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泰國政府當前面臨的政經危機(一):佛系防疫

泰國這次防疫所出現的問題,大致上可分為遠由與近因。在遠由方面可以說是巴育政府一直以來的親中立場所導致;在近因方面,則可分為政府與民間兩個方面來談,政府方面歸咎於非專業指揮紊亂,政策朝令夕改,讓大家無所適從;民間方面則是相關產業的轉型速度過慢,以致於在危機突然發生時,無法因應。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根據泰國宣律實大學(Suan Dusit University)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巴育政府2月份的政治指數跌至3.76歷史新低點,其中民眾最希望政府改善方面,有33.17%表示是經濟民生問題;21.91%表示是政治人物的道德規範;19.95%則是希望加強武漢肺炎的防制;16.03%則是希望政府尊重民主。從上面的調查可以顯示,目前泰國民眾對於巴育政府執政最不滿可分為兩方面,分別是因為武漢肺炎更進一步惡化的經濟民生,以及因為解散未來前進黨而倒退的政治民主等。在這篇專欄文章中,我將首先分析泰國政府與民間在此次武漢肺炎防疫工作上所出現的問題。

泰國一直是中國民眾出境遊人數最多的國家,也是農曆新年期間中客出遊首選。根據中國媒體提供的數據顯示,從12月30日到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共有26,674名武漢居民搭乘航班前往泰國旅遊,包括:蘇凡納布機場11,558名、廊曼機場9,000名,以及普吉機場6,116名。因此早在1月13日時,泰國就出現中國以外的第一例海外確診病例,雖然截至3月12日為止,泰國的確診病例來到70例,增加的幅度遠比不上韓國、義大利、伊朗、德國等國。但事實上,在泰國國內也面臨到觀光業重挫、口罩荒、入境管制等問題。

而我認為泰國這次防疫所出現的上述問題,大致上可分為遠由與近因。在遠由方面可以說是巴育政府一直以來的親中立場所導致;在近因方面,則可分為政府與民間兩個方面來談,政府方面歸咎於非專業指揮紊亂,政策朝令夕改,讓大家無所適從;民間方面則是相關產業的轉型速度過慢,以致於在危機突然發生時,無法因應。

截至3月12日為止,泰國的確診病例來到70例,增加的幅度遠比不上韓國、義大利、伊朗、德國等國。但事實上,在泰國國內也面臨到觀光業重挫、口罩荒、入境管制等問題。(AP)

巴育政府一直以來的親中立場

巴育總理從2014年發動軍事政變上台後,中泰兩國越走越近,雖然泰國在中泰友好的有利條件下賺進大量中客財,但「中泰一家親」也使得泰國政府在此次防疫政策上動輒得咎。先前曾提及在武漢封城之前,大約有2萬多名的武漢居民入境泰國,在武漢封城之後,許多國家皆採取禁止來自中國或其他疫區民眾入境的措施,並要求已經入境的相關人士儘速出境,以及斷航等強硬措施,以保障本國民眾的安全。但泰國政府一方面佛心延長不願回國的中客居留,一方面也並未限制中國民眾入境泰國,停飛中國航班。也因此仍然可以看見中國遊客入境泰國旅遊,大大增加泰國受到武漢肺炎侵襲風險。

同時由於武漢肺炎蔓延,導致全球觀光業蕭條,一年有一千萬名左右中客造訪(約佔泰國全部觀光客人數的27.6%)的泰國更是首當其衝。根據媒體報導,今年2月1日至9日期間,造訪泰國的國外遊客人數比去年同期減少43.4%,其中中客人數下跌更高達86.6%,顯見情況之惡化。但泰國政府為了挽救本國的觀光業,觀光和體育部竟然在第一時間考慮要在潑水節期間給予中國民眾免簽證,打算再度引進中客來挽救泰國的觀光,如此「請鬼開藥單、要錢不要命」的政策,也讓大家對於泰國的疫情感到憂心。

非專業指揮防疫導致紊亂

2月3日至2月10日期間,我前往泰國曼谷與清邁訪視在當地實習的學生。當時大眾運輸工具上大約90%的乘客都戴上口罩(除了少數鐵齒的歐美人士),可見口罩需求量極大。但我不管在7-11、屈臣氏、Boots或是鄉間藥局小店完全買不到口罩,唯一的機會就是觀光客聚集之處會有小販兜售,但除了售價高之外,也沒有任何的貨源證明,深怕多花了錢還買到二手口罩,當了冤大頭。在民怨不斷升高之下,泰國政府拖到2月20日才公告禁止口罩出口,但先前已經有許多中國人高價搶購相當多的口罩,一箱一箱從曼谷寄回中國。雖然政府隨後又宣布從3月8日起,醫療用口罩一片的售價不得超過2.5泰銖,希望可以解決發國難財的問題,但一般市場上依舊是買不到口罩,就算有也不是一片2.5泰銖的價格。

