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東帝汶在新型冠狀病毒防疫上的政策實踐與外交意涵

僅管目前在世衛組織和鄰近大國的加持和政府本身的努力下,東帝汶在新冠病毒的防疫和管制上的表現以結果論而言似乎優於其他鄰近國家。然而,和許多東南亞發展中國家一樣,長期防疫上結構性隱憂仍然存在,例如,在鄉鎮偏遠地區醫護人員和設備的匱乏,新冠病毒相關知識在非首都地區的不普及,以及水資源和衛生設備的欠缺等。另外,由於中、東兩國人民透過外交和非外交途徑密切往來,東國政府能否做到對中國旅客出入境的確實管控仍舊存疑。近期國家總預算在國會的不通過,以及國會改組更是讓這些存在的防疫困境雪上加霜。

陳麗劦/東帝汶國立大學政治系客座教授

國家簡介

東帝汶(提頓語名為Timor-Leste,英文名為East Timor)民主共和國在1999年脫離印尼公投獨立建國,不但是東南亞最年輕的國家之一,同時也是聯合國第一個成功全面扶持自治的國家,迄今自治已20年。東帝汶位於帝汶島, 四面環海 ,相鄰印尼西帝汶與澳洲。

全國人口約有1.2百萬,25歲以下人口約佔全國60%。語言上,葡萄牙語和提頓語(Tetum)為主要官方語言。宗教上,90%以上人口信仰天主教。經濟上,東國以石油維繫經濟命脈,但大多數人民以小農生產為主,國內唯一的製造業是位於首都帝力近郊的海尼根啤酒工廠,貿易進口成長遠大於出口。即使獨立以來面臨許多治理上的挑戰, 東帝汶並未如外界所預期,在2012年聯合國維和部隊撤退之後分崩瓦解。

在許多大國如日本、中國、韓國、歐盟的援助項目進入,以及聯合國相關組織的幫助下,東國自治並未停擺,反而按時進行和平民主選舉與政黨輪替,並啟動港口、道路、機場、橋樑等各項重大基礎建設,以持續推動經濟發展和政社穩定為目標。

東帝汶在1999年脫離印尼公投獨立建國,不但是東南亞最年輕的國家之一,同時也是聯合國第一個成功全面扶持自治的國家。圖為東帝汶首都帝力街景。(https://www.wanderingearl.com/)

東帝汶防疫現況

和許多鄰近國家一樣,東帝汶政府對於源自中國武漢但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戒慎恐懼。在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幫助下,東國近期密集舉行一系列研討會,以對媒體、宗教組織、非政府組織、醫護人員、國際發展伙伴、政府部會和使館宣導關於新冠病毒和防疫的正確知識。此外,為了加強防疫和宣導,更在帝力國際機場設置體熱偵測系統、加強駐派機場醫護人員收集健康狀況申報卡、把關入境旅客的健康體癥並隨時回報可疑案例。截至目前(2月27日),境內確診案例為0。

防疫政策的反覆不定

和鄰近數國強硬政策不同的是(例如印尼和新加坡宣布中國公民和過去14天過境中國的旅客不得入境 ),東國對於外籍旅客,特別是中國公民,政策立場反覆。2月3日,東國機場行政署署長發佈警告函給機場各單位,通知各單位需協調落實不許中國公民入境的新政策。但2月4日又突然解禁一天,允許中國籍旅客可以入境。

2月5日,內政部(Ministerio do Interior)移民署(Servisu Migrasaun)署長Agostinho da Silva Gomes出面澄清,此命令並非如字面上解讀為禁止中國公民入境東土,而是面對新型冠狀肺炎,在中國和鄰近各國所造成的重大疫情,東國須最大程度管制由中國武漢返回入境東土的旅客,以避免病毒進入東國,造成對當地人民健康上的危害。

東國對於外籍旅客,特別是中國公民,政策立場反覆。於2月3日,通知各單位需協調落實不許中國公民入境的新政策。但2月4日又突然解禁一天,允許中國籍旅客可以入境。(http://www.asianews.it/)

有趣的是,在2月5號發表的新聞稿中,東國政府特別強調此命令並非是要禁止中國公民入境,而只是命令解釋上的錯誤。同日,東國部長會議通過暫時方案限制外籍公民入境,禁令再起。雖然根據此條款,在過去四週曾經進出或過境中國,以及進出或過境中國湖北的外籍公民,需檢附國際承認之醫療機構所出具附有本人照片之健檢報告,方有可能入境。但是,實際上的判准但由海關人員決定。東國此舉雖不明文完全禁止外籍旅客—特別中國旅客—的入境,但也使近來入境觀光人數大減。

