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博硯「說」法》敵我意識不清的退役高階將領才是軍紀隱憂

吳斯懷委員之所以有如此大的爭議,正在於他退伍前強調要愛國,退伍後卻參加對岸的活動,並且在對岸演奏國歌時起立致敬、全程聆聽習近平談話,這種做法絕對是敵我不分。前陣子吳斯懷委員竟然不認為中共軍機繞台是挑釁,這種認不清敵我的表現,難怪會被人認為是叛亂。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據報載,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也是陸軍前副司令的吳斯懷先生在立法院質詢行政院長蘇貞昌與國防部時表示:「軍審法被廢除、凍結以來,部隊軍紀敗壞,造成國家安全崩解,建議國防部考量恢復軍審法」。並指出「有很多無罪、緩刑,最離譜就是東引士兵跑回台灣給女友過生日,最後判他沒有逃亡犯意、沒事,這要基層營連長怎麼管理部隊?」

然而筆者以東引、逃亡等關鍵字查詢司法資料,並無查詢到該案例,亦無從了解該案件的梗概。不過,司法判決本身就得供批判,也不是每個判決都無可質疑,只是批判時必須要講出個道理來,單純只說很多案件無罪、緩刑,外界很難去理解到底司法機關是如何處理軍法案件。

軍法制度在洪案之後改制,但改制不代表沒有軍法,只是軍事審判在承平時期是由司法機關來負責,使用的還是相同的法律,主要是《陸海空軍刑法》的規範。因此,「沒有軍法」是錯誤認知。無論是以前的軍法院還是現在的地方法院審理,都必須依據法律來認事用法,吳斯懷委員所謂嚴格的軍法,恐怕是把威權時期統治者利用軍法制度箝制民眾的情形做了過度腦補,如果軍法真如吳斯懷委員所講的這麼厲害,可以關好關滿,恐怕造成的冤獄將會更多,相信這絕對對改制前的軍法院的錯誤認知。

吳斯懷委員在這些荒腔走板的演出後竟然還能居於廟堂之上,大談軍紀問題,才是我國軍紀的最大隱憂。(圖:本報資料照)

那麼,到底改制之後,我們的軍紀有沒有變壞?不妨從數字來做檢視。事實上,每年違反《陸海空軍刑法》的案件數約莫一百多件,依據司法院的統計年報,地方法院第一審審結案件違反《陸海空軍刑法》的案件,自104年到107年的統計資料,分別是108件、120件、145件與128件,這數字尚不包含簡易處刑的部分。就前述資料來看,改制時所移交的案件數,是超過此一數字的,但隨著役期的縮短,目前每年互有上下的數字並看不出趨勢到底是往前還是往後走,也就是無法從數字中看出軍紀到底是變好還是變壞,但對照每年的刑事案件,違反《陸海空軍刑法》的案件數量可說很少。

絕大部分的軍法問題幾乎是酒駕、吸毒或不假離營等案件,然而,軍紀上所面對的最大問題,其實是高階軍官敵我意識不明,在部隊服役期間告訴大家要效忠國家,但退伍後卻從事截然不同的行為。這幾年來共諜案層出不窮,許多退伍軍人被對岸吸收後,反過來找自己以前的部屬同僚刺探軍情,這種案例已經不是單一個案。

吳斯懷委員之所以有如此大的爭議,正在於他退伍前強調要愛國,退伍後卻參加對岸的活動,並且在對岸演奏國歌時起立致敬、全程聆聽習近平談話,這種做法絕對是敵我不分。雖以交流為名。但所謂的交流絕對不是去參加人家場子的活動,向人家的國旗、領袖致敬,自貶國格。在兩岸正常的交流活動中,對方主辦單位不會瞎到要台灣人去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這樣的活動,不要說算不上交流,就連統戰都稱不上。再加上前陣子吳斯懷委員竟然不認為中共軍機繞台是挑釁,這種認不清敵我的表現,難怪會被人認為是叛亂。

吳斯懷委員在這些荒腔走板的演出後竟然還能居於廟堂之上,大談軍紀問題,我想這才是我國軍紀的最大隱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