巴育總理從2014年發動軍事政變上台後,中泰兩國越走越近,雖然泰國在中泰友好的有利條件下賺進大量中客財,但「中泰一家親」也使得泰國政府在此次防疫政策上動輒得咎。(EPA)

口罩等醫療物資管制慢半拍,在入境管制方面也因為非專業領導綁手綁腳。事實上,泰國負責公共衛生的最高首長是副總理兼公共衛生部長Anutin Charnvirakul,其本身過去從事營造業,之所以被委以公衛重任,主因是其所領導的泰自豪黨,在大選時喊出專業用途大麻合法化,以增加農民收入的政見,並在大選後加入執政聯盟,因而被巴育總理任命為副總理兼公共衛生部長,以實現其大麻合法化政見。但也由於Anutin不具有公衛背景,不難理解此次泰國政府防疫政策的紊亂。

在輿論壓力之下,Anutin在3月3日於其個人臉書貼出一份公告,表示從日本、泰國、南韓、中國(包含香港與澳門)、台灣、法國、新加坡、義大利與伊朗等國入境的所有人,需要自我隔離14天。但這臉書貼文一出引發爭議,Anutin也很快的刪除貼文,甚至關閉臉書帳號(唯一慶幸的是在這份公告中台灣並未當成是中國的一部分)。相關官員5號時表示不會強制要求旅客隔離,目前只是將中國(包含港澳)、韓國、義大利與伊朗等列為危險國家,建議來自上述國家的入境人士自我隔離。但Anutin7號接受訪問時又表示,來自上述危險國家的旅客,在登機前必須出示醫生開具的健康證明書,入境泰國後一律強制隔離14天。到了11日,泰國官方又宣布取消包含台灣、中國、印度等19個國家的落地簽,同時取消義大利、韓國與香港的免簽,上述三地民眾如要赴泰必須到泰國大使館申請簽證並附上醫師診斷書。

泰國入境管制政策的反覆已經造成許多旅客的困擾,紛紛取消或延後前往泰國的行程,也進一步傷害了泰國原本已經受損的觀光業。

泰國負責公共衛生的最高首長是副總理兼公共衛生部長Anutin Charnvirakul,其本身過去從事營造業,之所以被委以公衛重任,主因是其所領導的泰自豪黨,在大選時喊出專業用途大麻合法化,以增加農民收入的政見。(EPA)

民間企業轉型過慢

泰國觀光業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在此次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之下完全暴露出來,以我之前合作的實習廠商「XX珠寶集團」為例,該集團在過去完全依賴中國團客所建立起來的一條龍商業模式,集團旗下企業包括:遊覽車、旅館、珠寶、橡膠製品、皮件、銀飾、蛇藥等,透過類似博物館模式進行產品宣傳,然後聘用大量熟悉中文的泰國人擔任銷售員。中客一下機之後,就由該公司的遊覽車載往價格高昂的珠寶店與皮件店進行購物(因為剛落地荷包滿滿),入住集團旅館,接著前往芭達雅旅遊並參觀橡膠工廠與銀飾店,最後返回曼谷參觀蛇園購買蛇藥,然後結束這趟旅程送機,完美的操作手法令人嘆為觀止。

2017年我送了實習生到該集團,原先該集團希望我送出約50-60位實習生,但因為第一次合作,只謹慎送出四位實習生前往。每天該集團每個營業場所有接不完的中客,一家公司接待約兩百團的中客,但在武漢肺炎之後,一天剩不到一百人,所以該集團決定從2月14日起開始放有薪假,希望能夠減少開門的營業損失。該集團先前也試圖想要開拓其他客源,包括俄羅斯、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泰國國內遊客等,但在中客源源不絕的情況下,危機感並未產生,也讓轉型計畫並未積極進行,這次危機一發生讓集團措手不及,損失慘重。

泰國此次防疫政策失序慢半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巴育政府親中立場,對於相關防疫政策動輒得咎,加上Anutin不具備公衛背景,反應慢半拍且政策反覆不定,以及民間企業對於轉型需求不強所導致。另外,巴育政府同時間還面臨國會的不信任案質詢,以及未來前進黨解散後所引發的大學抗議事件等,也使得政府部門無法全力進行防疫規劃,這部分將在下篇專欄文章中進行分析。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