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低頭大叔》危機女王所教的選舉事兒

聽說今天是大叔的生日,祝福他能平安度過中年危機。

林閣雍

《危機女王》是依據2002年玻利維亞的總統選舉所改編的電影,在2005年先被拍攝成為同名紀錄片,依據電影相關文章的習俗,以下文字即使大叔記憶力不好也會透露某些劇情,如果不想看到劇透,先在此說聲「謝謝光臨」。

故事的背景是在距離總統選舉只剩下90天,民調落後對手28%,應該說還輸給朱王配10%,只有8%而已,想要贏得選舉當然是不可能的任務。

《危機女王》是依據2002年玻利維亞的總統選舉所改編的電影,在2005年先被拍攝成為同名紀錄片。(華納兄弟)

與台灣的選舉不同的地方在於片中主要交手的雙方都從美國花了大錢請來選戰策略家,對這些專家而言,選舉只是一份「工作」,而台灣的總統大選操盤者多半是長期支持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的團隊成員擔任,不管是否正確,這些操盤者多數都信仰著該政黨的政治路線,但是你說電影中負面選舉的手法台灣會不會出現呢?當然也會,不然國民黨怎麼抹黑宇昌生技的?

「危機女王」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情,當然不是操盤者的角色問題,而在於觀察局勢與提出策略。

當其他輔選者忙著跟隨別的候選人的議題,將候選人塑造成同一個模形時,Jane提出了她對於候選人有利的局勢觀察:玻利維亞正處於經濟危機中,依據經驗,承平時期與面臨動盪危機時,人民所想要倚賴的領導者特質完全不同,必須將候選人與處理危機的能力緊密結合,讓候選人不斷地提醒人民,這個國家面臨「危機」。

在距離總統選舉只剩下90天,民調落後對手28%,應該說還輸給朱王配10%,只有8%而已,想要贏得選舉當然是不可能的任務。(華納兄弟)

第二點就是,危機處理的重要

剛加入競選團隊時,各種雞毛蒜皮的小麻煩當然很多,包括預告片中逗得人人開懷大笑駱馬自殺事件,但是第一起危機卻是候選人自己闖出來的,在其他輔選人員準備讓候選人開記者會道歉時,Jane以局勢所需領導人形象否決了道歉的提案。這也是很多競選團隊會遇到的問題,雖然說道歉是最便宜的解決方案,但最多也只是止血而已,依據情勢做出相應反應才能有效為候選人加分。

第三點就是,模擬並把握媒體攻防

即使當年馬英九接受迷妹小s在康熙來了的採訪也得面對坐大腿這種詭異的舉措,更別說專業的新聞主播或主持人犀利的採訪過程會問什麼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將每一次的媒體攻防視為直接的文宣輸出,將可能的麻煩轉化為加分,才是選舉幕僚及操盤者該思考的事情,而不是「拒絕採訪」。

雖然說道歉是最便宜的解決方案,但最多也只是止血而已,依據情勢做出相應反應才能有效為候選人加分。(華納兄弟)

第四點是,讓真實情感感染選民

即使大家都說政策、政見是讓選民做出決定的關鍵,我仍必須潑出一桶又一桶的冷水,情感才是影響多數選民的關鍵。不論是透過文字、語言、表情,候選人所呈現出來的情感都能直接感染關注選舉的選民,當然,也有可能是反向影響,我就不說吳敦義副總統或是蔡正元了。

然後,想辦法讓選民討厭對手,電影裡的諸多負面選戰花招其實很有趣,但要應用於台灣選舉得轉換情境及手法,基於大叔偶爾發作的良心,就不提了吧。

將每一次的媒體攻防視為直接的文宣輸出,將可能的麻煩轉化為加分,才是選舉幕僚及操盤者該思考的事情,而不是「拒絕採訪」。(華納兄弟)

最後要說的是:

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should look to it that he himself does not become a monster. And when you gaze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also gazes into you.

「當你對抗怪物時,要小心自己別變成怪物;當你凝視著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這句是電影中被 Jane 的對手 Pat 忘記後半段的尼采名言,也是某些輔選幕僚該深深警惕自己的話語,我是在提醒那些沈迷於所謂「暗黑兵法」的人,你真的越來越糟糕了。

記錄電影心得好難寫,提醒我再寫的話叫我剁手。(大叔你少來這套,以為沒講剁誰的手就可以混過去了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