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芭樂人類學》如何填志願卡 選擇冷門科系的愛與勇氣

你讀書如果不能帶來黃金屋,就會被家族親戚圍剿,你填的科系如果「賽質」不夠高,人們會質疑你這是何苦。但為了要獲得更多「賽」而開始讀一大堆自己不愛的、使你個人感覺異化的東西,就有比較不苦嗎?所以,到底如何填志願卡呢?

◎左拉

哇,芭樂電台竟然派我來出外景,真是太開心了!而且啊,還是來到這個神秘的島國—娜威夷亞特(Nawiat,以下簡稱娜國)!這是另外一個全世界只有人類學家知道在哪的地方,正如同Nacirema族人的神秘居住地一般。

說來也是個巧合,多年來我默默地長期關注娜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感受到這個島國的與眾不同,尤其是他們教育孩子的方式。今日節目時間有限,我想從兩件事情簡單介紹這個島嶼國家的民族性情:所有娜國人必須遵守的U好教與賽主義(稍後說明),以及開始正式入教前,幼童主動要求學習駕駛的訓練。

先從幼童主動要求受訓說起。娜國的社會觀察員酋大右耳氏毓芬子(2006)曾精準地如此評論:

這是個發展快速,人人害怕落伍與沒有一技之長的社會。孩童仍處牙牙學語階段,便開始學習駕駛車輛甚至開飛機的技巧。因教學場所不同,有些強調適性發展的機構,會讓小孩自己選擇他們有興趣的領域;而有些單位強調回歸自然,在課程中會安排小孩與動物接觸,並授予他們馴服一匹馬、一隻老鷹,甚至一頭大象的技巧。

然而,仍有些兒童無法順利進入教學現場,也許他們在與家長協商的過程中出了問題,使家長不願資助孩童實現他們短期夢想的機會。兒童常以失控的淚水與近乎瘋狂的咆哮,無視旁人的目光,控訴家長未順其心意。

由於課程的設計相當精良,除非有很特殊的情況,孩童幾乎不會受傷。而且,這種訓練會上癮,使得專家們多年來不斷討論這是否構成一種成癮現象,並使得孩童對過於一般的交通工具感到沒興趣。

如果說駕駛訓練是順著孩子的意願的教育,那麼接下來的U好教育,可說是順著大人們的意願的教育。在此,身為人類學者,我們不能以我族中心主義來批評U好教。但是,當身在娜國U好教裡頭的人,也非常不滿意教內幾十年來的大規模、非少數例外的不健康發展時,情況就有些不同了。經年的閱讀娜國的餘百本民族誌、當地的社會觀察員紛紛指出娜國多年不改的惡習,問題在於教育的意識形態。

首先,U好教可以說是娜國人一生的生活準則與終極文化價值。沒有了這個文化價值,一個人可能會被質疑不配做一個娜國島民。在遠古傳說中,U好教的最終修行成果,可以讓一個平凡人變成君王,甚至可以治療人類疾病、改變自然生態結構。

除此之外,百年餘來,娜國島上又興起了賽信仰(Scimonoce 賽牟諾斯 ,以下簡稱賽主義),這股信仰潮流不但與U好教互不相斥、甚至相輔相成、同進同出。在今日的娜國島上,不論是有權有勢或身無分文的島民,大多數都是兩個宗教的忠實信徒,即便他們對於賽主義成為宗教系統的形成過程所知甚少,卻仍然相信其有著不可質疑的神聖力量。

由於娜國幾百年來都是宗教綜攝主義的實踐者,其宗教系統的崇拜對象不具有一種排他傾向,有時會給外人一種來者不拒、多多益善的錯覺。不過這僅僅是一種錯覺。娜國島人內心深層的靈魂,仍然是由U好教一種神秘而難以理解的道德意識貫穿。在娜國,U好教義是人們自我要求、日日反省的精神所在,是許多人一生奮鬥的核心。只是,U好教最終修行成果的門檻非常之高,幾乎沒有人敢自稱精通教義與實踐。娜國島上的電視新聞,除了對於犯罪之撻伐非常著迷之外,對於觸犯U好教教義者的犯人,更是常以人神共憤來稱之。賽修行主義的興起,其實只是一種確保人們可以達成U好教的基本修行資格的一種修煉方法,外衣是賽主義,靈魂卻仍是U好教。

如果U好教很難被外人理解,那麼或許賽主義的實踐比較容易被掌握?娜國的社會觀察員口一口氏孟興郎針對賽主義崇拜的分析,很值得參考:

