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泰國政府所面臨的政經危機(二):未來前進黨解散

泰國總理巴育將軍從2月24日起,面臨反對派針對他所提出為期四天的不信任案質詢,最後雖然巴育總理與其他五位被質詢的官員順利獲得過半數的信任票,而免除了倒閣的危機,但巴育政府接下來所面臨的挑戰絕對不會少。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上一篇的專欄文中,我曾提及泰國巴育政府的佛系防疫政策,將讓泰國的疫情蒙上一層陰影。果不其然,從文章刊出的隔天(3月14日)起,泰國陸續出現大量的確診病例,也讓泰國政府的防疫政策被迫升級,於3月24日宣布全國將於3月26日至4月30日進入緊急狀態,一共16條相關措施包括:禁止進入危險區域、關閉有傳染風險的場所、關閉入境口岸、禁止集會、禁止散佈造成恐慌的消息、維持和平穩定的措施等。事實上,這段期間泰國政府除了要處理令人焦頭爛額的武漢肺炎之外,還面臨來自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解散所引發的政治風暴,或許巴育此時宣布的緊急命令可達一石二鳥之效。

2月21日下午三點,泰國憲法法庭宣判,未來前進黨與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之間有一筆1.91億泰銖的借貸關係,違反政黨法規定的資金來源,宣布未來前進黨即刻解散,該黨執委會成員十年不得從政,也不得成立新政黨,同時具有國會議員身份的11位執委會成員喪失議員資格,至於剩餘的65位黨籍國會議員,可於60天選擇加入新的政黨。正式宣告結束未來前進黨507天的短暫旅程。而在3月14日時,有55位前未來前進黨的議員宣布加入「長遠進步黨」(Move Forward Party),從該黨的標識與理念皆可以看出將延續未來前進黨的路線繼續前行。

未來前進黨解散判決一出,泰國社會輿論譁然,各大學紛紛展開串連式的抗議活動。(EPA)

雖然未來前進黨成立才兩年多,但在去年3月的大選頗有斬獲,一躍而成為第三大黨,並受到年輕人的喜愛。也因此判決一出時,造成泰國社會輿論譁然,各大學紛紛展開串連式的抗議活動,包括位於曼谷周邊的農業大學、泰國先皇技術學院、詩納卡寧威洛大學、朱拉隆功大學、法政大學、瑪希敦大學、曼谷大學、藝術大學,一路向外蔓延北部的清邁大學、湄州大學,以及東北部的孔敬大學、烏汶大學,總計有來自全泰國35所大學與高中的學生們喊出要巴育總理下台的口號。為了解決此一政治困境,泰國的高等教育部先於日前發佈命令,要求學生避免參加相關活動,以免造成武漢肺炎的擴散;而其後發佈的緊急命令,更是徹底熄滅了示威抗議的怒火。

解散未來前進黨一事不只在泰國造成輿論譁然,也引發美國政府高度重視,甚至不惜冒著干預內政的批評,罕見於判決隔天發表正式聲明,宣稱美國支持全世界的民主治理,並欣慰泰國於去年大選產生民主政府。美國並未支持泰國單一或特別政黨,但在去年大選中獲得六百多萬選票的未來前進黨遭解散,嚴重影響投票給該黨選民的權益,也將造成代表性不足的問題。

政黨被解散在泰國歷史上不是第一次,我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從中我們可以發現泰國民主政治將面臨雙重隱憂,首先是司法凌駕政治之上。泰國在1998年制定了第一部政黨法以來,憲法法庭一共解散了110個政黨,但在2007年以前所解散的多是因為技術性問題的小型政黨,而非政治問題的大型政黨。第一個因為政治問題而解散的主要政黨為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所屬的泰愛泰黨(Thai Rak Thai Party);從此之後解散政黨成為執政當局用來打擊異己的重要手段,後續因為政治問題而解散的主要政黨尙包括:2008年解散人民力量黨(People Power Party)、2019年解散泰衛國黨(Thai Raksa Chart Party),以及這次的未來前進黨,其中就有兩次發生在巴育執政期間。

2月21日泰國憲法法庭宣判,未來前進黨與黨魁塔納通之間的借貸關係,違反政黨法規定的資金來源,宣布未來前進黨即刻解散。(REUTERS)

