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林孝信先生這條路

2016-01-10 06:00

◎ 陳儀深

林孝信先生(一九四四─二○一五)最近去世了,一月十日上午就要在台南市公祭。他是眾所皆知的保釣運動者,但是他從一九七一年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至一九八八年始獲准返台,則是少有人知。保釣運動過程有些複雜,我們透過林孝信的一生可以得到一些「重新認識釣運」的歷史視角。

筆者於二○一三年五月兩次在世新大學訪問林教授,他說狹義的保釣運動在一九七一年九月Ann Arbor國是會議閉幕後就結束了,成員可分為一、對新中國有所期待者,二、效忠國民黨人士,三、被社會主義吸引但繼續以關心台灣為重的「理想主義者」。林先生自認是屬於第三類。於是他不但沒有得到中共的照顧進去聯合國服務,護照被芝加哥領事館沒收以後成了無業遊民,既不能續完學位也不敢隨便打工。

翻閱一九七一年柏克萊保釣行動委員會發行的《戰報》,除了報導各地運動消息,還曾經特製了「反迫害專輯」,聲援魏廷朝、謝聰敏,由於矛頭對準國民黨的獨裁,所以台獨聯盟的羅福全也在彭明敏的允許之下被邀參加國是會議。本來,理想主義者就不贊成對台獨謾罵侮辱,套用郭松棻先生的話,應該「一起以謙虛、謹慎、容忍的態度,代替一向的傲慢、粗魯、急躁的態度。」

當二○一四年四月中研院近史所舉辦釣魚台問題國際研討會時,由於三月太陽花學運之後馬政府繼續傾中且以司法追訴學生,筆者不滿乃在馬英九來開幕致詞的時候,向他默默舉起「台灣前途、人民決定」的牌子以示抗議。然而馬英九一離開就有一位忠黨愛國的劉姓教授過來訓斥,說我「胡扯」。

這位劉教授並沒有留下來聽我的演講報告,否則我真想請教他作為保釣運動者為什麼支持國民黨?為什麼對於同病相憐的台獨主張至今仍然如此「粗魯、急躁」?相對而言,林孝信明知道我的政治立場,仍然願意花兩個下午接受我的錄音訪談,個人認為他真的是理想主義的保釣運動者。

(作者為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