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小英二年 慎防來自國家機器的逆襲

2017-03-04 06:00

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宛如發生於台灣之外,社會上幾乎沒什麼人關心。幾個參選人的主要攻防,圍繞著一中各表、正統藍旗、三一九槍擊案、崇蔣術語、李登輝第二…,而這些政治象徵符號企圖刺激的,很明顯就是「黃復興們」的政治神經。「黃復興們」成為參選者兵家必爭,偏偏「黃復興們」與人口結構不成比例。這場最大在野黨的大戲,觀眾索然無味也就不足為奇了。

日前,洪秀柱在中常會批評,民進黨炒作二二八議題,「根本是讓台灣社會集體自殘」。台灣人民的轉型正義,二二八的真相與和解,乃是台灣向前走的起步,豈能謂之為「集體自殘」?真正的「集體自殘」,卻是黨內互打到不可開交的國民黨,「洪衛兵」流彈四射連馬英九也中槍,現任黨工與遭解雇的前黨工公開互嗆,上下亂成一團。國民黨權貴對二二八乃至台灣的心態,一如受害者林茂生的女兒林詠梅所言,「正統的國民黨並沒有道歉」,「到現在他們沒檢討,也不會反省,…他們的法治只是拿來制裁別人,而不會制裁自己」。馬英九執政八年所為,證明林女士此言不虛。

於是,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不可輕忽,「正統的國民黨」挾反改革之內力與反台灣之外力,敗事有餘成事也未必不足。九個月來,完全執政缺乏有感政績,一例一休化簡為繁,年金改革自亂陣腳,加上明年縣市長選舉提名爭先恐後,反倒是活絡產業經濟、因應川普變局、吸引台資回流、提升就業所得缺乏力道,遂使小英的支持度跌多漲少,點亮台灣的號召黯然神傷。湊巧的是,國民黨群龍無首,黨內忙著互打;「正統的國民黨」,與主流民意漸行漸遠,因而襯托出民進黨還是略勝一籌。然而,這種建立在對手內亂的優勢還能維持多久?社會大眾對完全執政的失落還能隱忍多久?

改革進步議題,本屬為所當為,也是選民賦予民進黨的任務。但,手上一副好牌的小英,學者思維、文青氣息掛帥,就任以來不斷開闢戰場,而且迄今每個戰場皆處於膠著狀態,進退兩難。而每個戰場的膠著狀態,正反雙方都備受折磨,期望改革進步者心生不耐,反對改革進步者更怨氣沖天。小英必須警覺,二○一六勝選的社會氣氛已經轉變,甚至二○一四以來的公民熱情亦趨降溫,而這主要是昧於實務、執政不力所致,與國共兩黨的掣肘較少直接關係。

回顧阿扁執政,朝小野大,初期表現穩重,尚獲民意高度支持,國民黨一時之間前途茫茫。但核四決策引發政治風暴,朝野惡鬥導致施政困難,讓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吃盡苦頭。所幸,牽手護台灣活動所激發的公民力量,讓阿扁在三一九槍擊案效應下連任。第二任,糾纏於錢流問題,導致國民黨的「共主」馬英九,輕易以清廉牌擊敗謝長廷。如今,首度完全在野,國民黨深陷內鬥,無暇整編反對力量,但廝殺見骨也反映出,逐鹿者嗅到機會似乎提早出現了。五二○主席之爭落幕,未來果真產生「共主」,或者另尋川普式的「共主」兼「金主」,且擺出向主流民意修正的動作,則來自國民黨的挑戰恐將大於小英元年。

此所以,小英必須善用眼前包括下半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的時機,重整國家大政、改革進步議題的節奏,延攬富有實務經驗者強化執政陣營,該清理的戰場儘速快刀斬亂麻,以說服大眾新政府已經從學步中站立起來了。否則,繼續猶豫不決、拉長戰線所激發的社會負面能量,不啻授予「正統的國民黨」逆襲的空間。更可怕的是,許多對改革觀望者,手握國家機器的某些部門,「正統的國民黨」仍陰魂未散,考試委員「體制內」反年金改革只是冰山一角,遑論陳師孟所形容的「最後防線」,他們不僅得以合法地抵制改革,甚至得以合法地反撲改革推動者與支持者。如果這個層次的「內戰」開打,完全執政面對的戰場將更為詭譎多端,改革進步也更難在風平浪靜中剋期完成。

本文相關: 蔡英文 社論 國家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