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林克,本月想搞什麼?」從《薩爾達傳說》中文化回顧《三國志列傳》

在那個打電動會遭到父母白眼甚至一時不高興就砸主機,動不動就要被師長戴國族大帽子,呵斥「玩物喪志」或「文化侵略」的年代,有一款看得懂的歷史遊戲,令人珍惜的程度或許已經不是今天的玩家能輕易想像的了。

神楽坂雯麗

今天華文遊戲圈子最大的新聞,莫過於任天堂宣布將推出 SWITCH 主機上《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的繁體與簡體中文版本。

事實上,在昨天深夜的階段,中國的網路上就已經傳出洩漏消息,當時玩家們不敢相信的聲音還此起彼落,而會有這種懷疑產生,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雖然長久以來,任天堂的遊戲與主機在全世界都大受歡迎,但客觀來說,美國、日本,頂多再加上歐洲,才是任天堂最主要的市場。相較於SONY與微軟之類的競爭對手,在台港相當積極進行的本地化、中文化,一直以來任天堂對於中文市場的態度都不能算是熱烈,至於對台灣市場來說就更是消極了;儘管在紅白機與超任時代,任天堂也曾經推出過配合台灣電壓規格的「台灣專用機」,但畢竟也只到將外盒包裝及使用說明書中文化的程度而已。一旦插上卡匣打開電源,玩家還是要乖乖面對平假名與片假名。

台灣規格的任天堂「台灣專用機」。(圖:作者提供)

任天堂的遊戲,而且還是《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這樣劇情、內容都高度密集的角色扮演遊戲,能夠以中文呈現,對台灣玩家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但以筆者這類從小玩紅白機玩到「略懂」日文的玩家來說,又有一種「好像看到田宮模型或萬代宣布將要把組裝說明書中文化」的感覺:雖然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總覺得來得太遲了。自然,對於新一代的台灣玩家來說,這當然不是什麼問題了。

任天堂的最新銳大作中文化姑且不論,每當家用主機遊戲中文化的話題被提起時,筆者都會想起二十六年前,SEGA在Mega Drive主機上推出的一系列繁體中文遊戲。其中最有名的,首推《三國志列傳:亂世群英》。

說到遊戲的繁體中文化,在主機大戰中相當不得志的SEGA,可是領先對手任天堂足足四分之一世紀呢。

《三國志列傳:亂世群英》包裝盒封面。(圖:作者提供)

《三國志列傳》很可能是許多台灣玩家第一次有機會在電視遊樂器上玩到的中文遊戲。而且不同於後來我們很熟悉的「台灣代理商推出中文版遊戲」的模式,在1991年,SEGA就已經自行發行了自家遊戲的中文版本,考慮到那個時代的台灣家用遊戲市場狀況,這可說是一大創舉。這款令人驚豔的中文遊戲,也成為當時的筆者拼命存錢購買MD主機的最大驅動力。

將會永遠在玩家之間流傳下去的「劉備,本月想搞什麼?」名台詞。

儘管從今日的角度來看,《三國志列傳》的中文化有諸多不完善之處,例如:翻譯的用語明顯有香港甚至中國氣味(「劉備,本月想搞什麼?」已成為老玩家之間傳頌多年的著名台詞),而錯字也所在多有(例如冀州刺史嚴綱被誤植為「嚴網」),而黑白印刷略顯粗糙的說明書中,諸如「游戯」、「游戯人」(玩家)、「光標」(游標)……這類摻雜著不通暢日文漢字直譯,或疑似當年港、中用語的譯文,似乎也證明了這款遊戲的本地化工作是在台灣以外的華文區域完成的。

除了《三國志列傳》之外,SEGA當時也將自家在MD主機上推出的一系列戰略遊戲中文化,例如《凱撒大帝》、《巴哈姆特戰記》等等SLG都出現過中文版本,而它們的翻譯呈現與優缺點也大致與《三國志列傳》相同。可惜也許出於現實的商業考量,或者當時盜版猖獗的台灣市場太過混亂,在這幾款作品之後,SEGA也就不再嘗試推出中文化的MD遊戲了。

黑白印刷的說明書,其譯文微妙地不通暢,現在看來頗具時代感。(圖:作者提供)

在那個打電動會遭到父母白眼甚至一時不高興就砸主機,動不動就要被師長戴國族大帽子,呵斥「玩物喪志」或「文化侵略」的年代,有這麼一款看得懂的歷史遊戲,令人珍惜的程度或許已經不是今天的玩家能輕易想像的了。

這款《三國志列傳》很可能造就了這麼一群人:當他們在各種影視娛樂作品中,每每又見到各種三國人物時,他們第一時間想起的並不會是什麼動員千軍萬馬的大製作,而是那一句令人終身難忘的:

「劉備,本月想搞什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