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庫德族命運:伊拉克復興黨時代的庫德族問題

當復興黨在1968年再次政變正式執政後,強調要「和平」解決庫德族問題。問題是,「和平」是誰的「和平」?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倡議的「民族自決」(self-determination),在庫德族(Kurds)身上一切「攏是假」。隨後,伊拉克庫德族面對伊拉克政府的「泛阿拉伯主義」(Pan-Arabism),追尋獨立自主的路阻礙重重。當復興黨(Ba’ath Party)於60年代成為伊拉克政治要角之後,庫德族的命運又是如何呢?

1963年,當復興黨發動政變顛覆卡西姆(Abdu Karim Qasim)政府時,目的是要推翻這個不夠「泛阿拉伯」的政府,而剛好庫德族也有意擺脫卡西姆的壓力,復興黨與庫德族遂成為合作伙伴。但是,復興黨立即否決了庫德族的自治,甚至還發動鎮壓,很顯然前者只是利用庫德族的力量以求政變成功。隨後復興黨內亂,甚至丟了政權,於是部分復興黨成員認為庫德族問題是復興黨執政失敗的關鍵因素。於是,當復興黨在1968年再次政變正式執政後,就強調要「和平」解決庫德族問題。問題是,「和平」是誰的「和平」?

在世界歷史發展中,世人聽過不計其數的「和平解決問題」,但又有什麼問題是被「和平」解決了?復興黨在1968年訂立了10大目標,儘管強調將與各種政治勢力與政黨合作,但終究主導方向的仍是復興黨,「和平解決庫德族問題」的主導權不會在庫德族手上,也就產生地位不平等的問題。

庫德族內部也有派系問題,其中以過去巴爾薩尼(Mustafa Barzani)所領導的伊拉克庫德民族黨(Iraqi Kurdish Democratic Party, KDP)最具影響力,但巴薩爾尼曾流亡在外,50年代後期回到伊拉克國內「空降」權力核心後,便逐漸與黨內的塔拉巴尼(Jalal Talabani)勢力形成敵對狀態,也導致巴薩爾尼多次壓制塔拉巴尼。巴薩爾尼對復興黨並無好感,尤其1963年的出爾反爾,讓巴薩爾尼心生警惕。再加上塔拉巴尼勢力有與復興黨合作的意願,甚至聲稱復興黨絕對會真誠地協助庫德族。情況演變至此,已不是庫德族理念問題,只凸顯出政治鬥爭的意涵。復興黨是不是真的重視庫德族也不再重要,最要緊的是塔拉巴尼與復興黨的合作,只要能有效反制巴薩爾尼,塔拉巴尼就能一躍成為庫德族主要領導人。

巴薩爾尼50年代後期回到伊拉克國內「空降」權力核心後,便逐漸與黨內的塔拉巴尼(右)勢力形成敵對狀態,也導致巴薩爾尼多次壓制塔拉巴尼。
(ullstein bild/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此外,庫德族間的內鬥,對於復興黨在國內的統治,也成為維持穩定的重大負擔。1970年,復興黨政府再次轉變立場,主張要先解決庫德族內鬥問題。這樣的說法有沒有誠意很難說,但正式執政的復興黨,就算是虛情假意也要演一齣「庫德族我不能沒有你」的戲碼。3月11日,伊拉克拉政府討論庫德族的訴求,「基於庫德族自治與伊拉克國家統一,以民主與和平的方式解決庫德族問題。」仔細來看,這與過往的「和平解決庫德族問題」並無兩樣,足見復興黨完全執政下的庫德族政策依然變不出新把戲。情勢如此演變下,巴薩爾尼雖然過去不願與政府接觸,但此刻卻願意接受復興黨的「誠意」,目的便是為了化解過去塔拉巴尼與復興黨關係過於融洽所帶來的威脅,並藉機削弱反對勢力。而且,長久以來庫德族的發展停滯,若能把握時間做出改變,也許將換來較為正面的結果。復興黨與巴薩爾尼各有算計,雙方都能各取所需也符合各自的利益。

問題是,伊拉克政府與復興黨高層追求和解,但多數伊拉克人與庫德族的其他人並不做如是觀。1971年,巴爾薩尼遭暗殺未遂,且疑似是復興黨所為。儘管巴爾薩尼並未公開批判政府,但隨後一些庫德族重要人物也先後遭到暗殺,這意味著無論暗殺行動是不是復興黨人所策劃、甚或是塔拉巴尼勢力為反制巴薩爾尼所為,和解並沒有那麼簡單,也不可能有什麼方案能夠滿足所有人的要求。儘管1974年伊拉克政府宣布自治法,宣示保障庫德族地區的自治,但這時國內政治仍在伊拉克政府掌控下,一些研究數字顯示,庫德族區域僅有不到一半的地方執行自治,其他區域仍是亂象叢生,顯然這樣的自治對許多庫德族人而言還是不夠。於是,不少反伊拉克政府的庫德族勢力,選擇了游擊隊四處破壞的路線,導致伊拉克政府攻擊庫德族區。1975,年復興黨政府與庫德族戰爭再起。

伊拉克政府與復興黨高層追求和解,但多數伊拉克人與庫德族的其他人並不做如是觀。(AFP)

當1958年伊拉克革命、脫離英美陣營之後,蘇俄在伊拉克的影響力相對成長。復興黨執政後,開始與美國友好的以色列與伊朗敵對,也使得美國逐漸思考將庫德族視為可以合作的對象,以共同打擊復興黨政府,巴爾薩尼因此獲得不少伊朗的軍事補給。不過,1975年伊朗與伊拉克簽署邊界條約後,情勢丕變。一戰以來自鄂圖曼帝國分裂、伊拉克建立之後,兩伊多次在邊界問題交涉,但伊拉克經歷過革命、對伊朗的態度改變,導致邊界問題無法延續長久的共識。1975年3月,伊朗巴勒維國王(Pahlavi Shah)與伊拉克復興黨的代表薩達姆(Saddam Hossein)簽署邊界協議,雙方關係修好,伊朗也不再支持庫德族的行動。這時巴爾薩尼與伊拉克庫德族,無論是否仍敵對,共同面對的窘境就是沒有外援,與復興黨政府也不存在和好的可能性。

伊拉克庫德族在這段發展過程中,始終沒有機會掌握話語權,這導致往後巴爾薩尼不再過問這些問題。能不能自治,掌握在歷年的伊拉克政府手上。伊拉克政局多次翻轉,對庫德族而言也就完全沒有穩定性。自治或獨立只能是個理想目標,大概只能如網路上廣為流傳的一張圖:裡頭美國爭取黑人權益的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說著:「不要輕易放棄你的夢,繼續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