因疫情而得到強化的東中雙邊關係

東國在管制疫情與移民政策上的反覆態度,反映出東國政府雖有意加強防疫,但也不外乎是政治考量下的結果—其很大程度受制於東中緊密的雙邊外交關係。兩國長期以來的合作友好關係除了體現在數項囊括貿易、農業、教育文化、健康、水利灌溉、交通等國際發展項目中,在此次新冠病毒的影響下更是再次得到了加強。

事實上,自2004年中國派遣第一支中國援東醫療隊(Chinese medical team)至東帝汶,至今已有十六年歷史,前後共派駐了一百多位醫護人員,並捐贈相關醫療設備與器材給當地醫院。2月1日,中國駐東大使、世衛組織和聯合國駐地協調員三方會面以討論各機構如何能提供東國政府支持以緩解新冠病毒可能帶來的衝擊。而東國政府面對目前中國艱鉅的防疫工作和嚴重疫情,更是回應以力挺。在2月4日,東帝汶國會更進行投票,以52 票贊成,0票棄權,0票反對的決議結果,全數通過聲援中國防疫新冠病毒的疫情議案。國會副議長Maria Angelina Lopez Sarmento和民主黨(PD)主席Mariano Assanami Sabino先後表態東中長期以來的合作友好關係,並向中國人民表示慰問。此一投票結果不但顯示國會各黨派對中國防疫的全力支持,同時更是對東中人民的信心喊話。

僅管目前在世衛組織和鄰近大國的加持和政府本身的努力下,東帝汶在新冠病毒的防疫和管制上的表現以結果論而言似乎優於其他鄰近國家。然而,和許多東南亞發展中國家一樣,長期防疫上結構性隱憂仍然存在(UN)

從疫情看東國與週邊國家關係

此次東國對冠狀病毒疫情的回應和表態,除了顯示出中國在東國政治乃至健康領域的高度滲透,更是突顯東帝汶作為小國和鄰近大國不可避免的高度依存關係。2月5日,東國外交部部長宣布,在中國武漢境內的17名東國留學生已在紐國幫助下撤出, 並前往紐西蘭奧克蘭醫院檢驗與為期兩週的觀察。

為此,東國對援助的紐國表示感激。2月21日,所有東國留學生已搭乘城市航空平安抵達國門,並將與其家人團聚。東國政府格外呼籲,希望國人不要因新冠病毒所造成的疫情而歧視這些留學生。東國政府並再次對授權東國留學生離開封城武漢的中國和提供交通運輸和檢疫的紐國政府表示感謝。此外,前健康部長、現任東帝汶紅十字會(Red Cross of East Timor/Cruz Vermelha de Timor Leste)總理Madalena Hanjam 更盛讚因印尼和澳洲防疫工作確實,因此病毒無法進入東國。

事實上,17名留學生撤中事件除了彰顯著小國在國際健康和傳染病政策上對大國的高度依賴,也顯示出中對東長期存在的文化軟實力。這群留學生僅是東帝汶留中學生的冰山一角。事實上,自2006迄今,中國政府已提供獎學金資助2百多餘東帝汶學生赴中就讀。此外,中國政府更在東帝汶國立大學(Universidade Nacional Timor Lorosa'e)設立中國大使獎學金,為兩國合作和未來孔子學院初期奠基。

未來防疫的挑戰與出路

僅管目前在世衛組織和鄰近大國的加持和政府本身的努力下,東帝汶在新冠病毒的防疫和管制上的表現以結果論而言似乎優於其他鄰近國家(0件確診案例)。然而,和許多東南亞發展中國家一樣,長期防疫上結構性隱憂仍然存在,例如,在鄉鎮偏遠地區醫護人員和設備的匱乏,新冠病毒相關知識在非首都地區的不普及,以及水資源和衛生設備的欠缺等。

另外,由於中、東兩國人民透過外交和非外交途徑密切往來,東國政府能否做到對中國旅客出入境的確實管控仍舊存疑。近期國家總預算在國會的不通過,以及國會改組更是讓這些存在的防疫困境雪上加霜。不可忽視的是,這些潛在因素都可能導致防疫漏洞的隨時出現。

未來,東國政府面臨的治理上的挑戰,除了思考如何有效協調與各國和各層級組織間的意見和合作並作出迅速回應外,更需努力思索,何以在現有框架下加強本身政策實踐的自主性和能力,以追求健康治理的永續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