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也談總統的白髮

蔡英文總統上任九個月以來,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總統府的發言人最近被問起此事,有段相當有趣(或是無奈)的回答,他說:感覺總統的白頭髮多了幾根。有關總統與白髮之間的討論,不是新鮮事,歐巴馬在剛上任總統之初,就曾經引起美國主流媒體對其頂上風光的注意,第二任開始後,歐巴馬甚至主動預告:四年任期結束時,他將如黑人演員摩根.弗里曼一般,滿頭白髮。

二○○九年憑著「改變」的承諾,四十八歲的歐巴馬意興風發入主白宮,沒多久就被眼尖的記者發現他白了少年頭,果然在即將屆滿週年時,他開始頻頻向美國人民說明,「改變很難」,「改變並非一夕可成」,充分顯露:理想要從想像的層次,降落到現實情況下去實踐時,所出現的太多「沒想到」,確實經常讓新手備感困頓。

美國作為世界霸主,其總統不比其他國家,掌理的是全球事務,滿懷壯志的歐巴馬不僅想從事美國國內的制度改變,例如健保法案,也想進行美國對外的戰略改變,例如結束伊拉克戰爭,玩的是多龐大的局,這盤棋不好下,應屬正常。二三○○萬人的台灣呢?其實,只要健保不倒,不論貧富,凡送醫都會一律獲得積極救治,基本上就不容易發生「路有凍死骨」的慘事,這最棘手的生命平等權解決了,其他事務相對來說就沒這麼複雜,台灣的總統當然好幹太多了,如果領導得法,統御有術,白髮多了的現象,照理就沒有被提出來討論的機會。

領導,是知道要帶領大家往哪裡去,而且身體力行;統御,則是讓大家都聽從指令,朝著目標前進,這兩者是民選總統的必備條件,尤其,台灣歷任總統多半兼任執政黨主席,黨政合一之下,帶頭的職責殆無疑義。

既言帶頭,就是眾多分歧意見紛呈過後的最終拍板者,套句通俗的話,就是「我說了算」,一切討論到此結束。很清楚,這個角色是決定者,而非協調者。要扮演桶箍,整合協調各方意見者,比較是政黨主席的功能;若在行政體系,不可能、也不可以由國家元首事必躬親,因為既亂了指揮的套,也很難做的好,這時總統就需要有個各方認可的「分身」,在政治上,尤其是內政方面,為總統分憂解勞,在先期階段,做好溝通協調之工作。

事實上,政府既有的組織結構中,早有職務設計,在總統身邊,就是總統府秘書長(同理,在閣揆身邊,就是院秘書長)。府秘書長的法定職責,明列在《總統府組織法》,即承總統之命,綜理總統府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看似機關首長的尋常庶務,但在實務運作上,向來都看總統會不會用,以及怎麼用。即使現成的功能不用,也一定要有類似的角色輔佐,總統倘若會用,而且用得好,各種大小事都可以授權他去內與行政院、外與社會各界,聯繫溝通,排難解紛,等食材都整理鋪排好了,這時再由總統出面大火快炒,效率上桌,則總統怎麼可能不樹立威望、贏得民心。

以最近的一個事件來做案例解析,很能夠找出癥結所在。同婚議題究竟要民法解決或專法處理,總統幕僚連日來安排總統上第一線,在府內分別接見反同與挺同的兩方代表當面對話,事後,總統府先澄清反同人士的轉述,沒幾天為正視聽,又公布了挺同會面的錄音。府方並描述:幾個幕僚在半夜兩、三點還在聯繫,總統當天也打了兩通電話,很擔心公布對話會不會讓當事人傷心挫折。

以上各節,揭露了太多警訊,其中,總統府的流程少了一個關鍵環節,竟無人先出面做好匯集爭點、規劃對策、搞定共識的準備工作,就把總統推上火線,讓總統去做部屬的事,直接承受彈著;當對立的兩造需要宣洩,因而先後砲火四射時,幕僚連在應變都承受時間的壓力,甚至讓總統勞煩添憂,更說明府內小圈圈未能謀定後動。此事如此,其他大事還能想像?莫怪才短短九個月,總統額前就生出華髮。

大家必然同意,全民慎重選出總統,絕對不是要這樣濫用的。全民授權總統去組成團隊,更是要成就一支正規勁旅,不能只以在野時的散兵游勇應卯。今天的國際環境,對於台灣而言,是氣旋上升,正值振翅起飛的時刻,歷史機遇,稍縱即逝,國人期待,蔡總統善用國家的人才與資源,盡好領導及統御的責任與付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