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回謝炎堯院長的一封信

2014-08-25 11:44

◎陳雨柔

謝院長好:

您口中的感謝(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07054),聽在醫學生耳裡,就等同從黑道口中聽到將會被好好「問候」、「照顧」。 一般民眾對醫生的印象是高學歷,高所得,令人稱羨。但醫學生身在其中,對於其中的潛規則,以及各種結構性的壓迫,深深的了解。

醫生這個行業,養成時間長,轉業極為不易。而醫界人少,圈子特小。一旦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別說在大醫院是甭呆了,即使要自己開業,也會受到萬分阻撓。台灣醫界目前底層的人力無法團結起來組工會對抗資方,目前基層醫界處境跟工業革命期間被壓榨的勞工處境類似。但民眾並不知道。

台灣民眾並不了解,在醫學中,學習跟勞動本身是無法切割的。即使是院長您,您敢說您不用再學習了嗎?您在每天的診療中,已經完全不可能看到新的疾病,學習到新的治療方式了嗎?相信您不會否認在醫療知識一日千里的今天,每個執業中的醫師都在學習。難道因為大家都還在學習,所以大家都不用支薪?

1962年,是您當實習醫師的年代,您說,除免費住宿以外,每個月只領取300元的飯票。當年的基層勞工,處境比您更慘,不合理的工作條件,造成很多社會悲劇。因此在台灣眾多社運人士的努力奔走下,台灣的勞基法,在1984年上路。

醫學實務學習跟醫學勞動永遠是並存的,學習不能正當化不合理的勞動條件。您當年不合理的勞動環境,更不能正當化現在的不合理。醫學生要的不是您的感謝,而是希望您能以實際行動支持學生打破醫界目前的壓迫結構。

(交大科法所學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