娜國島的賽主義崇拜,有著極為深刻的社會意義。崇拜系統中,有一重要的角色稱為「聖傳師」,專門教導人崇拜賽。島民普遍認為,獲得越多賽力量的人,社會地位就會越高。雖然崇拜賽可以獲得精神力量,但賽之神有自己的意志,會揀選崇拜者,賦予他們強度不一的精神力量。這種精神力量獲得的多寡,可由兩種方式檢視,一是經過聖傳師的考核,二是崇拜者言行散發出賽的氣質而得知。因此,賽是一種令島民又愛又恨的東西,每個人都想得到這樣的力量,但又對於賽之神的揀選感到不公或無能為力。

孩子大概從六七歲起,就開始接受各種U好教與賽主義的觀念。不論是在學校,或是回到家裡,若能時常顯現出自己的「賽之力」,同儕、家長、親戚們便會刮目相看,認為這個孩子將來很有可能有實踐U好教的本事。

到了中學,乃至大學階段,娜國社會對於賽主義的崇拜只是有增無減。一百多年來,他們所學習的學科,是根據該學科被政府機關所認可的「賽質」來決定其價值。賽質越高的學科與系所,就是家長會逼迫孩子們、乃至孩子們自己也深深覺得應該要在「志願卡」填寫的科系們。如果孩子對於賽質較低的學科有興趣,總是會被所有長輩聯合起來圍剿、告訴她或他這樣是違背U好教教義的、未來也不可能好好實踐U好教,可以說是替自己的人生自掘墳墓、未來將是死路一條。

由於這個畫面太過熟悉,覺得有點感傷,我取消了與其他社會觀察員的不結構訪談,收拾行囊,翌日就回台灣了。

***

回到台灣後,我心裡一直很沉重,覺得不論是在娜國,或是在台灣,都覺得填志願卡這件事情,其實一點都不志願。

為了解悶,我找了幾位芭樂農友來聊聊,尤其是聊聊當初他們是怎麼填志願卡的,順便聊聊他們後來怎麼栽入人類學的(看是一頭栽,慢慢栽,還是陰錯陽差栽?)

訪問了幾位原來不是讀人類學後來卻成走上人類學的農友,以及兩位一路都是讀人類學的農友(包含我自己)。就先從數學系讀不下去的農友F開始吧。

Z:妳覺得數學系跟數研所最讓你不能忍受的是什麼?
F:可以都不需要和人接觸。

The End

Z:你大學為什麼填心理系啊
J:因為我理科很厲害,唸了理組(其實文科也很可以, 但那個時代...你知道的)。 到高三時,應該骨子裡知道自己想要比較寬廣的想像、對世界還有很多疑問。所以堅持讀了三類組裡比較社會科學的心理學。
Z:聽說你舅舅聽到你要轉行人類學,有特殊的反應?
J:他是當時唯一支持跟鼓勵我這麼做的家人。(一大家族人關係都很緊密的意思。)爸爸媽媽不反對,但也擔心。只有他問我:「人類學是什麼?你為什麼要學人類學?學人類學將來對社會會不會有貢獻?有什麼貢獻?」然後他鼓勵我,不管做什麼都要做好。
Z:(已哭。)

The End

Z:你怎麼後來不讀動物系了?
Y:好應景的主題(是說,過年前夕還得趕芭樂文...)我們當年有好多奇怪的第一志願耶~
當年(70年代末期),民間有一種說法,說動物系幾乎都是收容考不上醫科的,有點太簡化啦。當時動物系不是熱門科系~現在的生科更是第三類組墊後了?我高三那班是特殊班(比較接近「特殊教育」那種意思),收集自然組各班當中,不想唸醫學院的學生,所以同學之中,動物、植物、昆蟲都有當第一志願的。還有森林、農藝等等。北一女就那一年有這種班,空前絕後。
Z:當年還有什麼別的特殊的熱門科系嗎?
Y:當年的熱門科系跟現在差不多,比較特別的我只想得到圖書館系,在當年大概僅次於外文吧,因為傳言它跟資訊系(當年大家寄予厚望的未來)很接近。

