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菲德爾.卡斯楚與切.格瓦拉之間:情誼?情結?

菲德爾.卡斯楚與切.格瓦拉之間的情誼,甚至心結,常被外界拿來大作文章。有人認為切與菲德爾理念相左,因此離開古巴。質言之,沒有菲德爾就沒有切,無論情誼、抑或情結,均增添兩人的傳奇。

陳小雀

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1926-2016)與切.格瓦拉(Che Guevara,1928-1967)之間是否有瑜亮情結,切.格瓦拉才會因此出走?外界喜歡拿兩人之間的情結大作文章,果真如此嗎?事實不然。

卡斯楚(左)與格瓦拉(右)。(usefulstooges.com/tag/fidel-castro/)

1955年,卡斯楚兄弟獲古巴政府特赦後,為了籌備游擊隊而流亡墨西哥。彼時,古巴革命分子瑪麗亞.安東妮亞.貢薩雷斯(María Antonia González,1911-1987)位於墨西哥城的住家,是許多古巴流亡人士經常聚集之處,共商革命大業。1955年7月,透過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1931-)的安排,在瑪麗亞.安東妮亞家中,菲德爾與切首次見面。那一夜兩人促膝長談逾十小時,事後切在給父母的家書上寫道:

在阿茲特克的土地上,再度遇見我在瓜地馬拉所認識的一些「七二六運動」成員,並結識了菲德爾的弟弟勞爾。勞爾向菲德爾推薦我,他們計畫入侵古巴……我與菲德爾徹夜長談,當東方肚白,我已成為他未來遠征軍的隨隊醫生。的確,走遍了拉丁美洲,以及經歷瓜地馬拉事件後,我毫不猶豫加入革命行動對抗暴君,我對菲德爾印象深刻,他氣宇軒昂。

顯然,菲德爾慧眼識英雄,首次會面即邀請切加入他的游擊隊。

對切的第一次印象,菲德爾則回憶說:

我記得他的穿著十分簡樸。當時的他,受氣喘之苦,經濟相當拮据……他的個性和藹可親,也很積極進取,應該說是馬克斯主義者,雖然尚未加入任何政黨。自從聽過大家談論切之後,我意識到他能贏得大家的友誼。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我認識了他,也說服他加入葛拉瑪(Granma)號遠征軍。

古巴大革命勝利後,古巴政府於1959年2月9日特令授予切古巴公民身分,感謝他在革命戰爭中的貢獻。切曾擔任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中央領導人、國家銀行總裁、工業部部長,也代表古巴出訪多國。1965年,切祕密出訪剛果後,即於同年4月離開古巴,他寫了一封信向菲德爾告別,帶著一百名古巴自願軍前往剛果進行解放之戰。這段期間,由於切並未出席古巴任何重要場合,再加上中央委員會的名單上也沒有他的名字,外界開始出現各種流言,菲德爾與切絕裂的謠言甚囂塵上。

1965年10月,菲德爾公開切的告別信:

菲德爾: 此時,我腦海浮現許多陳年往事,想起在古巴革命家瑪麗亞.安東妮亞家中與你初識的情形,當時你提議,我附議,以及接下來籌備工作時的緊張心情。某天大家問起,如果死了,要通知誰?這個可能會成真的事實衝擊了眾人。事後,我們印證這一點都不假,參加革命不是勝利就是捐軀(如果這是一場真正的革命),許多同志甚至在勝利之前就陣亡了。 …… 世界其他地方召喚我貢獻力量。你必須擔負領導古巴的重責大任,但我可以做你所不能做的工作,因此,我們分別的時刻到了。 

古巴大革命勝利後,切曾擔任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中央領導人、國家銀行總裁、工業部部長,也代表古巴出訪多國。1965年,切祕密出訪剛果後,即於同年4月離開古巴,他寫了一封信向菲德爾告別。(www.fightbacknews.org/)

礙於專欄有篇幅限制,在此謹節錄部分內容。菲德爾一公開這封告別信,兩人不合的傳言依舊,甚至懷疑菲德爾別有用心,藉這封信宣判切死刑,令他從此在古巴政壇上除名。切出走前,不只向菲德爾辭行,他還寫了數封信,分別向父母、兒女和其他同志道別。若無心走向解放之戰,何必向至親好友訣別呢?

1965年11月,剛果解放之戰失利,切撤退至坦桑尼亞,在古巴駐坦桑尼亞大使館逗留一陣子,後來轉往捷克。1966年7月,菲德爾祕密安排切返回古巴。以革命解放貧窮國家的理想仍然魂縈夢牽,切決定以玻利維亞為革命基地,再度告別了卡斯楚和家人,帶著十七名古巴志願軍,於1966年11月7日潛入玻利維亞山區,進行他人生的最後戰役。

1967年10月8日,切的游擊隊遭玻利維亞軍方圍堵,隊員紛紛被擊斃,切的一隻腿受了傷,殫盡援絕,終於束手就擒。隔天,切遭槍決。同年10月15日,菲德爾在電視上證實切的死訊,同時宣布古巴舉國哀悼三天,定10月8日為「英勇游擊隊員日」(Día del Guerrillero Heroico)。那一年的10月18日,哈瓦那革命廣場上湧入百萬人悼念切。

菲德爾將切的神話推向高峰,有心人士又抨擊菲德爾,認為他一次又一次利用切的神話,激起群眾的反美情緒。事實上,沒有菲德爾的資助,切無法進行剛果和玻利維亞的游擊戰。沒有菲德爾就沒有切。(Bill Downs, War Correspondent)

不必諱言,菲德爾將切的神話推向高峰;然而,有心人士又抨擊菲德爾,認為他一次又一次利用切的神話,激起群眾的反美情緒。事實上,沒有菲德爾的資助,切無法進行剛果和玻利維亞的游擊戰。換言之,沒有菲德爾就沒有切。1997年7月,切的遺骸被尋獲,並運回古巴,長眠於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

當年,他與古巴大鬍子游擊隊員在聖塔克拉拉大勝政府軍,為古巴武裝起義劃下完美句點,聖塔克拉拉被封為「切之城」。 如今,菲德爾也作古了,安葬之前,菲德爾的骨灰行經聖塔克拉拉,在切的墓園暫留一宿,兩大巨頭彷彿重返昔日時光,在墨西哥城徹夜促膝談心。

情誼?情結?所有的恩怨煙消雲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