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如果蔣萬安想選台北市長

展昭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因在藍綠《勞基法》修法戰中,一「站」成名!而他近來上節目時也談到自己的名字由來。蔣萬安表示,自己的名字是爺爺蔣經國取的,當時因為他的父親兒時曾逃難到江西萬安。祖父希望他不要忘本,要記住逃難時的艱苦歲月,因而將他取名萬安。蔣萬安顯然在自我吹噓,因為若是如此,當初為何不讓他們父子認祖歸宗?其用意為何?大家心知肚明。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中),因在藍綠《勞基法》修法戰中,一「站」成名!(記者陳志曲攝)

蔣經國能為他未來的選舉加分嗎?恐怕未必,畢竟以前是國民黨有意造神,讓人只看到他好的一面,其實他與蔣介石一樣都想當「皇帝」,對自由、民主與人權的迫害,比起蔣介石,未遑多讓,否則美麗島事件、林義雄家屬、陳文成與江南等命案怎麼說?江南命案如果發生在台灣,一樣是無頭公案,同理可推前兩件命案會是誰幹的?

如果蔣萬安想在明年角逐台北市長,應該在明年的228向台北的228和平紀念碑下跪,為台灣的228大屠殺和獨裁者的白色恐怖罪孽謝罪。當時人雖然不是蔣萬安殺的,然而面對歷史,應勇於承擔,否則不能只想繼承蔣家的好處,卻不願意為蔣家以前所做的壞事負責。只有這樣,台灣人民對他才會有正面評價,畢竟這是有先例可循。

1970年12月7日,前西德總理勃蘭特在波蘭華沙猶太起義紀念碑前獻花致敬後,突然自發性下跪,為納粹德國在二戰時種種慘絕人寰的濤天大罪真心懺悔,因為是出自真心才更加令人動容,這就是著名的「華沙之跪」。勃蘭特事後表示「我當時突然感到,僅僅獻上一個花圈是絶對不夠的」。

雖然勃蘭特沒有參與當年對華沙的屠殺與迫害,但是他既然擔任西德總理,就有責任代納粹德國的殺人兇手,向波蘭人謝罪。此事不僅沒有減損勃蘭特與西德的尊嚴,反而提高勃蘭特與戰後德國的國際形象與地位,也為日後歐洲各國願意重新接納德國墊下重要基礎;勃蘭特也因此獲得1971年諾貝爾和平獎。所以屆時如果蔣萬安也能在二二八紀念碑前誠心一跪,代他祖父與曾祖父向台灣人,尤其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家屬謝罪,一定可以提高他個人和國民黨的形象。

遺憾的是,至今仍有一些藍營人士,是非搞不清楚,總以為當年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是「皇民」與中共想推翻阿歐西而搞內亂,所以蔣介石才派兵平亂,雖然「誤殺」幾千人,卻保衛了台灣兩千萬人免於被中共赤化的命運,可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被國民黨黨國教育長期愚弄而不自知。其實是陳儀等國府官員貪汙腐敗在前,人民憤怒於後,如同當年國民黨盧漢部隊接管北越時,也是因為官員貪汙腐敗在前,所以被越南人聯合法國驅逐出境。

至於說蔣介石若沒有來台,台灣將被赤化,實在很可笑!當年蔣介石都保不住大陸,如何保衛台灣?金馬守住的原因是日本白團與美國軍援的協助,以及孫立人在台所訓練的部隊犧牲奮鬥的成果。孫立人曾說,蔣介石那些嫡系部隊在大陸已經被中共徹底擊垮,無法在作戰。縱使失去金馬,中共既不敢也沒有能力進犯台灣,畢竟台灣當年是美國的勢力範圍,中共有何膽量?就算有膽量,又有能力嗎?畢竟當年中共進攻金馬所用的船隻,許多還是租用民間的破爛漁船。

讓台灣人民最不能接受的是,最該出來道歉的人,依舊死不悔改也永遠死不認錯,如許歷農、郝柏村與連戰等深藍之流,永遠不會承認他們做錯,甚至還自以爲功在台灣,難怪228大屠殺和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不願原諒他們。先前馬英九有事沒事就跑去恭謁獨裁者的陵寢,其內心深處其實是認同獨裁者的所作所為,有口無心道歉一千次也沒有用;如果他跪在228和平紀念碑前並誠心懺悔,溫良恭儉讓的台灣人民早就放下了。試問,陳澄波、柯旗化、張七郎與陳能通等當時台灣社會名流與知識分子,會是「暴民」嗎?國民黨與兩蔣是怎麼對待人家?

這些少數泛藍政客應該跪在228和平紀念碑與綠島的人權紀念碑前誠心懺悔,否則一味對轉型正義反對到底,甚至認為是「鬥爭」或「報復」,只是加深他們的罪孽而已。蔣萬安如果能在正確的時機做出正確的事,代其祖父與曾祖父的不是,向台灣人誠摯道歉,屆時不只是台北市民,台灣人民也將張開雙臂擁抱你,如同大家接受蔣友柏一樣。

(教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