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楽坂週記》迷你超任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搶到的「收藏品」嗎?

任天堂的迷你超任即將於9月16日開放預購,除了外觀造型不同、內建價格稍高的超任遊戲(而且還有一款過往從未發表的《星戰火狐2》)、附有全尺寸的超任手把之外,是否還會引起像去年迷你紅白機那樣的搶購熱潮呢?

神楽坂雯麗

任天堂的迷你超任(ニンテンドークラシックミニ スーパーファミコン)即將於9月16日開放預購,而我們這些國外玩家,多半得像去年一樣得在Amazon上展開慘烈的預約爭奪戰。更別提可能早就駕輕就熟、磨刀霍霍的專業轉賣者,早就佈好局等著再大賺一票轉手「收藏」價。

去年,當任天堂突如其來地宣布迷你紅白機即將上市時,這台出乎大多數人意料之外的機器,突破了本來並不大的懷舊電玩愛好者社群同溫層,讓許多早已遠離電子遊戲的大朋友們為之瘋狂。一時間,高於原價幾達一倍的轉賣價成了行情價,即使這些價錢加上了運費,也還是高得不合理,但是眾人依然趨之若鶩。

儘管在台灣(或者世界上大部分地方),就算在2017年的現在,要玩到紅白機老遊戲並不是太困難的事—市面上依然有無數廉價的FC相容機流通著,而如果不是要特意尋找一些較為稀有或複雜的遊戲,大部分的多合一山寨卡帶也能輕易滿足這類「突然想玩一下《超級瑪利》或《小精靈》」的需求;更不用說,只要有一些基本的模擬器知識,就能在電腦或智慧型手機上簡單地重溫大多數老遊戲。當然,此處並不是要鼓勵大家去買山寨的盜版軟硬體,有更多人為了對自己的童年表示敬意,願意設法取得正版的老機器與原裝卡帶,補償那個「只能玩盜版」的過往遺憾。

但是「任天堂正廠復刻的機器」顯然有著上述這些所謂「高CP值」解決方案所不能代替的魅力,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跌破了包括筆者在內一票老遊戲喜好者的眼鏡。對平常不太玩遊戲,或者不怎麼關心老遊戲的大多數人來說,一台只要接上電源跟HDMI訊號線,不需任何設定,就能直接開機來玩老遊戲的正廠主機,顯然還是有著那些所謂「較內行」的遊玩方法所不能取代的魅力;何況比起看不見摸不著的ROM檔案,一部肉眼可見、具體而微的迷你紅白機,就算在不通電打開來玩的情況下,也是讓人愛不釋手的精緻童趣擺設。

新舊任天堂紅白機。(圖片:作者提供)

那麼,一年之後即將推出的迷你超任,除了外觀造型不同、內建價格稍高的超任遊戲(而且還有一款過往從未發表的《星戰火狐2》)、附有全尺寸的超任手把之外,是否還會引起像去年迷你紅白機那樣的搶購熱潮呢?

以下是筆者的個人觀點。

從結果來說,會。而且或許想在第一時間購得的難度還要比迷你紅白機更高。日版迷你紅白機最為人詬病的「搖桿尺寸隨主機縮小,且無法插拔取代」的先天弱點,在手把可插拔的迷你超任上已經得到解決。從稍早美國版迷你超任(SNES Mini)一天之內就被預約一空再被大量轉賣的狀況,大概可以推估出日版迷你超任的預約狀況不會相去太遠。

不過,今年任天堂方面也投下了一個變數:在宣布日版迷你超任開放預約的同時,任天堂也發表了在今年四月一度停產的迷你紅白機,將會預定在2018重開生產線供貨的消息。也就是說,就算第一時間買不到迷你紅白機或迷你超任,也還是可以期待後續的生產批次—只是等待時間也許將以年為單位計算。在這段時間中,或許都已經有不少人再度玩膩,而將它們以二手貨拋售了。

小了一號的迷你超任,對筆者這種經歷過超任世代的玩家有著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圖片:任天堂 https://www.nintendo.co.jp/clvs/ )

就筆者個人而言,不管一部電玩主機再怎麼經典,也仍然不是生活必需品—即使要多花一點在電腦前面猛按F5鍵的時間,也還是不想透過所謂的轉賣管道,花費不合理的「收藏價」去購買一台復刻的老主機。更別提花大錢買回來之後,如果玩了兩三天就還是晾在一邊,徒然成為一台具有古董外型的閒置新玩具的話,更是一種時間跟金錢的浪費。

「收藏」是說服自己購買任何東西的好理由,但並不是唯一且絕對的理由。

9月16日星期六這一天,假如無法用合理的價格預約到一台迷你超任,那麼就算了吧。讓轉賣者去找地方堆機器不是壞事,堆到價格崩潰的話更是大快人心—買台遊戲機到最後已經搞成跟買期貨沒什麼兩樣,或許就是這個曾經多所期待的21世紀最令人厭煩的一件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