The End

於是,我又去訪問了一位據說讀過圖書館系的農友O,一問下去才知道原來O是197X年只讀了一年圖書館就轉系的農友。

Z:聽說你讀過圖資系,請問當初為什麼圖資系會夯,跟資訊系的聯想有關嗎?
O:倒也不是,我的一個親戚當時在美國當圖書館員,跟我說圖書館學很有趣也很有前途
Z:那遇到什麼讓你受不了的事情,怎麼會想不開跑去讀人類系啊XD
O:我上完第一堂圖書館學概論,就決定要轉系了。你不會相信哪時候台大有多爛
Z:哈哈,是有多爛~~~好想知道喔
O:李亦園的原始宗教是全校數一數二的社會科學課,整個社會科學院找不到一門有趣的課可以修。
Z:所以上完原始宗教,你就栽入人類學了!一堂課定終生這樣嗎?
O:沒那麼誇張,我只是覺得文史哲都在為統治者擦屁股,想念點社會科學,可是我自己覺得台大的oo系oo系都很無聊,只好念人類學。如果有電影系或藝術史系,我大概就轉進去了。

The End

Z:你覺得當初園藝景觀設計系最讓你受不了的是什麼點?
P:背植物學名
Z:是要背多少
P:很多很多,我最討厭背東西
Z:可以說,第三類組才是死背之組嗎?很常聽到醫學大學來旁聽的學生抱怨自己必須成天死背。
P:生物、化學比較需要記憶。
Z:難道人類學就都不用背嗎?
P:人類學比背學名有趣多了。你看,當初我要背這種東西喔!考試要考~
這還只是千萬分之一!

The End

Z:怎麼會從電機系轉到人類系?
S:我也是輾轉才到人類系的,不是什麼可歌可泣的理由耶。就對電機沒興趣,原本想唸點有關的,結果想法就醫工->生命科學->人類系。原本對人類系的印象是想作考古的,但開始唸了就變文化了。
Z:對電機沒興趣,為什麼還會進入電機系
S:進去唸了才沒興趣啊。簡單講,就是覺得唸的東西和生活不太有關係。用學術的話來講,就是覺得很「異化」吧,雖然那時候不會用這個字.....

The End

接下來是科班出身兩位農友我與L的線上對話。

Z:你當初是怎麼進人類系的
L:申請入學
Z:我以為我是第一屆欸?你那屆就有申請入學?
L:我才是正港第一屆
Z:靠我還寫進田野2裡面
L:沒差啦哈哈
Z:我當時只有填一家,沒有別家
L:對啊我也只有申請人類學系啊
Z:天啊我們真的是世上稀有的物種!
L:....
Z:你高中時都在幹嘛,為何會申請人類系
L:我不想考聯考,想讀臺大歷史,但沒開放申請,就轉而申請人類學,想說差不多~結果差很多,大一成績很爛,都在玩社團、搞樂團。

Z:我也是大一大二都在搞電影社,都沒在讀書。每天都看侯麥啊,還有廣島之戀去年在馬倫巴那些,看到大家都睡成一遍,醒來還是都很煞有其事地探討運鏡與場面調度,真是文青啊!
Z:那為什麼想讀歷史,到底
L:家父歷史學家
Z:........
L:........
Z:我真的是高二立志要當人類學家,因為讀了基辛的文化人類學導論,發現人類學是解決我生命中許多大問號的一個東西!但當時覺得社會系也不錯,所以我當時還跟校刊社的學姊們討論。我說,當社會學家,跟人類學家,哪一個聽起來比較厲害?當時大家都說「人類學家」。我就更加堅定了。(這是什麼爛理由啊!)

The End 

歡樂的時光咻一下就過去了~芭樂電台今日的節目也到了尾聲。俗話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其實讀書並不是同一回事。你讀書如果不能帶來黃金屋,就會被家族親戚圍剿,你填的科系如果「賽質」不夠高,人們會質疑你這是何苦。但為了要獲得更多「賽」而開始讀一大堆自己不愛的、使你個人感覺異化的東西,就有比較不苦嗎?
聽眾朋友們有沒有發現,芭樂農園的農友們,其實很少是一路科班出身的。不論是電機系、數學系、動物系、園藝系、心理系、化工系、法律系、會計系,都可能殊途同歸。他們有的人是受不了這個,有的人是受不了那個,捫心自問,自己喜愛什麼,可以為了什麼而有熱情,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所以最後才選擇了人類學。

所以,到底如何填志願卡呢?

答案是~人生只有一次,你想學會哪些東西呢?如果你對人類學或有人類學家在的科系有興趣,何不放手一搏呢?如果你現在抵抗不了壓力,也沒關係,因為你以後也可能有機會挺身而出、抵抗壓力。問題只出在於你敢不敢拿出你濃濃的芭樂魂!啊更正一下,是人類學魂啦~

The End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芭樂人類學 如何填志願卡 選擇冷門科系的愛與勇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