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公共場所的安全誰把關?

王瑞琪

上週五我在捷運站絆了一跤,骨頭裂了,還移了位。後來緊急開了刀,除健保能涵蓋的範圍以外,其他部份負擔和自費項目林林總總花了約十萬元,不只荷包大失血,身心也飽受折磨。

事情是這樣的:上週五,我陪87歲的媽媽去亞東醫院看病,結束時送媽媽上了計程車,轉身進了亞東醫院捷運站,打算趕緊回家,沒想到就在我上完廁所要出來的時候,竟然在門口的階梯摔倒了!我發誓,我真的沒看見那張不起眼的「小心階梯」告示(會有那張告示顯然是不少人也在那兒跌倒過?);我也絕對想不到廁所門外竟然跟地面有十公分的段差(誰會低著頭走路呢?),我一腳踩空,就慘摔到了地上,當下右腳只是表皮擦傷,左腳踝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來,疼痛指數破表!

每天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出入捷運站,他們的安全該由誰負責、把關?(資料照)

骨科醫師說,以我六十幾歲的年紀,骨頭又移了位,想要它自然復原是不必指望了,反而會因此產生諸多後遺症。我聽了心裡更加害怕!每天在捷運站進出的人,比我年邁的長者(包括我的長輩和親人)比比皆是,如果他們因為這些設計不良的段差而摔傷了呢?豈不是比我的情形更加嚴重!

後來我的家人去找捷運站的人員了解情況,並聽到了捷運站的工作人員在第一時間確認旅客受傷程度時還記得按下的錄音紀錄,在旅客痛得七葷八素的時候,站長不忘詢問是不是沒注意到階梯,並且也錄到旅客回覆「對,我沒注意到那裡有階梯」這句話,於是在捷運公司出具的送診單中註明未注意階梯而跌倒,撇清責任的態度一覽無遺。

直到五天後、已經出院的現在,只要想到那個畫面:我坐在地上痛得哀嚎,捷運站的人員卻好整以暇地在一旁誘導式的問話、錄音,我心中就會燃起一把無名火!發生了這種事情,最重要的難道不是解決問題、避免將來有人再摔倒嗎?而不是害怕民眾追究責任甚或求償吧?可不要騙我這個段差不算什麼;試想,如果門後突然下降的十公分段差不會造成問題,為何所有捷運站的出入口都是一片平坦?反過來說,假如它是危險的,這樣掩耳盜鈴就能當作沒事嗎?每天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出入捷運站,他(她)們的安全該由誰負責?由誰來把關?

捷運站的工作人員說,因為當初建造的是捷運局,他們捷運公司只是負責營運管理,這種說法實在是太可笑了!如果公共場地有安全上的疑慮,負責建造的人固然有責任,難道負責管理的人就沒有責任?即便營造的人責任比較重,現在負責管理的捷運公司不能去改善嗎?那我們常年看到捷運站在進行出口和電扶梯維修工程,這又怎麼說?

總之,我的這件倒楣事讓我看見了許多以前沒想過的事。我非常希望所有的公共場所是安全無虞的無障礙空間,也在此呼籲捷運公司,盡快將所有廁所的段差填平吧!

(諮商心理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