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雙重M型化現象

2017-04-15 06:00

服貿協議仍躺在立法院,馬英九直言「想起來很嘔」。顯然,這個人還是沒有理解到,傾中總路線對台灣貽害之深,導致國民黨被多數人「嘔」到完全在野。僅就經濟而言,傾中總路線導致台灣產業疲弱,就業、所得、消費欲振乏力,成了台灣社會的新常態,承擔後果的則是年輕世代。年輕世代的處境,是國家未來的寫照,長期看不到前景的年輕世代,不論發之為「太陽花」或者「民粹」,都讓我們的國家願景出現極為不同的分歧。

最近全聯總裁徐重仁的言論風波,便是值得多予省思的例子。他並非出於惡意的一些感嘆,引起年輕世代的強烈回應,徐重仁也火速道歉失言,表示那些話語是從他那個世代的立場發出,有失周全。此一插曲再次凸顯,就業機會減少,實質薪資倒退十九年,乃至貧富差距擴大,社會流動緩滯,富爸爸窮爸爸世襲化,已經讓年輕世代的不滿一觸即發,一旦出現令年輕人感覺受傷的言論,往往就會淪為眾矢之的。事實上,即使年長世代,多年來也出現中間層塌陷的現象。而台灣世代之間的M型化,還伴隨著年輕世代的M型化。世代間,世代內,雙重M型化現象,取代了原有的藍綠政治學。

年長世代與年輕世代,各有其客觀環境與親身體驗,時代的明顯差異經常造成對話的障礙。年長世代,經歷台灣從戰後蕭條到經濟起飛,加上黨國戒嚴壓抑自由,多數人的確是咬緊牙根、犧牲享受,把希望放在下一代,才累積今天的社會成就。而年輕世代,出生於民主時代,卻遭逢台灣經濟轉型時期,因為國際經貿的結構性變化,再加上政府缺乏因勢利導的應變能力,遂至台灣經濟陷入衰退慢性病。年輕世代雖有較早出國見識的機會,但血汗工作還是二十二K、月光族,難以滿足自己的成就取向,且要面對年長世代的異樣眼光,心有不平的集體心理不難理解。

二○一四、二○一六,年輕世代獲得廣泛回應,大家體認到台灣社會不容繼續惡化了。全球化的擴散,嚴重衝擊台灣的成長所得,若不對症下藥、互相指責,台灣將無法化解衰退的惡性循環。全球化的自由經濟能量,有利於經貿投資迅速流動,某些國家因為開放而獲利。而跨國公司、企業集團大展鴻圖,卻對原屬國家與投資國家的政府,更具左右政策的影響力,政府決策反而對多數弱者反應遲鈍。兩岸方面,中國非自由經濟,更得以結合政治經濟,扶植跨海政商集團,於是馬英九口中的「和平紅利」,進入少數人的帳戶,平民百姓未見其利先受其害,「魯蛇」要翻身為「穩拿」難上加難。

台商西進中國,堪稱全球化格局下的東亞劇場。先是傳統產業,繼而科技產業,紛紛將投資轉向中國,原可嘉惠國內年輕世代的就業機會、所得成長,卻成了中國年輕世代的紅利。而跨海政商集團,有違照顧最多數人最大福祉的民主精神,不斷加大台灣經濟溶入中國的力道,迎向北京圖謀台灣的政治目標,如此的馬英九總路線導致台灣經濟慢性病更為惡化。結果,年輕世代揭竿而起,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杯葛國共黑箱服貿協議。小英完全執政,堪稱這股歷史潮流激盪的產物,假使無法在結構上治標治本,全球化併發症維持現狀,恐怕難獲年輕世代的信任。

小英任務,首在深耕台灣,這既是維持獨立現狀之所需,更是扭轉年輕世代苦悶之必要。除了轉型正義工程,政府應展現活絡產經的具體作為,鼓勵國人並吸引外商投資台灣,以增加就業機會,提高薪資所得,讓成長、所得回到良性循環。先把餅做大,每個人分配的餅才會增加;一例一休之類從分配下手,餅的大小原封不動,達不到溢出效果,也無助於年輕世代「脫貧」。否則,年輕世代的同儕共振,不論是「太陽花」或「民粹」都將層出不窮。致力讓下一代在地安居樂業,將創意與才能化為成功的故事,才能確保所有世代在台灣老幼相扶持。可以說,世代間與世代內的雙重M型化緊張,典型刻畫出小英政府的機會與挑戰。

本文相關: 社論 服貿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