃色粉末狀態,除可用於結核桿菌等抗酸性菌的塗片染色外,還能用來染蠶絲、腈綸與單寧等布料。Auramine在工業產品上是個好東西,但放進食物內卻是劇毒物。依據許所長的說法,白老鼠吃了20毫克(即0.02公克)的Auramine後,一小時內就立即投胎轉世了。但日本人拿如此劇毒的玩意做啥呢?醃~黃~蘿~蔔!!!!沒錯,就是我們平常吃便當時,店家常會放在香噴噴白米飯上的那片醃黃蘿蔔。1950年時日本千葉縣就曾發生24人因為吃下含有Auramine的醃黃蘿蔔後,出現頭痛、嘔吐、四肢麻痺的中毒事件,而苦命阿信的故鄉山形縣則有一人因此中毒死亡。至於臺灣部分,此次臺灣省衛生試驗所針對醃黃蘿蔔總共抽驗了9件樣品,全數都被驗出Auramine,中獎率百分百,真的是臺灣南波萬!

凸起來的罐頭一定要丟掉。(圖:作者提供)

既然驗出問題了,衙門還是得採取些行動才行。大家都說老狗變不出新把戲,但變不出新把戲的除了老狗以外,政府衙門也是如此。先前查獲黑心香港腳藥防腐劑醬油時,各地方政府就演起將醬油倒入河川海洋的戲碼,把淡水河搞成了黑龍江。如今政府查扣了一堆摻有毒色素的糖果,又該怎麼辦呢?糖果又不是液體,總不可能又倒進淡水河了吧?倘若你這樣思考,就表示腦洞開的還不夠。當時政府官員對淡水河的愛,還真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1959年2月19日下午14時30分整,台北市政府衛生院就將全市查扣的有毒糖果全數倒進了淡水河。倒完後市政府還發了新聞稿,請小朋友們以後不要太貪吃,以免吃到毒糖果。

白老鼠吃了20毫克的Auramine,一小時內就立即投胎轉世了。但日本人拿如此劇毒的玩意做醃黃蘿蔔。(圖:作者提供)

政府官員作秀倒醬油倒糖果是一回事,食用色素的法令問題還是得好好解決才行。原來臺灣省於1947年時曾公布過〈台灣省有毒性著色料取締規則〉,但此規則基本上只是將日據時代的法令翻譯成中文而已,且僅關注砒霜素等金屬物質的問題,色素部分倒是沒啥著墨,可說既簡陋又過時。因此,此次臺灣省衛生試驗所雖然驗出一堆所謂的「有毒」色素,但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法令可以起訴商家。而那些被取締查扣的商家內心也覺得OOXX,認為日本人就是這樣教的,法令也沒規定不准用,他們也不知道這些色素有多毒。有鑑於此,臺灣省政府只好開始草擬適應新時代要求的〈台灣省食用著色劑規格標準〉。好讓商家有所指引。但研擬過程中卻發現,日本允許使用的食用色素共24種,美國則為22種。臺灣究竟要比照日本辦理,還是跟著美國大叔的腳步呢?最後結果顯示,臺灣官員確實深諳中庸之道,我們允許使用的食用色素共計23種!自此臺灣食品加工業對食用色素的使用,才開始有了清楚的規範。

談完色素問題後,我們得回過頭講罐頭問題的後續。

農復會為了解決地下罐頭工廠問題,因此和罐頭工業同業公會合作,先編撰了「合格罐頭工廠名冊」,分送給全台共229個罐頭批發商與94個零售商,使其採購罐頭販售時有所依據。其次,農復會則下鄉輔導17個地下罐頭工廠,改善生產環境衛生與設備,使其成為合格的罐頭工廠。依據李秀的說法,從此臺灣市面就不再出現黑心地下工廠罐頭了。大家是否相信這段說法,鬼王不予置評,反正鬼王打死就是不信。倘若一項輔導計畫就能杜絕地下工廠,從此不使用回收廢罐,這就太高估商人的良心了。回收廢罐要失去吸引力,必定要等臺灣有能力自製馬口鐵、馬口鐵能充分廉價供應之時,而這也是1960年代中期以後的事情了。

罐頭生鏽腐蝕會溶出大量的錫、鉛重金屬,而重金屬對人體的肝臟會造成嚴重的傷害。(圖:網路)

相較於先前的黑心醬油查緝工作主要是由臺灣省衛生試驗所發動,此波針對全省28種食品的大規模抽驗行動可說是戰後農復會首次針對食安議題所採取的首次行動。由於農復會經費來源為美援,也算是半個帶有官方色彩的國際組織,所以還為此特地於1958年底召開了國際記者會,將新聞稿發佈給國際媒體,好讓美國老大哥知道,他們資助的農復會有好好幹事,努力幫他們建設反共堡壘。

萬萬沒想到的是,李秀在記者會上曾特別強調,78%被重金屬污染的「內銷」罐頭都來自鄉下的地下工廠,至於外銷罐頭都是檢驗合格的產品。但《路透社》記者因為遲到沒聽到這句話,會後就將書面資料做了條新聞轉發,搞到其他國家直接以為78%的臺灣罐頭食品不符合衛生規範,當時新加坡衛生部為此還查扣了從臺灣出口過去的鳳梨罐頭。由於鳳梨罐頭是早期臺灣出口賺取外匯的重要支柱,簡單的記者會變成國際事件,此事可說非同小可,搞到臺灣省農林廳檢驗局不得不出來解釋。

臺灣省農林廳檢驗局的說明雖然有點冗長,但大意就是:臺灣出口的罐頭都是檢驗合格的,請大家放100個心。至於那些地下工廠生產的黑心罐頭,都只有內銷,只有臺灣人才吃得到。安啦!

鬼王估計新加坡衛生部後來應該有聽進去這段話,並重新開放臺灣鳳梨罐頭進口。然後呢?

然後60年後臺灣出口新加坡的鮮食鳳梨就被當成黑心鳳梨全數下架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