2019年大選由於選制改變的關係,單一政黨若當選過多的選區席次,將會影響其政黨名單分配的席次,所以在該次選舉可以發現同一陣營會分出許多中型政黨,而為泰黨(Puea Thai Party)為了禮讓友好的泰衛國黨,並未在選區部分提滿350位候選人,只提了250位,預留空間給予泰衛國黨。但泰衛國黨將大公主烏汶叻(Ubolratana Mahidol)登記為總理候選人,而被憲法法庭於選前宣判泰衛國黨因為藐視君主立憲制而解散,該黨所提名之282位議員也失去參選資格,重挫了紅衫軍的士氣與政治實力。

巴育政府解散的第二個政黨則是這次的未來前進黨,未來前進黨在去年大選所喊出的政見就是終結軍方統治,並擄獲大量年輕族群與首投族的心,讓巴育政府「如鯁在喉,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後快」,選後即展開大規模的追殺,共面臨超過20件以上的法律案件,其中最荒謬的就屬該黨黨徽與神秘組織光明會(Illuminati)相似,而被指控意圖推翻泰國的君主制。但上述種種的罪名都無法宣判未來前進黨死刑,一直到憲法法庭出手,才終於除去巴育政府的心頭大患。

儘管未來前進黨表示塔納通提供的1.91億泰銖有合約顯示為借貸關係,並非不用償還。但憲法法庭還是表示這筆借貸款項所記的利息不合常理,認定為個人政治獻金,並超過一年1,000萬泰銖的規定,因此援引《政黨法》第92條判決未來前進黨收受不合法的政治獻金而解散。泰國在1997年遭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嚴重打擊,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當時金權政治(Money Politics)與密切不當的政商關係所導致,也因此1998年泰國制定了號稱最透明的人民力量憲法(People Power Constitution)以及政黨法等相關法律,然而當初立法旨意是希望透過嚴格的規定來規範正當的政商關係,卻沒想到反而成為往後當權者打擊異己的工具。

未來前進黨在去年大選所喊出的政見就是終結軍方統治,並擄獲大量年輕族群與首投族的心,讓巴育政府「如鯁在喉,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後快」,選後即展開大規模的追殺(REUTERS)

泰國所面臨的第二個隱憂就是對於政黨政治的傷害。根據政治學理論告訴我們,民主政治等同於政黨政治,現今的世界各國基本上都靠政黨來維持民主的正常運作。而政黨是由一群信念、態度與價值相同的人民,基於政治動機的驅使,希望可以達成某種政治目的所組成。其主要的功能除了組織政府與監督政府之外,更重要在於擔任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橋樑,而這項角色要能夠發揮就有賴於政黨的持續性,政黨的組織與社會基礎必須穩定,亦即是政黨不受到領導更迭、時間演進、議題變化等限制。但泰國政府多次任意解散政黨,政治人物隨意轉換政黨,政黨也隨之改頭換面再出發,造成政黨的變遷不穩定,嚴重傷害政黨的正常運作,間接解釋了泰國這幾年的民主困境。

當2007年泰愛泰黨被宣判解散後,所屬的政治人物找上1998年成立的人民力量黨借殼上市,同樣這次未來前進黨解散,該黨的政治人物也迅速找到2014年成立的小黨泰國聯合發展黨(Ruam Pattana Chart Thai Party),並更換招牌。政黨政治的可貴之處在於經過穩定的發展,累積民眾對於該黨政治主張、價值目標、意識形態的認同,從而支持該黨在民主政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如果今天政黨可以隨意更換招牌更換人馬更換理念的話,試問對於原先支持該黨的民眾來說情何以堪?選民又怎能期待如此政黨對民主政治做出貢獻?

泰國總理巴育將軍從2月24日起,面臨反對派針對他所提出為期四天的不信任案質詢,最後雖然巴育總理與其他五位被質詢的官員順利獲得過半數的信任票,而免除了倒閣的危機,但巴育政府接下來所面臨的挑戰絕對不會少。根據自由之家的調查,泰國在2014年政變發生當年是屬於部分自由的國家,之後五年皆倒退至不自由,一直到2020年因為前一年舉行大選的關係,再度回到部分自由國家的行列。然而2月21日的解散未來前進黨的判決,以及3月24日發佈的緊急命令預料又會將抑制泰國好不容易重新萌芽的民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